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衛生事業與醫療體制改革  /  圖片報道
北京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用假藥為患者化驗(組圖)
中國網 | 時間: 2006-04-05  | 文章來源: 華夏時報

“三無”試劑的包裝上,除了幾行英文和數字外,別無其他,被北京市藥監局認定為假藥。

在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的檢驗科,化驗單堆成了“小山”。

 

專業人士指出HCV是丙肝的縮寫,但在“三無”試劑的説明書中卻被印成了丙肺。

醫務人員指示“三無”試劑就在電腦桌下。

核心提示

位於北京市東三環潘家園華威西裏的朝陽區婦幼保健院是一家二級甲等婦幼保健機構,每天來這裡檢驗、看病的人絡繹不絕。然而,人們很難相信,這裡的檢驗科正在使用“三無”試劑進行化驗。

化驗室裏的這些“三無”試劑經藥監部門初步認定為假試劑。

“三無”試劑流入正規醫院,令人難以置信,經過調查,這些“三無”試劑都是由一名醫藥代表提供給醫院的,醫藥代表自稱已供藥一年多……

北京市藥監局對此事高度重視,並表示要立即展開調查,情況一經核實,將對相關單位和個人進行嚴厲查處。

發現假藥經過

絕大多數在醫院做過檢驗的患者都有這樣的經驗,抽完血後坐在一邊等待結果,一段時間後會拿到一紙檢驗報告,幾乎沒有人會對檢驗結果産生懷疑,更少有人關心,醫院用的是什麼試劑。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對患者不公開的檢驗環節,朝陽區婦幼保健院使用了“三無”假試劑,用來給患者化驗。

現場 患者從未懷疑檢驗結果

3月27日上午,朝陽區婦幼保健院和往常一樣繁忙。

醫院2樓的候診大廳裏,一位來此化驗風疹(IgG)病毒的年輕女士正在等待。她剛剛結婚,和丈夫商量著想要個孩子,她聽醫生説最好是在懷孕前做個檢查,風疹病毒檢查就是其中一項。

醫生告訴她,風疹是一種皰疹病毒,是一種易發疾病,孕婦要是感染風疹,就會通過胎盤傳染給嬰兒,使嬰兒患上先天性風疹病,容易造成發育遲緩、肝脾腫大、畸形和其他嚴重的疾病。她來醫院做檢查,是怕影響到下一代。

檢驗結果在一個小時後出來,她在檢驗報告單上看到,風疹一項的結果為陰性,表明她沒有患風疹,看到檢驗結果,這位準媽媽顯得很高興,當有人問她,會不會對檢驗結果産生懷疑時,她説:“這麼專業的醫院,化驗結果應該是準確的。我從沒想過要懷疑檢驗報告。”

在醫院裏,另一位患者王先生也在等待結果,最近他常感到身體不適,由於擔心自己得了肝炎,所以起了個大早,就近來到醫院,掛號後來到3樓的內科,醫生建議他抽血化驗甲肝抗體和丙肝抗體兩項。在2樓採完血後,醫生讓他把血樣標本拿到化驗室門口交給醫生,醫生接過血樣標本後告訴他,化驗結果要在下午4點才能夠出來,隨後醫生將血樣拿進了化驗室。

下午4點整,王先生拿到了自己的化驗報告單,兩項檢驗結果均是陰性,這結果讓懷疑自己得了肝炎的王先生終於松了一口氣。

王先生表示:化驗結果是不用懷疑的,因為這裡是正規的二級甲等醫院。

目擊兩個醫藥代表常出入檢驗科

據了解醫院的患者講,平時能夠隨意進入檢驗科的只有兩類人,一類是本院的醫生,另一類就是醫藥代表。

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的檢驗科包括採血室、體液室、血液室、生化室等幾個房間。絕大多數的化驗是在靠近樓道內側的生化室裏進行的。因為在進入生化室前,有一個窗口和一個工作臺,前來送化驗樣本的患者必須在窗口處止步,將樣本交給醫務人員後在外邊等候結果,醫務人員再將待化驗的樣本帶進生化室。

一位患者講,他曾喬裝成醫藥代表試圖進入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的檢驗科,但發現,並不是所有的醫藥代表都可以隨意進入。

記者經過幾天觀察後發現,有兩個醫藥代表和這裡的醫務人員很熟,進入這個對外人來説十分神秘的區域,就像是進入自己家裏一樣方便。這兩個人中,一個是二十多歲留著分頭、經常穿西裝上衣的男青年,另一個是年近三十、穿著黑上衣的男子。

在朝陽區婦幼保健院7樓有一個會議室,主席臺上有一個屏風,後面是該醫院的院辦。每到週二和週五,醫藥代表就會在此等候結賬。

內幕“三無”試劑就這樣進了醫院

3月27日上午,經常出入檢驗科穿黑上衣的男子在會議室內出現了。該男子名叫李強(化名),是某醫藥公司的醫藥代表。他和2樓檢驗科的工作人員很熟,但他説並沒有向檢驗科提供過試劑。

他對記者説:“2樓的生化室裏常用的試劑有甲肝、丙肝、風疹、單純皰疹、優生五項、唐氏。我們公司有這幾種試劑,但就是進不去。和主管化驗的科室主任談了幾次都沒用,就是不要我們公司的試劑。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已經有人搶在我前面向他們提供這些試劑了。”

“提供藥劑的那個醫藥代表是不是常穿西裝上衣?”

“對,對,留著分頭,二十多歲,姓于,都叫他小于。他和主任、醫生都很熟,已經供藥有一段時間了。”李強回答。

“你和檢驗科的醫生熟悉嗎?”

“還可以,公關了很多次,不熟也變得熟悉了。我的重點不在試劑上,公司還有其他藥品。”李強説。

“你見過小于提供的試劑嗎?”

“見過,全是英文,沒有一個漢字。”李強回答。

“是進口的?”

“不是,沒有生産廠家,沒有批准文號,什麼都沒有……”李強説。

“什麼都沒有就可以進入醫院,用來給患者化驗嗎?”

“是啊,我猜有兩種可能。一種可能是價格便宜,另一種可能是回扣高。”李強説。

“那化驗結果會準嗎?”

“不好説。”李強説。

“你們公司的試劑和小于的有什麼不同啊?”

“他們的我不太清楚,但我們的是正規廠家生産的。一會兒我還得去2樓生化室一趟,我們經理讓我帶回幾個小于提供的試劑研究研究。”李強説。

醫務人員用“三無”試劑在化驗。

散亂堆放的“三無”試劑還真不少。

 

“三無”試劑外包裝同樣沒有中文標識。

自述醫生稱一個上午檢驗一百多例

當日中午12點左右,李強來到2樓,由於是午休時間,化驗科裏幾乎沒有患者,只有幾個值班的醫生。他和外面的幾個醫生打了個招呼後,直接進入最裏面的生化室,記者也跟著進去。當時生化室裏面只有兩個女醫生,一個戴眼鏡,另一個不戴眼鏡,她們都在忙著化驗。

“上午化驗的人不多啊?”李強説。

戴眼鏡的醫生説:“一百多個,忙死了。”

“小于送來的試劑還有嗎?我想一樣帶回去幾個研究研究。”李強問另一個不戴眼鏡的醫生。

“有,在櫃子裏,你自己開門拿吧。”不戴眼鏡的醫生似乎和李強很熟,絲毫不避諱。

李強打開了她身後辦公桌下面的小櫃子,從幾個全是英文包裝的紙盒裏看到了試劑,分別取出了一兩個單獨包裝的化驗甲肝、丙肝、單純皰疹、優生五項、唐氏用的試劑,記者也分別拿了試劑和説明書,表明要“研究研究”。同時,風疹(IgG)

病毒快速檢測卡也找到了。

記者問不戴眼鏡的醫生:“平時就用這些試劑化驗嗎?”

“是啊。”她説。

“這些試劑是誰送的?”記者問。

“都是小于送的。”她説。

“他是哪家公司的醫藥代表?”記者問。

“××××公司的。”她説。“小于給你們提供試劑有多久了?”

“有一段時間了,具體記不清了,印象中一直是他供的。”她説。

在該化驗室除了做上述幾種化驗和測試外,還做其他化驗。而大多數化驗用的試劑或藥品都放在醫藥櫃裏或工作臺、桌面等一些明顯的位置上,只有上述幾種小于提供的試劑,放在了相對比較隱蔽的位置。

發現試劑説明書上“丙肝”印成“丙肺”

記者發現,從化驗室拿到的試劑,每一個試劑都有獨立的塑膠小包裝,上面除了幾個英文字母的産品名稱、生産日期和有效日期外,找不到一個漢字,沒有生産企業、批准文號、産品批號。其中一種包裝上印有“HCV”的試劑使用説明書上印著“丙型肺炎(HCV)金標快速檢測板使用説明書”字樣,專業人士指出HCV才是丙型肝炎的正確縮寫。説明書竟把“丙肝”印成了“丙肺”。

證實藥監局判定這些試劑是假藥

記者把從朝陽區婦幼保健院檢驗科裏帶出的試劑提供給了北京市藥監局。藥監局的相關負責人仔細觀察後告訴記者,這些試劑是假的。

他説,試劑的包裝上沒有生産企業、批准文號、産品批號,只有生産日期和有效期,而且沒有一個漢字,這是不符合有關標準的,僅僅從包裝上看就是典型的“三無”藥品。

這位負責人向記者介紹,正規的試劑起碼從包裝上應具備以下條件——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五十四條規定:藥品包裝必須按照規定印有或者貼有標簽並附有説明書。標簽或者説明書上必須註明藥品的通用名稱、成分、規格、生産企業、批准文號、産品批號、生産日期、有效期、適應症或者功能主治、用法、用量、禁忌、不良反應和注意事項。而按照有關規定,進口試劑也應有中文説明和標識。顯然,朝陽區婦幼保健院檢驗科的這些試劑是假的。

“至於這些假試劑會不會影響化驗的結果,在沒有經過權威檢測之前還不能夠下結論。”這位負責人説,“一般來説,假試劑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沒有廠家,沒有文號和批號,更沒有藥效,就是説根本檢測不出來結果或者説結果是不準確的;另一種情況的假藥是儘管沒有生産企業、批准文號、産品批號,但它可以化驗出結果並且結果是正確的,甚至對這樣的試劑進行檢測,結果也很有可能各項指標都符合國家標準。但即便這樣,假藥就是假藥,沒有到藥監部門註冊、備案,沒有取得批號、文號的企業,生産出來的藥品,其品質是無法保障的。”

幕後醫藥代表自稱供藥一年多

醫藥代表小于為朝陽區婦幼保健院提供了哪些“三無”試劑?提供了多久?價格是多少?帶著這些疑問,記者決定接觸並採訪小于。

3月31日,星期五,是該醫院和醫藥代表結賬的日子,這天上午10點左右,一個熟悉的身影進入了記者的視線,記者看到了穿深色西裝上衣、留著分頭的小于,他用塑膠袋裝著兩大盒試劑,和門口的醫生打了招呼後,很自然地走進了2樓檢驗科的體液室,隨後他將塑膠袋放進了一個櫃子裏。大約一分鐘後,他又走進了生化室,拿了一個單子後找領導簽字。大約半個小時後,小于來到醫院7樓的會議室,當時在這裡等候結賬的有五六個醫藥代表,其中包括李強,倆人寒暄了幾句後,李強將記者引見給了小于,並和小于互留電話。

4月2日上午,記者打電話給小于,約定中午在朝陽區某超市附近見面。見面後他給記者提供了一份試劑報價單,其中甲肝9元、丙肝6元、唐氏95元、優生五項30元、風疹8元、單純皰疹8元。他告訴記者,一年多以前他就開始向朝陽區婦幼保健院提供這些試劑,和醫院有關科室領導的關係相當好……

説法醫院購假藥將被查處

昨天,記者將掌握的有關情況舉報給北京市藥監局,藥監局領導對此事高度重視,並表示要立即展開調查,情況一經核實,將對相關單位和個人進行嚴厲查處。

據北京市藥監局的相關負責人介紹,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品管理法》第三十四條規定,藥品生産企業、藥品經營企業、醫療機構必須從具有藥品生産、經營資格的企業購進藥品;但是,購進沒有實施批准文號管理的中藥材除外。

那麼,如果醫院違反了有關規定該受何種處罰?北京市藥監局的相關負責人介紹,醫院如果從無《藥品生産許可證》、《藥品經營許可證》的企業購進藥品的,應責令改正,沒收違法購進的藥品,並處違法購進藥品貨值金額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罰款;有違法所得的,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吊銷《藥品生産許可證》、《藥品經營許可證》或者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書。

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簡介

朝陽區婦幼保健院,始建於1982年,是一所集預防、保健、臨床、科研、教學于一體的二級甲等婦幼保健機構。承擔著朝陽區常住人口及附近流動人口的婦幼保健任務,是全區婦幼保健技術指導中心和培訓中心。在醫療衛生服務工作中,其擔負著參與救治婦科、産科、兒科及計劃生育的急、危、重症病例,接受下級醫院轉診、會診及診治疑難病症的工作。——摘自中華現代女子網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