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華人社區>>警惕“漸進式台獨”
張燦鍙——“獨盟”萬年主席
中國網 | 時間: 2002-09-04  | 文章來源: 網上獨家
    張燦鍙,台南市人,1936年生。父親是屠宰工會的理事長,哥哥是車行老闆。張燦鍙台南一中畢業,取得台灣大學化學工程系學士之後,直接取得美國萊斯大學化工博士學位(1966年初畢業),美國加州理工學院博士後研究,從1967年至1987年在紐約庫伯大學任教授,曾任華盛頓國家政策發展中心董事。

    張燦鍙長時間擔任“台灣獨立建國聯盟”主席,1991年12月,在桃園機場“闖關”被捕、判刑,1992年台灣修正“刑法100條”後被釋放。同年5月在土城監獄參加民進黨,1997年代表民進黨當選台南市市長,2001年企圖競選連任,但因“弊案”纏身,未被民進黨提名,從此淡出台灣政壇。

    從留學生到“獨盟”主席

    1961年張燦鍙在去美國萊斯大學留學途中,在日本機場等待轉機時,看到“台灣青年社”出的《台灣青年》,到美國後又與“台灣青年社”的頭目王育德聯繫,主動索要《台灣青年》,從此他開始思考“台灣前途問題”。後經人牽線認識了“費城三傑”之一的陳以德,“兩人一見如故”,遂成為“台獨”分子。

    1966年7月,張燦鍙等人在費城組織“全美台灣獨立聯盟”,陳以德為主席,張燦鍙為副主席兼組織部長。同年11月,為了“把台灣獨立建國的理想傳達給全美的台灣人”,張燦鍙、陳榮成等人發起“自由長征”活動,從美國西海岸開始,跑了6000多英里,走過30幾州,到了60多個大學校區,在“美國的台灣人圈內引起熱烈的迴響”,從而奠定了“全美台獨聯盟”在“臺美人”中的群眾基礎。

    1967年,張燦鍙為了實踐聯盟“將有限的人力資源必須集中才能發揮最大效用”的共識,率先遷到紐約,任教于庫伯大學。

    1970年1月15日,“台灣獨立聯盟”成立,蔡同榮為主席,張燦鍙是副主席,1973年張任“獨盟”第3屆主席。

    建立“獨盟”的“理論”和路線

    “台獨聯盟”在上個世紀70年代,居於海外“台獨”勢力的“霸主”地位,之後,也是該勢力中最有實力、影響最大的組織之一。促成這一結果的因素很多,其中之一是張燦鍙個人的作用。張有組織長才,且主席一坐就是14年,“台獨聯盟”原來的“理論”、路線架構,均是在他手中定型的。

    為了搭建這種“架構”,張燦鍙不斷提出對方針、政策的意見、主張。如:1974年的《我們的主張》,1980年的《現階段獨立運動的工作方針》,1984年的《台灣獨立聯盟的策略與工作》,1987年的《因應新形勢,負起獨立建國任務》。其中,他倡導:“台灣獨立聯盟是一個以打倒蔣家政權,建立台灣共和國為目標的革命組織”。為了“獨立成功”,要採用“有計劃地群眾起義的模式來達到革命的初步目標,其方式必須把握兩個原則:一是起義的規模和範圍要大”,否則,“可能立即被鎮壓”;二是要“速戰速決”,否則,“中共有可能趁火打劫,阻礙革命”;他還號召台灣人學習孟加拉國“獨立革命”的經驗,“用血,用汗打出一條生路”,“建立自己的共和國”。

    “台獨聯盟”在張燦鍙這種“理論”指導下,形成了一條暴力路線。從1974年4月“獨盟”成員黃文雄、鄭自財,在紐約開槍“刺殺蔣經國事件”,到1983年爆炸《中央日報》和《聯合報》大樓,它接連不斷地策劃、實施了一系列的暴力恐怖活動。這不僅招來美、臺和國際社會的天怒人怨,也引起“獨盟”內部部分人的不滿,甚至有些人離盟出走。但張燦鍙卻和一些人組成“台灣人權保衛委員會”,為營救罪犯奔走呼號,讚賞這些暴力行徑體現了“(台獨)運動的精神和意義”。“台獨聯盟”的報紙《台灣公論報》在兩起炸樓事件之後,志得意滿地表示:“聯盟將致力與擴大革命隊伍,大量增加島內革命專業人員,俾在各縣市均能設置工作小組,推動學生及工人運動,建立基層武力。”“獨盟”在張燦鍙領導下,成為海外“暴力台獨”的典型代表,被美國司法部門宣佈為“暴力組織”。

    張燦鍙在出任主席後,長時間“經年累月奔走美國各州和世界各地”,發展組織,建立制度,不但使“聯盟”勢力得以膨脹,還使它成為一個“嚴密的革命組織”。同時,張燦鍙按照“以聯合陣線的方式取得領導權而與聯合、控制、並予以運用”的思想策略,派人打入其他的台獨團體領導層,例如,“台灣人公共事務會”的中央委員蔡同榮、許世楷、陳唐山、羅福全等人,都是臭名昭著的“獨盟”核心分子。兩者雖有一些矛盾,但也取得了某種“分進合擊”的效果。

    在張燦鍙任內,“獨盟”的“台獨理論”經過篩選、調整,其“台灣地位未定論”、“台灣民族論”、“住民自決論”、“建立台灣新文化”等謬論,已經形成一個完整的體系。

    長期霸著“獨盟”主席的位子不放

    張燦鍙説:“長期以來,我一直稟持一個信念:‘一個領導者,是責任重於權力;是挑起責任而不是拿起指揮棒。’”實際上,他從1973年起到1987年,連任7屆14年“獨盟“主席,1991年至1995年,又連任兩屆,總共當了9屆將近20年。這固然和他的“台獨”信念和組織領導能力有關,但是和張燦鍙的權力欲很強、揮舞“指揮棒”也有密切關係。“聯盟”第一副主席洪哲勝,1984年另起爐灶,究其原因,路線分歧固然是主要的,但與張燦鍙的操守、作風,也有密切關係。洪哲勝在出走之際,指責張燦鍙為了權利,在盟內搞小圈子,造成少數人平時控制組織、排斥異己,封鎖資訊、文過飾非;換屆選舉時,他們以掌控“聯盟”名單之便等特權,操縱選舉,“不能公平地用數人頭的方式來解決領導權的繼承問題”。

    台灣媒體也對張燦鍙作過類似的評論。台灣《時報雜誌》1991年12月一期有文章,批評他長期霸著“獨盟”主席的位子不放,“就幾乎是這個組織的萬年主席”,並指出,這表明對於張燦鍙這樣“長期從事于政治運動的人來説,政治權術的把玩和權利的滋味,不是他們所能輕易放棄的。”

    夢想做台灣“開國總統”

    張燦鍙從1991年12月“闖關”回臺起,逐步劃出了一條要做台灣“開國總統”的軌跡。

    先是動身前擺出一幅“救世主”的架勢。1991年在他謀得第五任“獨盟”主席的當天,就發表聲明説:燦鍙“深感責任重大”,今後,“誠望海內外台灣人多予策勵,大力支援參與,早日實現台灣人出頭天的願望。”以後又露骨地表示:“我認為反對運動有很多優秀的個體,但欠缺協調,獨盟想在協調方面多做一些,把大家整合在一起。”

    接著擬採用“準總統”回臺模式。張燦鍙回臺原準備採用南韓的金大中、菲律賓的阿基諾模式。回臺時在美國參眾議員、金大中、菲律賓外交部長曼格拉帕斯等“國際友人”陪同下,組成一個龐大的返鄉團,由眾多記者跟隨,強行“闖關”,以製造“張燦鍙風潮”。

    要把台南市建成贏得“總統”選舉的“大票倉”。1992年12月張燦鍙出獄伊始,即在台南市舉辦“從府城台獨街再出發”的返鄉萬人餐會。在餐會上張燦鍙宣稱:“台獨聯盟遷臺,是獨立運動新階段的開始”。他這樣做的目的,就像台灣媒體指出的那樣:“張燦鍙有意將台南府城,變成台灣反對運動的‘光州’,一如南韓反對黨領袖金大中的家鄉般,每次大選反對黨都能開出近9成的鐵票。”

    爭當民進黨主席。1994年張燦鍙決心參加民進黨主席競選,為他做“總統”搭橋。張燦鍙製造輿論説:“嚴格來講,民進黨成立7年,台灣人民對國民黨不滿,對民進黨有點不放心,要求改革之聲不停。”還吹牛説,依他的經驗、觀念和做法,足以“促進民進黨加速體質改變,走向理想、公平與清流為主的政黨。”他還強調“黨主席要有能力治國。”而且大講他的“台灣建國藍圖”。

    宣稱要帶領台灣“進入聯合國”。張燦鍙一面宣傳:“獨立建國,最具體的方式即是促使台灣參加聯合國”。一面胡謅“獨盟外交不輸執政黨”,“現在正是以‘台灣’名義進入聯合國的時候!”

    在激進和務實中間搖擺

    張燦鍙離開台灣30年,其思想、理念嚴重脫離台灣現實,還把這些過時的東西作為“革命原則”來堅持。但是面對台灣的政治現實,為了生存、發展,又不得不“作策略或戰略上的調整”所以他在一系列重大問題上,在同一段時段的言論,常常自相矛盾,反映了其內心深處在激進與務實之間的搖擺和掙扎。例如:

    關於台灣的政治改革。張燦鍙1993年3月説“我現在不敢對國民黨的改革再抱希望,包括對李登輝”。在同一個月,他又對“改革”充滿希望説:“目前要努力推動總統人民直選,因為要取代國民黨……公民直選總統是唯一的方法。”

    關於運動路線。1993年1月張燦鍙批評民進黨在“國民黨化”,認為民進黨“以選舉為主,不知不覺全部陷入國民黨的殼中。”

    同年5月卻提出:“我們認為議會路線與體制外路線並行互補,交叉運用,發揮總體戰功能。民進黨主攻選舉,台獨聯盟則側重體制外運動。”

    關於獨盟與民進黨的關係。1992年4月張燦鍙説:“基本上,我還是希望獨盟能定位於民進黨下的一個系統。”同年10月,在張燦鍙主持下獨盟發表的聲明又稱:“在運動上的定位,獨盟……不是任何政黨中的一個派系,而是一個要達成台灣獨立建國為目的道德全方位運動團體。”

    關於民進黨的“台獨黨綱”。1994年2月,張燦鍙表示:“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以往説過‘民進黨若執政不會馬上宣佈台獨’,我個人也是主張最後應取決於人民意願。換句話説,獨立建國此基本目標不變,但時機、時間表則可適度調整。”,1995年4月,就指責:“民進黨的台獨黨綱沒有實踐”,“獨盟不止上是追求執政,還要獨立建國”。

    “道德衛士”原來是作案小丑

    張燦鍙一向以“理想、道德、操守”自吹自擂。他在回到台灣之後曾表示:“目前理想、道德、誠信的問題,對一個反對運動來説,絕對要超越任何政治謀略、權謀、術數的層面。”在這裡張燦鍙完全擺出了一副“衛道士”的架勢。

    就是這個“衛道士”張燦鍙,在1997年當上台南市長之後,弊案“運河植栽弊案”、“新吉工業區開發案”、“台南市土地徵收案”,一個接著一個。這些台南市地檢署已向法院提起公訴、法院也受理了的案件,“獨盟”和海外一些有代表性的“台獨”分子,卻認為是“司法怪狀”,發表聲明“抗議”,陳水扁也以莫名其妙的邏輯,説他“清白”,於是張的案子就馬馬虎虎,不了了之了。但是人們有理由認為,這些“弊案”是真的,張燦鍙不是“道德衛士”,而是個地道的貪官。

    如果他不是貪官,已經掌控了台灣司法大權的民進黨,為什麼要“迫害”自己的同志?如果不是,民進黨為什麼不尋求台南市出身的張燦鍙連任,偏要堅持讓台南縣的許添財做“空降部隊”替代他?如果不是,論“台獨”資歷和“貢獻”,當個“總統府資政”、“國策顧問”,綽綽有餘,為什麼陳水扁今年不封他?是陳水扁不喜歡張燦鍙嗎,不是,張燦鍙曾説:“我坐監10個月,陳水扁去探望過3次”,倆人彼此的“革命感情”不可謂不深。如果不是貪官,在民進黨掌權的今天,“台獨”勢力中,很多比張燦鍙輩分低、“功勞”小的人,都有了不錯的職位,為什麼單單沒有張燦鍙的份?甚至在媒體上都再看不見“張燦鍙”。他在今年8月中旬雖然冷不丁冒出來,參加了一個研討會,但也只是以“張燦鍙博士”的頭銜,給別人跑了一回名副其實的龍套而已。

    (本文作者係中國社會科學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

    中國網2002年9月4日

相 關 新 聞
· 安徽“打黑除惡”專項鬥爭初戰告捷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