[ 列印文章 ] [ ]
華盛頓觀察:找尋後9.11時期的安全戰略平衡
中國網 | 時間: 2004-09-16  | 文章來源:

在9.11三週年的紀念日,大陸一家媒體的記者專程跑到美國首都華盛頓,想採訪一下紀念活動的盛況。但她失望地發現,這裡靜悄悄的,並沒有什麼大型的紀念集會。“白宮前的草地上,人們在踢球。”她有些哭笑不得地説。

“9.11三年紀念日沒有過去隆重。並不是説明美國人逐漸淡忘了它。” 美國防務資訊中心(Center for Defense Information)研究員邁克爾·道諾文(Michael Donovan)博士對《華盛頓觀察》週刊説,“原因有二。首先,美國人不一定用哀悼的形式來紀念某件事。其次,美國人現在的全副精神都在處理伊拉克的爛攤子上。他們對9.11的哀思已經轉移到對這場戰爭的關切,還有今年的總統大選上了。”

自從共和黨大會之後,布希的支援率扶搖直上,漸漸把民主黨候選人克裏甩到了身後。

“克裏最大的問題是,沒有使自己的中東政策明朗化,為選民勾勒出鮮明的戰略前景。” 佩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民調研究主任斯高特·基特(Scott Keeter)説,“他仍有翻盤的機會,但選民是否買帳,還要看他的安全戰略究竟如何。”

後9.11時期,美國陷入戰略反思

2001年9月11日的慘劇使紐約的世貿中心變成了一片廢墟,3000多名美國人喪生。悲痛之餘,美國人開始反思自己的國家戰略。耶魯大學教授約翰·劉易斯·加迪斯(John Lewis Gaddis)在他的著作《驚奇,安全和美國的經歷》(“Surprise, Security, and the American Experience”)寫道,

“大部分的國家尋求安全的方式就像多數的動物一樣:在遇到攻擊後下意識地後退,以躲避危險的對手。但是美國人則相反,他們對於威脅的反應,特別是突襲,會馬上反擊,更有意識地積極對抗,徹底打倒危險源。我們(美國人)已經將這種反應的推廣視為一條安全途徑。”

不守反攻的策略在後9.11時期被布希政府發揚為“先發制人”的安全戰略。但是在道諾文眼中,這一戰略有兩面性,利弊參半。

“好的一方面是,通過媒體對9.11事件的深入報道,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意識到,美國的安全政策需要改革。但是保守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想的不一樣,”他説,“保守主義者們是‘民主至上’論者,要在中東實現民主政治,自由;而左派更加小心,他們在考慮這種所謂的政治改革是否適合當地的文化、傳統,他們在實行政策前會先預估可能的後果。”

道諾文話鋒一轉,“但壞的一方面是,右派的觀點雖然在布希政府中得到了充分的實踐,但三年來的事實表明,伊拉克戰後一團亂麻,人們開始反思這種單一的中東改革政策。”

“最主要的問題是布希政府過分強調軍事進攻,而忽略了‘多層面’的戰略改組。”他説,“在軍事之外,對內有情報部門的改革,對外有美國的整體外交政策。比如,在今後五年中,美國的大戰略就不可能只著眼中東,而不顧亞洲或其他地區。中國作為在國際社會中説話越來越有分量的大國,(對美國而言)她在亞洲乃至其他地區的權威和影響力也是問題。”

9.11對克裏的挑戰

“先發制人”的戰略在美國右派的戰略傳統中淵源已久。加迪斯在書中回憶道,在英國軍隊于1917年攻入華盛頓後,當時的國務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即提出了國家安全戰略三大核心(先發制人、單邊主義和霸權)政策:其中批准傑克遜(Andrew Jackson)入侵當時還是西班牙領地的佛羅裏達,就是先發制人。

因此,對於想有所作為,又不知如何為之的自由派而言,要提出更有分量的安全策略並非易事。佩尤中心最近所做的調查顯示,多數美國人希望美國政府在謹慎的態度(66%)下執行果斷的外交政策(62%)。在這方面,共和、民主兩黨各有優勢。布希的“先發制人”戰略符合“果斷的外交政策”,但是不夠謹慎;反之,克裏陣營比較謹慎,但是又不夠果斷。

共和黨大會後,布希的支援率一度大幅超越克裏。就在9.11三週年的前一天,美國廣播公司(ABC)/《華盛頓郵報》發佈了最新的民調結果,布希的支援率是52%,而克裏只有43%。很明顯,雖然選民們雖不滿布希的一些政策,但同時又覺得克裏提不出自己的建樹。

對此,道諾文為克裏辯解道:“伊拉克問題實在是一團糟,克裏提出了將某些國家包含在今後的伊拉克重建問題中,如果要再具體,就很難講了。畢竟,問題太複雜,要想完全理清,需要很長的時間。”

專門研究民意走向的基特在接受《華盛頓觀察》週刊專訪時,分析得很透徹:“關於9.11引起的安全政策之爭,有六成的民眾認為,布希在中東用兵的時間過早。但同時,美國人也希望伊拉克戰事得到解決,因此,又覺得布希的‘先發制人’政策在某些情況下是合理的。美國人的這種矛盾心態讓他們想從中找到平衡點,但是,至今還沒有找到。”

離11月2日的總統大選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雖然克裏目前落後,但基特和道諾文都認為,他仍有反超布希的機會。“關鍵要看兩人今後的公開辯論了。” 道諾文説。

雖然辯論日程還沒有敲定,但美國媒體已經透露出,兩位候選人的首要議題就是伊拉克。“這是自越戰以來第一次,外交政策成為總統大選中選民最關心的問題。”美國大學(American University)的教授、總統大選史學家艾倫·裏池特曼(Alan Lichtman)説。

裏池特曼認為,三年前對紐約和華盛頓的恐怖襲擊對今年的白宮角逐戰有著至關重要的衝擊。“9.11襲擊正在塑造這次選戰。其中很重要的內容是,新總統要如何回應9.11,如果看待伊拉克戰爭,制定國家安全法案。這一系列的問題都是從9.11引發出來的。”

無疑,美國人已經把對9.11的紀念融入了自己莊嚴的選票中。

媒體報道毀譽參半

“我對美國媒體對後9.11政策的報道,感到很生氣。” 道諾文明確表示,“它們忽視了自己教育受眾的責任,沒有深入挑戰政府的政策,而無形中充當了布希安全戰略的宣傳工具。無論是偏左的有線電視網(CNN),還是保守主義的福克斯新聞(FOX),都過快地接受政府官員所説的話,沒有舉起手來追問。伊拉克和9.11事件根本沒有關係。當布希政府宣佈它們‘相關’時,美國媒體卻沒有問一句:到底它們之間有什麼聯繫,就將這則新聞當作事實轉嫁給美國大眾。”

道諾文對媒體的批評雖然令人信服,但是從美國主流文化看,只代表了自由派的觀點。佩尤中心所做的研究發現,美國受眾更傾向於將9.11的報道和伊戰報道分開來看。

“美國大眾對媒體在9.11恐怖襲擊和之後的伊拉克戰爭的報道表示很滿意。尤其是對9.11,媒體對這場悲劇的報道全面而真實,受眾整體反應很好。”基特説,“隨後關於伊拉克戰爭的報道就顯得更有爭議性。一方面,大眾對媒體報道正、負方面的戰況感到滿意,但是他們並沒有通過媒體的報道了解全部的事實,尤其是民主派,認為媒體過早充當了布希政府的喉舌。”

三年之後,美國在9.11紀念日當天,並沒有特別隆重的紀念儀式。但是基特覺得,美國人對9.11的懷念並沒有改變,而媒體對這一事件的報道和過去一樣。

9月11日下午,筆者無意中路過馬利蘭大學的圖書館,發現門前站立著兩名身著黑衣的衛兵。他們低頭致哀,身旁排放著紐約世貿大廈和五角大樓在被炸前的照片。學生們從圖書館出來都默然不語。

大部分美國人在這一天並沒有做什麼特別的事,他們在用一種安靜、分散的紀念方式哀悼9.11中喪生的亡靈。這也許就像道諾文舉的例子,美國人把“國殤日(Memorial Day)”(五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一)定為國家假日,以紀念在各戰爭中為國捐軀的英勇烈士。而在對美國衝擊極大的珍珠港紀念日(12月7日)當天則不放假。

李燕,《華盛頓觀察》週刊(Washington Observer weekly)第33期,2004/09/15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