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衛生事業與醫療體制改革  /  觀點·評論
醫療衛生為什麼不能完全市場化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23  | 文章來源: 中國青年報

醫療衛生領域市場失靈

醫療衛生成為兩會的熱門話題,群眾關注的焦點。因為醫療衛生維繫著人民的健康,而健康是生産力,是無價的財富,社會發展需要健康的人力資本,而社會發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人民的健康和幸福。我們面臨的問題是“生命是無價的,資源是有限的”,如何配置有限資源,使資源的使用更有效。

首先要討論的是醫療資源配置是由政府主導好,還是由市場主導好。

大家公認,中國經濟近20年的奇跡是市場力量的結果,市場極大地釋放了中國人的能量。但是,醫療服務市場的資源配置能不能由市場來解決?

市場能配置資源,是因為它有完全競爭的機制———以利潤為導向、以消費者滿足度為追求、供給雙方在市場中博弈,最後達到均衡而有效地配置資源。但醫療市場結構不符合“完全競爭市場”的基本假設,由於公共品、外部性、不確定性、資訊不對稱、誘導需求、壟斷等引起的市場失靈,醫療衛生市場不能有效地配置醫療衛生資源。

中國近10年來醫療衛生發展非常快,但發展趨勢是所有的資源投在了大城市、大醫院和高精尖技術上,這就是市場的導向。

預防和健康教育恰恰是社會效益最高的。然而在市場機制下,預防醫學可以給醫院帶來的收益不大,所以市場不會引導醫療資源走向預防和健康教育。

可以看看國際的經驗:為什麼大部分資本主義國家都採用了政府在醫療衛生領域或者是主導或者是干預越來越多的方式?這就説明瞭市場是失靈的。

我在美國讀書的時候,又讀了白求恩的傳記,非常有感觸。白求恩出生於一個很好的家庭,受了很好的教育,是20世紀30年代全球少有的能做開胸手術的名醫。當時也處於一個快速發展過程中的美國,他所行醫的工業重鎮底特律有很多貧民,看不起病,十分悲慘。白求恩就給窮人提供免費的服務。但他一個人解決不了問題,又靠他的影響力發動醫生行會給窮人提供免費服務。但是他發現,他們的努力杯水車薪,如果沒有政府的干預,窮人醫療這個問題根本解決不了。

白求恩在20世紀30年代有個機會去前蘇聯開會,發現他那麼多年想要解決的問題在當時的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已經解決了,因為前蘇聯是全民醫療。於是他就加入了共産黨,之後來到中國。白求恩犧牲後26年,他的祖國加拿大在1965年實現了全民健保,而美國也是在1965年為窮人和老年人提供了醫療保險。

我國過去政府主導醫療衛生的經驗以及其他國家的經驗也證明,由政府主導的醫療衛生體制在公平和效率的平衡上要比由市場主導的體制好。

醫療衛生應成評價社會發展的第一指標

如果我們投資健康,對健康最重要的決定因素是什麼?從理論到實踐,國際上公認,在健康的生産中,醫療保健、生活方式、環境、遺傳因素是主要決定因素。其中,生活方式佔60%,環境佔15%,遺傳因素佔15%,醫療服務只佔10%。

從這點上説,我們常常把醫療衛生的重任都壓到醫院和衛生部門身上,似乎是對他們的要求過高了一點。因為健康不是醫院能夠解決的,醫院只是最後一道門檻。“上醫治未病之病,中醫治將病之病,下醫治已病之病”。因此,最好是讓人不得病———要大力進行健康教育,使老百姓有健康的生活方式,同時改善我們的生活環境。近年來,我們的環境污染使得癌症發生概率很大,連農村人的癌症發病率都很高。因此,我們要從良好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環境的源頭上投資健康,改善健康。

中國的醫療衛生改革不能再停留在衛生系統,頭疼治頭,腳疼治腳,只改革醫療機構,醫藥分家、招標採購,都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而且常常對一種扭曲的糾正會導致另一種扭曲。

我們要有大視野、大格局和大手筆。只有把醫療衛生的改革和發展納入到整個社會經濟改革和發展的大框架內,才能保證醫療衛生改革的真正落實。

我們現在真正面臨的問題是找對醫療衛生發展的方向———我們到底要走向何處,我們的目標是什麼,到底需要設定什麼樣的戰略來實現我們的目標。其實,我們不怕發展得慢,就怕總在原地打轉,將很多的資源都浪費掉。

我們應該有明確的目標。改革發展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提高人們生活水準,讓人們活得更健康、更長久、更幸福。醫療衛生指標應該是評價社會發展進步的綜合指標中最重要的指標。雖然改革時我們的初衷是全面發展,但最近20年來的發展還是濃縮到了經濟上,而經濟的發展又歸結為GDP的增長。這使得政府在公共衛生的投入下降、片面追求經濟增長,考核各級官員的指標都是GDP的增量,導致地方官員不惜代價地追求GDP的增長。

單純追求GDP的發展模式,使得我國的空氣、水、教育、環境品質下降,使我們付出了巨大的健康和社會成本。實際上我們的發展進入了一個惡性迴圈———靠我們健康的、廉價的、高品質的勞動力帶動了整個製造業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污染了我們的環境,破壞了我們的生態,損害了我們的健康。我們賺了很少的一點辛苦錢和血汗錢,最後使很多的矛盾壓到了醫院。醫院現在面臨的問題是改革開放20多年社會矛盾的集中表現。

我國現在的疾病譜是發達國家的疾病譜,以目前的每人平均收入水準已無法解決。現在中國人死亡率最高的是癌症,但是全球都沒有治療癌症的辦法。我們要解決的最根本問題是要改變增長方式。必須有明確的目標和配套的措施,才能保證經濟發展給人民帶來幸福和健康。

大量進口高利潤藥品器材導致看病貴

醫療服務,醫藥、醫療器材及相關行業,應該成為我國新的經濟增長點。藥品和醫療器械在全球是利潤最高的行業。而在我國,恰恰這兩個行業主要靠進口。

我們的醫療服務非常便宜,貴就貴在藥和器材上。為什麼?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很多藥和器材靠進口,而且我們的價格又是美國的兩三倍,病人的負擔當然很重。

我們為什麼把這些高利潤的産業都拱手相讓,而僅僅發展那些附加值低、破壞環境、耗費大量能源和廉價勞動力的産業呢?在這個所謂的世界加工廠,工人在非常惡劣的環境下工作,健康被嚴重損害,將來誰給他們支付醫療費用,誰來埋單?

關於醫療服務,如何在我們現有的基礎上因勢利導,創造出我們中國自己特色的醫療服務體系?醫療服務和別的消費(如吃飯、住賓館)的不同在於,消費者有趨高的心態,而且資訊不對稱。

國外很多研究證明,醫療衛生是不完全競爭的市場,在患者自由選擇醫院和醫生的競爭環境下,由於醫患之間存在嚴重的資訊不對稱,患者缺乏搜尋最低價格的意願與能力,通常選擇品牌醫院、名醫和高新設備,導致醫院之間競爭方式常以非價格的方式為主———

醫院為了吸引醫生和病人,就傾向於多提供可以提高醫院品牌的各項設備,形成設備的閒置與浪費,誘導病人過度檢查,造成醫療資源配置的無效率,也使醫療成本不斷上升。而醫院多提供設備所增加的成本則轉嫁給保險者或病人負擔。

現在北京、上海、廣州這些城市,每人平均高科技設備超過任何一個發達國家。可以説,目前醫院所選擇的藥品、器材設備超過社會的最適值,成為“看病貴”的原因之一。美國的經驗和中國近10年來的事實也證實了:在患者主導的醫療市場,競爭不僅不能降低醫療費用,反而刺激醫療價格快速上升。

既然老百姓看病都想看好醫生、看好醫院,都有趨高心態,那麼我覺得國際連鎖經營企業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比如麥當勞,如果只有王府井一家,肯定要排隊,但現在麥當勞遍地都是。我們為什麼不也在這個領域做這個工作呢?在北京,同仁、協和這樣的大醫院,誰都想去看病,那麼我們可以因勢利導把它做大做強,將它做成所謂的醫療服務集群。

醫療服務集群能成為中國醫療服務發展模式的另一個優勢,就是我們是一個人口大國。大國有大國的難處,但是大國也有大國的優勢。我們擁有巨大的市場,醫務人員有豐富的實踐經驗。我們醫院的門診量非常大,很多醫院五六千的門診量很正常,甚至上萬。國外的醫院不可能實現這麼大的門診量。經濟規模使得醫院的平均成本下降,即“薄利多銷”。我們應該利用人口眾多的優勢和醫療服務的特點,進行一些醫療資源的整合,從三級醫院一直到社區醫療服務,組成一個網路,形成集群。這也是國外醫院發展方向。

總而言之,我國應該實施健康強國的戰略。我們要把醫療衛生的改革和發展納入到整個社會經濟改革和發展的大框架內,要利用大國優勢,將醫療衛生以及與其相關聯的生命科學、醫藥、醫療器材領域作為未來經濟發展的增長點。我們不僅要成為世界的製造中心,也要成為世界的醫療服務中心、醫藥中心、醫療器材中心和生命科學中心。

李玲: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教授、副主任。美國匹斯堡大學經濟學碩士、博士,曾任教于美國馬利蘭州立Towson大學經濟係、香港理工大學管理系。目前兼任衛生部政策與管理研究專家委員、北京市政府顧問、世界銀行中國醫療衛生改革專家顧問。(李玲)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