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為9-11善後的女人:做受害者殘留物的“看門人”
中國網 | 時間: 2004-09-10  | 文章來源:

“9·11”恐怖襲擊事件發生時,她趕到世貿大樓開始工作,險些丟了性命;“9·11”發生後,她對著那些受害者的殘留物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一幹就是3年。她,就是為“9·11”善後的女人———法醫和人類學者埃米·曼德夫。

險些遇難

“9·11”恐怖襲擊剛剛發生,曼德夫和她的法醫同事就趕到了現場。當時,第一座樓還在熊熊燃燒。當這棟摩天大廈倒塌時,曼德夫被拋出12米開外,兩根筋骨摔斷,頭部被砸中,眼睛幾乎全被熏黑了。

兩天后,她又投入了工作:對受害者殘留物進行分類和鑒定。3年過去了,在近2800名受害者中,他們已經鑒定出約1570名。

戴上手套、口罩,穿上法衣,曼德夫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在悶熱的帳篷裏,她將裝殘留物的袋子一個一個打開。

首先,她把誤裝入袋內的雞骨以及其他來自世貿中心餐廳的物品剔除;隨後,她對剩下的人體殘留物進行分類。

在分類過程中,她會把一些特殊的東西揀出,比如有骨折愈痕的殘留物,這些都會有助於對受害者身份的鑒定。

對那些看起來不屬於同一個人的殘留物,她會把它們裝在不同的袋子裏,隨後將它們送去進行DNA鑒定。

很多時候,她都會在袋子裏發現一些受害者的個人物品,其中包括結婚戒指、衣服、照片等等。有一次,她在一名男子的屍體殘留物旁發現了一張他孩子的照片。這些都會幫助他們進行鑒定。

每天工作12小時,每週工作6天甚至7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現年35歲的曼德夫就這樣整整工作了3年。

淚流滿面

工作的時候,血滴常常濺到曼德夫的鞋子上,帳篷裏瀰漫著臭氣,屍體腐爛的味道和世貿大樓燒焦的味道混雜在一起。

最難受的還不是這些。看著這一幅幅悲慘的畫面,曼德夫和她的同事們一次次地淚流滿面。

“戴著口罩,你可以放聲大哭,不會有人注意。”她説。

曾和曼德夫一起工作過幾個月的紐約偵探伍迪·米爾伍德説:“有的時候,你只想閉上眼睛,但是,很多人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淚水。”

在最初的9個月裏,工人在150萬噸的廢墟裏共挖掘出2萬塊人體殘留物,其中有6000塊特別小,可以放在13釐米長的試管內。同屬於一人的最多的達到了200塊。

最早的時候,291名受害者的遺體被完全復原。一天,曼德夫疲倦地回到家,她在墻上的招貼畫中發現了一個人,而這個人的屍體剛剛被發現。

她沒有一點心理準備,“在最初的時候,我不能去了解這些受害者。我無法控制自己,”曼德夫説。但是後來,她開始一點點地去了解他們。

儘管身高只有1.55米,但和那些身材魁梧的警官站在一起,曼德夫卻顯得很高大。工作的時候,她沒有一點的恐懼。她大聲地“發號施令”,不停地給別人進行示範……

曼德夫的上司、生物學家羅伯特·謝勒用“嚴謹細心”來評價曼德夫。他舉了這樣一個例子,2002年,一份殘留物差點被發送到錯誤的家庭,幸虧曼德夫及時發現。

當殘留物歸還給家屬前,曼德夫總是要再檢查一遍,以保證不會發生任何差錯。

堅強後盾

儘管工作時精力充沛,但一回到家,曼德夫就變得沒有一點精神,有時候還顯得有些神經質。這時,丈夫庫爾特就是她的堅強後盾。

“9·11”發生的時候,曼德夫和庫爾特結婚才僅僅一年。但在過去的3年裏,庫爾特一直在默默地支援著妻子的事業。

每次回家後,曼德夫都會發現,丈夫已經做好了飯在等著她。

知道曼德夫的人都説她“堅強”,但她把功勞歸功於丈夫。她説在最消沉的時候,丈夫救了她一命。

由於工作的緣故,每次聽到警笛或是一聲巨響,甚至聞到燒焦的味道,曼德夫腦中都會閃現“9·11”發生時的一幕幕。

“(這時)我總是告訴我的丈夫:‘我以後再也不會這樣了’,”曼德夫説。

此外,為那些受害者做點事情的信念也一直支撐著曼德夫。她想通過自己的工作為受害者家屬減輕一點痛苦,同時也努力消除自己作為“倖存者的內疚”。

“我倖免于難,這些工作至少是我可以(為他們)做的,”曼德夫説。

上個月,曼德夫離開了自己的工作,她並不是逃避,她要寫一篇論文,主題是如何在大災難後復原死難者的遺體。

但是,由於一些遺體被完全燒燬,另外一些損壞嚴重,美國相關部門宣佈鑒定工作將於今年秋天結束。

聽到這樣的消息,曼德夫感到很難受。她的上司謝勒説:“到時她會很失落,她已經成為這些殘留物的‘看門人’。”路照(新華社供本報特稿)

今晚報 2004年09月08日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