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通訊:“美國不再是從前的美國”
中國網 | 時間: 2004-09-10  | 文章來源:

在“9·11”事件以前,白宮是對外開放的,門外總有等候參觀的遊客隊伍;白宮門前馬路上也曾車水馬龍,緊挨馬路的橢圓形草坪遊人如織,再往南的大草坪更是集參觀、嬉戲和休閒于一體的好去處。

可如今,白宮停止向遊人開放,正門前的馬路被橫七豎八的水泥墩攔腰截斷,橢圓形草坪被水泥墩圍起來,遊人寥寥無幾。昔日一覽無余的大草坪也被一圈高大冰冷的隔離墻阻斷。

“9·11”改變的遠遠不止這些。“我現在去哪都要三思而行,尤其是人多的地方。我以前每年都參加獨立日慶祝活動,但今年我因為擔心而沒有參加。”9月8日中午,在華盛頓市區一個咖啡館裏,一位退休的聯邦通信委員會法官告訴記者。她説,她有一個兒子當律師,主要客戶是外國航空公司。在“9·11”事件後,美國禁止一些外國航空公司來往美國,結果她兒子的業務遭受沉重打擊。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女士是民主黨支援者。她説,她對政府加強機場、港口安全的措施表示理解,雖然這些措施給旅行帶來了很多麻煩。但她認為政府在很多方面做得太過分,尤其是擴大執法部門監視權和羈押權的《愛國者法案》侵犯了公民的自由。

“美國不再是從前的美國。美國正在變得越來越保守,不再像以前那樣自由與開放了。”她説。對此,旁邊一位名叫吉姆的綠黨支援者反應更為激烈。“我不喜歡進博物館還要讓人查我的包,我不喜歡乘飛機時還要讓人檢查我的私處是否藏著什麼東西。我一點也不喜歡這樣!”説完他猛喝了一口咖啡。

“美國應該是一個民主國家,但不幸的是,它正在變成一個警察國家。”吉姆接著説:“在‘9·11’以後,美國司法部門關押了1700多名移民,一直沒有對他們提出任何指控。這種事情完全可以發生在我身上,也可能發生在其他人身上。”

“你問我反恐是否使美國更安全了?事實是,美國不是更安全了,而是更加危險了,尤其是在伊拉克戰爭以後。”吉姆説:“以前伊拉克沒有人能威脅到美國,恐怖分子都被關在監獄裏,而現在伊拉克成了滋生恐怖主義的溫床,在伊拉克的恐怖分子有可能進入美國威脅我們。”

“如何對付恐怖主義呢?首先,要公正地處理以巴衝突。不僅要承認以色列的生存權,也要承認巴勒斯坦人民的權利,如果這樣,中東多數國家對我們的看法就會改變。現在美國的做法正在使它成為世界各國的真正威脅。國內政策要接受恐怖威脅的現實,但要採取更加溫和、合理的預防措施,而不是將美國變成一個堡壘國家。”

坐在屋外喝咖啡的餐館老闆薩姆·費裏斯是一位共和黨人士。談起“9·11”事件的影響,他説:“我發現自己説話不再像以前那樣隨便了。你必須留意誰在聽你説話。現在民眾更加情緒化,非理性成份更多,他們不一定能容忍你的觀點。”

對於布希政府採取的一些安全措施,費裏斯表示理解:“我們以前太放鬆了,現在需要採取更加嚴格的安全措施。”但他也對《愛國者法案》賦予執法部門過多權力表示擔憂。“有些做法已經侵犯了公民的隱私權和個人自由。他們必須小心行事,否則的話,美國人最引以自豪的東西將不復存在,美國將不再是美國了。”他的話幾次被疾馳而過的警車的警笛聲打斷。

費裏斯説,與3年前相比,美國的安全並沒有加強,這主要是由於美國對伊拉克戰爭的緣故。雖然費裏斯是布希總統的支援者,但他並不支援布希對伊動武,尤其不相信動武的理由。“伊拉克是一個弱小的國家,對美國根本不是威脅。如果布希説他的目的是控制石油,我會相信的。但他説什麼武器、反恐,全是胡扯!”

説到這裡,費裏斯有點激動起來。他指著桌上一份報紙的頭版新聞説:“你瞧瞧,又有我們的7個士兵在伊拉克被打死!而他們説美軍的死亡人數不會超過1000,我從一開始就不相信!以後情況還會變得越來越糟。”

美國人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何時結束?記者再問。費裏斯抬頭看看街頭駛過的另一輛警車,然後回頭説:“我不知道。”

(本報華盛頓9月8日電 駐美國記者唐勇)

《人民日報》 (2004年09月10日 第三版)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