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衛生事業與醫療體制改革  /  圖片報道
“全國牙防組”在京滬被訴 疑其不具認證資格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17  | 文章來源: 新京報

■核心提示

日前,在牙膏、口香糖廣告中頻頻露臉的“全國牙防組”,在北京和上海兩地遭遇訴訟,質疑焦點是不具認證資格和誤導消費者。

記者調查發現,這一機構既非官方組織,也非民間機構,由於沒有經費來源,其存在18年間一直與企業投入有所關聯,其認證生涯從1992年即已開始。

該組織有關負責人稱,全國牙防組的模糊身份曾經給牙防事業帶來便利。但現今它卻成了一切質疑的根源。

在牙膏、口香糖廣告中頻頻露臉的“全國牙防組”,其權威性被質疑是從這幢樓開始的。

它在北京大學口腔醫院的深處,曾是一處學生宿舍樓。墻面上層層疊疊的藤蔓枯死著,宿舍樓也就更顯得黯淡。

四樓樓道口,一連串醫院科室的牌子貼在墻上,其中一個就是“全國牙防組”。

去年6月,新華網發文指出,安身於此的全國牙防組,裏面只有兩個人兩張桌。

隨後的質疑接踵而來。

中國公益網主編李剛在2005年7月對牙防組進行起訴,認為其不具有認證口腔保健品的資格。今年2月7日,上海律師陳江以相同事由,起訴牙防組。

“我感覺受到了欺騙,且被蒙蔽了很久。”陳江説,很多消費者和他一樣,一直以為牙防組是一個權威的官方組織。

“它是一個由政府領導的專家組。”牙防組辦公室秘書陳紅否認了全國牙防組只有兩個人的説法,稱其有50多名成員,基本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口腔醫學院。

全國牙防組究竟是半官半民,還是非官非民?張博學面對媒體質疑,只是説,“身正不怕影斜。”他的身份是全國牙防組副組長。

他説,全國牙防組的模糊身份曾經給牙防事業帶來便利。但沒想到的是,現今它卻成了一切質疑的根源。

“權威認證”無認證資格

在國務院認證認可監督委員會下屬的認證機構目錄中,並沒有全國牙防組。

3月2日,李剛去朝陽法院和被告方交換證據,看到了樂天(中國)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樂天公司”)與全國牙防組簽訂的協議。

“樂天公司每年給的贊助費就有10萬。”李剛説,他在這份協議中還看到了一項樂天公司給全國牙防組支付的實驗費,數額以百萬計。

作為樂天公司所有公關活動的負責者,博抱堂廣告公司承認了這一實驗存在。

該公司的“樂天小組”具體操作樂天的公關事務。樂天小組的牛先生説,日本樂天公司進入中國市場最初幾年很艱難。後來和全國牙防組一同組建了一個木齒健專家組,以推行木糖醇對人類牙齒有益這一成果。

2005年,樂天公司委託全國牙防組做一個“木糖醇+2”的實驗,看它對牙齒的早期蛀斑的修復。樂天公司承擔所有的實驗費用。但這項實驗具體涉及多少實驗費用,牛先生稱並不清楚。

“所做的實驗只是針對‘木糖醇+2’的作用,樂天公司只提供産品。並不是像外界所想像的那樣,公司花錢買一個認證。”他説。

但李剛否認了這一説法,“協議內容很明確,都是針對樂天木糖醇口香糖的,而不是只研究‘木糖醇+2’的科技意義。”

李剛説,這讓他更加懷疑全國牙防組對樂天木糖醇口香糖的認證是帶有某種商業交易的性質。

他起訴的另一個原因是,在全國認證機構的上級管理部門———國務院認證認可監督委員會下屬的認證機構目錄中,並沒有全國牙防組。

之後認監委給予了李剛書面答覆:“我委已與國家衛生部形成統一意見,將口腔保健用品認證工作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認可條例》的規定,納入全國認證認可統一管理,現正著手制定統一的認證基本規範和認證規則。”

李剛説,這正説明,全國牙防組並無認證資格,但是之前在各種廣告中已經大量出現了“全國牙防組權威論證”的説法。

全國牙防組官方網站顯示,已為9種産品提供了認證,其中包括寶潔公司所屬的佳潔士含氟牙膏。

牙防組給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寶潔公司曾為中國牙防基金會捐資1000萬。

對此,張博學曾對媒體表示,“企業對牙防組的支援非常有必要,但與認證完全是兩碼事,不是搞權錢交易”。

口腔醫院裏的牙防組

這個組織不要國家編制,不要經費,不要基本設備。“在當時,只有這樣操作,這個組織才有可能被允許成立。”

“牙防組是眾多口腔專家要求建立的。”全國牙防組副組長張博學説,他是全國牙防組中最早的專職人員之一。專家們的初衷是,增設一個新的政府機構,但這一想法最終未能實現。

1988年8月下旬,全國各地共有七八十位口腔專家集聚北京,參加一個由中華口腔醫學會召開的座談會。

當時到會的包括口腔界的“四大家族”:北醫大、華西、上海第二醫科大學和第四軍醫大學。他們強烈要求衛生部的領導到會聽取中國牙病的嚴峻形勢。

“會上的很多資訊都讓我印象深刻。”時任衛生部醫政司司長的張自寬參加了座談。他回憶,專家們做了一份中國口腔流行病學調查。調查顯示,當時中國13億人口有40億顆蛀牙,60歲以上的老人平均每天掉牙11顆;而中國的牙科機構、牙科醫生則少之又少,發達國家的口腔科醫生佔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一,而中國是十萬分之一。

與會專家一致要求衛生部設立一個口腔衛生司,或牙病防治司,至少也要設立一個口腔衛生處,或牙病防治處。理由是,很多發達國家在衛生部都設有專門的機構,一般都要設司、局級的機構。“老教授們群情激昂。他們説這個意見已經提了10年,一直沒有解決。”張自寬回憶。

而當時,中國正處於全面改革開放的時期。對於政治體制改革的要求是精簡機構。原有的機構都面臨調整、合併。要求增設機構就像是天方夜譚。

張自寬想出了一個變通的方法,成立一個組織,由三個層面的人員構成,一是在職的衛生行政官員;二是口腔界的專家;三是牙防工作者。這個組織不要國家編制,不要經費,不要基本設備。“在當時,只有這樣操作,這個組織才有可能被允許成立。”

“那也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時任北京醫科大學口腔醫學院院長的張震康,也參加了座談會。他堅持這個組織一定要有衛生部官員參加,而且要領導這個組織,“在中國,沒有政府領導,很多工作會很難開展。而且領導必須是一把手。”

衛生部領導來徵求張震康的意見,希望能將這個組織落實到一個口腔醫院裏。張震康同意了。他在醫學院中騰出了一間房,裏面安置了兩名專職教授,再買了些紙張和筆,這個全國性的牙防組織就開始啟動了。

1988年12月,衛生部批准成立全國牙防組,衛生部醫政司司長張自寬擔任第一屆組長,北京醫科大學、上海醫科大學、四川口腔醫學院等一些學院院長擔任副組長,其他成員均是來自各口腔醫學院的專家和牙防工作者。

此後,在各個省、自治區、直轄市也都以相同的模式,成立相應的牙防指導組,它們也都挂在各省市的口腔醫學院內。

最初的贊助者

當時牙防組一萬、兩萬的活動經費,完全是由牙膏工業方面支援的。

“我們的支援,不要求做廣告,不要求回報。”

由於沒有經費,全國牙防組一開始就必須依賴“贊助”開展活動。

張博學説,全國牙防組的任務主要是,協助衛生部制定全國牙病防治工作和有關專業技術人才培養規劃,組織協調全國牙病防治工作,促進牙病防治重大成果和新技術的推廣使用,並在相關領域進行學術交流與合作。當時,主要的工作形式就是開會。但是,這個組織連開會的經費都沒有。

“1989年,中國的第一次全國牙防組會議,大夥兒是坐在教室的板凳上開的。”

張震康説,當時他想將會議安排在賓館裏開,可實在籌不出錢。就連會後一塊兒聚餐的飯錢都沒有,“會後,大夥就一同吃盒飯。”

張震康將醫學院的大教室騰空,放了許多椅子,最後連硬板凳都用上了。衛生部部長、老教授、老專家都聚集到這間教室裏,其中一位80多歲的老教授也坐在板凳上參加會議。

在最初對全國牙防組進行的贊助活動中,焦玉峰起到了關鍵的作用。

焦玉峰是中國牙膏工業協會的副理事長。上世紀60年代,在他的帶領下,中國生産出第一支含氟牙膏。“可當時中國一半以上人不刷牙。牙膏賣不出去。”

焦玉峰那時就提倡“醫、工、商”相聯合。醫務界要指導如何生産能起到口腔保健作用的牙膏,牙膏工業進行試驗,商業界加強流通環節。

這樣就能打開牙防局面。全國牙防組的成立正契合了焦玉峰醫工商相聯合的想法。

“那時,牙防組每次進行活動都先和我聯繫。”焦玉峰説,他們要開會之前都會和他説有多少人參加、需要多少經費,他就去想想辦法。當時一萬、兩萬的活動經費,完全是由牙膏工業方面支援的。“我們的支援,不要求做廣告,不要求回報。”

焦玉峰資助的費用用於各個方面,“宣傳畫冊的費用也是牙膏工業方面出的。”從第一份宣傳資料,到後來的宣傳畫,全國牙防組提前做出計劃,核算出經費。當時協會下有200多個會員,焦玉峰就發動所有的牙膏廠支援,提供贊助。

回報還是出現了。全國牙防組在進行了第一年的宣傳後,當年各個牙膏廠的牙膏就脫銷了。

牙防基金會融資渠道

許多企業紛紛以現金和實物等不同形式投入資金,很快,牙防基金會的資金從1000萬就積累到2000萬。

上世紀90年代,牙防基金會的成立,給全國牙防組帶來了新的融資渠道。

這個融資模式,是由一家企業帶來的。

廣順公司深圳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李世俊是這個建議的提出者。這個公司由建設部、內貿部、水利部的長江辦公室及香港的力保集團投資。由於投資規模比較大,李世俊想到,用這些資金中的一部分支援衛生部做一些口腔保健工作。

當時李世俊已派人到美國進行考察,兒童的口腔保健應該注意哪些方面,“他們回來説,應該抓預防,對兒童要進行窩溝封閉,這樣能防治。”這種方法在國際上已經比較成熟,但在中國口腔界還沒有推廣。當時,國內已有試點,但遭遇資金短缺。

李世俊建議成立一個牙防基金會,廣順公司來承擔100萬的啟動資金。他想到了創辦已有五六年之久的全國牙防組。他認為,“如果沒有經濟上的長久支撐,牙防組就不可能有持續健康的發展。”

其實,在牙防組成立之初,衛生部醫政司司長張自寬就提出想成立一個基金會,以牙防基金的形式來開展全國的牙防工作。

但由於全國牙防組剛成立,它的影響力還沒被企業所認識,所以這個想法也就未能落實。

全國牙防組將李世俊的建議報到衛生部,得到了支援。當時的有關領導人還提出100萬太少了。張震康找李世俊商量,能否再加一個零。

李世俊請示了當時的建設部和內貿部的相關負責人。他們馬上表態,同意再加一個零。

1994年,中國牙病防治基金會成立,張自寬擔任理事長,建設部的一名司長和李世俊擔任副理事長,內貿部出了一個相當於司局級的領導介入基金會的高層領導班子,以示支援。

全國牙防組在得到1000萬資金後開始脫胎換骨。李世俊的廣順公司承擔投資和組織的責任,全國牙防組負責技術把關。衛生部、教育部和全國牙防組聯合發文件,在全國26座城市發動牙病預防運動。首站試點在昆明。

基金會成立之後,許多企業紛紛以現金和實物等不同形式投入資金,很快,基金會的資金從1000萬就積累到2000萬。

牙防組的南寧示範

“在做預防的同時,再做治療,通過治療來帶動預防。這樣的效果會好很多。而且賺的錢比單純做治療要多。”

李世俊沒多久就離開廣順公司深圳股份有限公司。

“做牙病預防的投入實在太大。”1000萬的投資最後回收不到400萬。李世俊決定自己創業。

李世俊注意到一個“副産品”:當全國牙防組對學生和家長進行口腔保健宣傳時,也帶來了對治療的需求。

“當初這是一個意外的發現。”李世俊開始在南寧對少兒進行窩溝封閉時,他留意到,在給學生做預防時,一般都會有一個甚至幾個家長陪同,他們除了會關注孩子牙齒的狀況,同時也會考慮到自己是否有牙病。

“所以在做預防的同時,再做治療,通過治療來帶動預防。這樣的效果會好很多。而且賺的錢比單純做治療要多。”

在全國牙防組的建議下,李世俊將原先的窩溝防治中心做成了南寧天使口腔防治院。

全國牙防組將它列為全國口腔保健示範中心。

南寧患齲率大幅下降,從48%降到30%多。而牙病的防治和治療收入則大幅增加。南寧天使口腔防治院只用了8個月時間,從4台治療椅擴大到16台。

李世俊現在在南寧有一個公司,百色有一個,上海有三個公司,並和清華大學合辦了專門研製口腔高科技治療的公司,全部投入在2000萬以上。

是否“商業化”

全國牙防組對口腔保健用品進行認可和推薦從1992年就開始了,併為此成立了一個專家評審委員會。

全國牙防組的實力愈來愈強,成員從原先的20多位上升為50多位,並在牙防的各個領域成立了7個不同的專家委員會。

記者在全國牙防組的網站上看到,其成員包括衛生部官員和來自全國數十個口腔醫院的醫生,其中還有一些兼任院長職務。

牙防組辦公室秘書陳紅説,每年都會召開一次全國牙防組工作會議,主要成員都會參加。牙防組還在每年的“愛牙日”組織一些有關口腔保健的宣傳活動。

該組織提供的資料顯示,其主要專職人員為兩人。

其實,全國牙防組對口腔保健用品進行認可和推薦從1992年就開始了,併為此成立了一個專家評審委員會,由部分全國牙防組成員和幾大口腔醫學院校從事口腔保健用品研製及臨床驗證工作的有關專家組成。具體負責口腔保健用品品質評審工作。

副組長卞金有在一次推薦優質口腔保健用品會議上説,評委會根據生産廠家或單位要求,在自願合作的基礎上,按照我國有關口腔保健用品的品質標準和衛生標準,並參考國外的一些標準對一些口腔保健用品,如牙膏、牙刷、漱口液等進行了嚴格的檢測和品質評審。

最初,推薦的都是些國有品牌,直到寶潔公司進入中國,情勢發生改變。他們迅速地與全國牙防組建立了聯繫,併為中國牙防基金會捐資1000萬。

全國牙防組為寶潔的佳潔士含氟牙膏做了認證,並在佳潔士的廣告中頻頻出現自己的“權威認證”形象。

曾在最初“贊助”了牙防組的焦玉峰説,他一直反對醫務界為牙膏行業做宣傳。

因為牙防組只要宣傳刷牙,就會促進牙膏工業,而不要宣傳哪個産品。他擔心一做廣告,商業化了,就不實事求是了。“我當初支援牙防組進行保健宣傳,是為了提高群眾對牙齒的保護意識、保健意識,而不是宣傳産品。”

《中華人民共和國認證認可條例》明文規定:“認證機構禁止接受企業的任何贊助、資助”。

對全國牙防組提起訴訟的李剛説,打這場官司只是覺得認證機構應該得到規範。

“而作為一個國內知名度如此高的權威組織,更要注重自己的公正、中立和透明。”

“我不相信什麼認證。”身為中國牙膏工業協會副理事長,焦玉峰現在什麼牙膏都用。他説,因為牙膏的基本配方就是一個,只是多些不同的添加劑,工藝、科技等各方面都沒有很大差異,最大的區別還是在於行銷手段上,“只要是通過國家品質監督局檢驗的牙膏,刷起來都一樣。”

“百度”一下“全國牙防組”,找到相關網頁約25700篇。日前,全國牙防組在京滬兩地遭遇訴訟,其權威性被質疑。

■連結

全國牙防組被訴案件時間表

●2005年9月26日李剛在朝陽法院,起訴衛生部樂天公司和物美賣場。起訴理由為,全國牙防組對樂天口香糖的認證有欺詐消費者之嫌。法院不予受理。理由為衛生部作為行政機構不能作為民事案件的被告。

●9月28日李剛將衛生部改為全國牙防組,起訴于西城法院。法院立案。

●11月8日法院做出裁決,以“全國牙防組不具有獨立法人資格,不能獨立承擔民事權利和義務”為由,駁回相關內容,余案移交朝陽法院。

●2006年2月23日李剛去法院進行“談話”。

●3月2日李剛和樂天公司雙方交換證據。

●2月17日陳江以全國牙防組等4方為被告起訴至上海市閔行區法院,理由是:全國牙防組對樂天木糖醇口香糖作出的認證涉嫌欺詐消費者、誤導宣傳。(閭宏)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