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中部崛起  /  觀點評論
世行中國局首席經濟學家郝福滿談中部崛起
中國網 | 時間: 2006-02-17  | 文章來源: 中國廣播網

中國廣播網“落實科學發展觀”大型系列主題報道第二輪推出首場視頻專訪,邀請到世界銀行中國局首席經濟學家郝福滿(Bert Hofman)做客中廣演播室,暢談落實科學發展觀——中部崛起。內容涉及科學規劃區域經濟發展、發展迴圈經濟、建設集約型社會等方面。

郝福滿(Bert Hofman)先生,荷蘭人,現任世界銀行駐中國代表處經濟部主任、首席經濟學家,主管世界銀行在中國的經濟分析與政策諮詢工作。上任中國之前, 郝福滿是世界銀行駐印度尼西亞代表處的首席經濟學家, 負責財政政策,分權化,金融部門,貧困和治理方面的分析和諮詢工作。郝福滿的工作經歷還包括巴西,南非,蒙古,尚比亞和奈米比亞。亞洲金融危機期間,曾參與過世界銀行東亞地區的工作。

加入世界銀行之前, 郝福滿曾在Kiel Institute of World Economics, 經合組織, 荷蘭ING銀行,荷蘭鹿特丹Erasmus University做過研究員。郝福滿發表過的文章包括印度尼西亞分權化,印度尼西亞的經濟歷史,亞洲金融危機,國際債務危機,匯率問題, 轉型經濟以及中國的經濟改革。郝福滿獲得過荷蘭鹿特丹Erasmus University和德國Christian Albrechts University, Kiel的經濟學學位。

 

記者:您是如何看待目前中國各省市地區經濟發展水準和發展實力的差距?

郝福滿: 在70年代末期中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以來,中國各省市之間的發展是不同的。但是從總體來看,中國的(貧富)不平等現象並沒有加劇,儘管許多人認為不平等現象是加劇了。 但我們看到,中國的內陸地區與沿海地區的發展出現了差距。

我們也看到沿海地區的(經濟)發展要好一些,這也是由一些原因所決定的。沿海地區從它的自然環境和地理位置來講,有一些優勢。這些優勢是沿海地區可以比較好地從出口産業中獲益。同時,政府在推進沿海地區發展實施的有利的戰略。中國政府在沿海地區實施的發展戰略對整個國家來講,都帶來了很大的好處。當然沿海地區受益更多一些,令人鼓舞的是中國政府正在推行更加平衡的發展戰略。

最近幾年當中,在99年的時候,中國開始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03年的時候,開始推行東北老工業基地振興計劃。現在有更多人在談論中部的發展戰略問題。中國的中部發展戰略這一部分,從某個角度來講,中部省份實際上自己可以做很多工作來促進自己的發展。我們通過一些企業的調查,來了解為什麼有的企業願意到某個地方進行投資,到那裏去創造就業機會,促進經濟的增長。調查的結果顯示,主要的驅動原因並不是某個地方有優惠的政策,或那個地方有比較優越的地理條件,更重要的一點是,地方政府的行為。就是我們所説的投資環境的問題。當然,基礎設施是非常重要的一個方面。基礎設施服務是不是可靠?基礎設施是不是能幫助把當地的産品運輸出去?但是更為重要的一點是地方政府的行為。也就是説地方政府在提供服務方面的一些作為,地方政府是不是有比較多的官僚程式?或是沒有官僚程式。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地方的司法程式,是不是可以保護投資者和企業的(合法)權利。我們的調查結果顯示,在投資環境方面沿海地區比內陸地區要好。所以如果我們要提建議的話,那麼對內陸省份的建議就是進一步改善投資環境。

記者:如何看待我國中部地區,如河南、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山西等地區在全國的發展經濟地位?

郝福滿:在過去的十年當中,這些地方跟沿海地區相比是落後的,但是他們跟中國其他一些地方相比,做的要更好一些。而我們認為這些地方確實是有比較好的條件能夠從沿海地區發展所帶來的一齣效應當中受益。實際上現在已經正在發生了。沿海地區的土地和勞動力成本是非常高的,很昂貴的。所以一些製造業的企業已經考慮向內陸省份搬遷轉移,有的已經開始這樣做了。當然這些轉移(企業)首先考慮的是第二梯隊的這些省份。

在這方面,基礎設施投資會有所幫助,一方面可以幫助這些生産廠家把原材料運到這些地方,另一方面也可以把他們生産出來的産品運出。當然,如果盲目地進行投資是不會帶來多大效益的。我們已經看到在西部地區過去出現了這樣的現象,很多基礎設施利用的效率非常的低。所以這需要做大量的思考,一個辦法就是投資方面能夠把這些資金用於基礎設施的樞紐,而不是在整個地區撒網。

中國非常強調道路、公路網路建設,更重要的一點是應該考慮綜合的交通運輸網路的發展。中國在公路建設方面進行了大量的投資,但對內河航運的發展給予的重視不足夠。另一方面被忽視的還有鐵路的投資,儘管鐵路投資的規模比較大,但鐵路在能力使用的方面存在一定的問題,中國的鐵路有70%是用來運輸煤炭的。就是把煤炭産區的煤炭産區的煤炭運到非常遙遠的、需要煤炭生産的企業。這種方式效率是比較低下的,其中的原因是一些交通運輸體系的定價不合理。所以中國需要進一步思考這些問題,鐵路大部分的能力是用來運輸製造業和工業産品。這涉及到不僅僅是鐵路部門的改革,同時也涉及到能源部門的改革。

這些中部省份應該做更大的努力,進一步改善監管的環境,改善政府服務的提供,加強當地的司法體系的運作。現在大家廣泛討論的問題之一就是稅收優惠政策的問題,根據我們的分析,稅收優惠政策在吸引投資方面並沒有發揮多大的作用。所以內陸省份不應該採取稅收優惠政策這種方式(吸引投資),另外,我們認為中央政府應該重新思考政府間財政關係的問題,使內陸省份有更多的充足的資源提供相關的公共服務,滿足基礎設施的需求。同時在全國更加公平地保證教育和微生物赴的提供。

最近幾年當中,中國各個地方出現了工業園區大爆炸式的發展狀況。內陸省份也有這樣的現象。引起這種現象一部分原因是當地政府認為這是一種很好的激勵經濟方式。但實際上我們看到很多工業園區都是空的,所以實際上這方面的投資浪費是比較大的。內陸省份從發展的角度講,應該從沿海地區汲取相關的經驗教訓。怎麼樣管理工業投資,怎麼樣管理工業園區的發展。我的同事最近到廣州去看過,廣州的工業發展和相關的管理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從國際的角度來講,我們認為新加坡在這方面的做法是最好,它的投資促進和産業的發展做得非常好。 希望中國能夠從中學習一些經驗。

記者:世界銀行一直以來非常關注中國經濟的發展,中部六省市有我國的農業大省、老工業基地,世界銀行近期關注中部發展的哪些方面?

郝福滿:我們支援了中部的許多項目,這些項目的援助主要是根據中央政府和省級政府給我們所提出的要求和指導。我看了一下我們在中部地區的貸款業務的情況,分為三個領域。第一個領域就是農村發展,在內陸省份的農村發展,尤其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初期;第二個方面就是基礎設施的發展,不僅僅是公路的建設,還有和內河航運相關的一些項目;第三個方面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環境保護,其中之一的項目就是淮河流域的污染治理的項目。在過去淮河流域是中國污染最嚴重的地區,當然中國政府在這方面做了大量的投入,我們也參與了這些項目。目前淮河的狀況還沒達到理想的水準,但是比過去有所改善。在這些項目當中,我們參與了污染治理的活動,比如用工業重組方式修建一些污水處理廠,幫助省裏在推動企業採取更好的環境保護標準方面建立制度。

記者:要發展區域經濟怎樣做才能既發展産業又保護環境?

郝福滿:這方面確實是一個很難以解決的問題,一個大難題。實際上這個問題不僅僅是中國的內陸地區面臨的,其實是整個中國都面臨這樣的問題。而且不僅僅是關於産業發展和環境保護之間的協調,而是怎麼樣應對中國資源短缺、資源匱乏的挑戰的問題。中國是一個資源短缺的國家,因此在它的産業發展的過程當中銀改充分地考慮到中國的特點。內陸地區現在進入了一個新的發展階段,應該在這個過程當中充分注意這點。在這方面中國也出現了一些變化,大家對環境保護的意識也越來越增強。這對加強環境管理和改善環境提供了很好的條件。從廣義上講,政府管理資源、保護環境的戰略主要包括四個方面的支柱。

我認為其中第一點是最為重要的,就是價格的問題,怎麼樣通過定價機制反映資源的稀缺性。現在大家都在廣泛討論稀缺性的問題,但卻沒有從價格的角度採取一些措施,包括水資源、燃料、煤炭等等。現在中國的水價仍然是很便宜的,還有能源的價格,包括土地的價格都是很便宜的。比如説從燃料的角度來講,每升燃料的價格和歐洲相比相差20倍。現在全球國際油價基本上達到每升60美元,但在中國每升油價的批發價格基本上控制在每升43到45美元的標準。所以這種做法是在對能源消耗、能源消費的一種補貼,儘管能源面臨著這麼大的稀缺性問題。

另外就是水資源,中國城市水價也是很低的。城市水價每立方米相當於0.15美分,這個標準跟德國相比是非常之低的,是德國的十分之一。而跟其他發展中國家,比如跟南非相比,是南非的三分之一。另一方面農業用水是免費的,中國北方地區的水資源的匱乏是非常嚴重的。所以這種定價機制是不利於保護資源的。

所以我們世界銀行認為價格是最為重要的一個手段措施,來反映資源的稀缺性。合理的定價能夠鼓勵人們尋找和研究新的節約資源的技術,對政府來講也是最為有效的一種方式來降低單位産值的資源密集度,更好地保護環境。

第二個非常重要的支柱就是政府應該更加鼓勵採用一些更高的節能標準,應該制定相關的節能標準。其中最為重要的一點是建築節能標準,當然還有工業節能。如果通過合理的定價機制的話,就能鼓勵企業節約能源。現在中國城市發展速度非常之快,因此有必要提高建築節能標準。從國內建築節能標準的角度來講,跟西方的一些與中國相同氣候帶的國家相比,中國建築的能效比這些國家低60-50%,所以在冬天中國的大城市大氣得到了供熱,夏天得到了冷卻。

第三個方面就是採用新技術,包括在國內外現有技術的採用。另外就是鼓勵研究機構和大學進一步進行研發工作,發明一些新技術,在二、三十年後更好的管理資源。

第四點就是中國需要逐步地調整經濟結構。中國的工業産值佔國民收入的比例非常之高——50%。因為工業企業和服務業相比,它本身的能源消耗就要多很多。工業很大程度上是資本密集型産業,比如鋼鐵、造船、化工這樣的産業。這些産業本身對環境和自然資源將會造成很大的負擔,中國一方面可以通過定價機制,另外一方面可以逐步進行結構的調整。從過去的重工業和資本密集型産業更多地轉向服務業,這種方式一方面可以保持經濟的增長,另一方面也有利於保護環境和生態。

在四大支柱之下,就是關於經濟結構調整的問題,中國應該審慎地考慮應該推動哪個部門、哪個行業的發展,汽車産業在中國已經成為了一個支柱産業,當然汽車是一個很具吸引力的産品,在國際上也有很好的市場。但它直接影響到中國的一些相關政策,實際上現在是鼓勵汽車的使用,而汽車的使用將會增加中國對能源的依賴程度。

記者:中國正在倡導建設集約型社會和發展迴圈經濟,您有一些經驗性建議給大家介紹嗎?

郝福滿:剛才我已經談到了幾個相關方面的建議,包括司法自助,都有利於中國發展迴圈經濟,管理資源。包括採取新技術進行産業、産品結構調整,定價機制,採取更高的標準。還有一方面給我留下深刻印象就是中國城市發展和城市化進程,從歷史的經驗和其他國家的經驗表明,城市化進程和城市發展對中國來講是非常重要的。目前中國的城市化水準較低,只有40%左右。再過25年之後,城市化程度將提高到60%。從這方面來講是需要中國做出考慮如何加強這個進程中的管理。不僅僅是從提高生産率水品的角度來講,還有就是對單位産值的資源消耗的程度來講。

應該考慮的是,中國的城市將來希望發展成什麼樣的城市?是像洛杉磯這樣的城市呢,還是像目前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目前北京、上海這樣的城市的密度是非常大的,從資源密集的角度講呢,這是好事,因為可以減少交通運輸等方面的成本和要求。所以看看怎樣管理城市密集度,降低單位産值的資源消耗。我現在從窗口看出去,可以看到北京修了很多的環路。這不是一個很好的辦法,我不鼓勵中國的每一個城市不斷地向外進行擴張。不斷地修環路會同時鼓勵汽車的使用。中國十年前中國大氣污染主要來自工業污染,現在汽車越來越成為大氣污染的主要來源。

在城市化一體下,中國應該考慮如何進一步提高城市化的管理水準。包括水的管理、污水的處理、廢棄物的管理,包括垃圾填埋場、水價、建築標準等等。需要思考的是二十年到二十五年之後,中國的城市是一個什麼樣的城市?它面臨的環境壓力有多大?剛才我們談到的四點再加上中國的城市怎麼樣可以管理地更好,這些因素將會決定二十五年之後,中國是不是可以實現環境可持續發展。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