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中國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  /  物價與價格總水準
成品油價格蓄勢三級跳 兩會後漲幅可能超過20%
中國網 | 時間: 2006-03-07  | 文章來源: 中證網

    “兩會”中的北京,加油站的93號汽油價格還是穩穩地停在4.26元/升。這個價格從2005年7月23日零時起已經存在了七個多月,超過調價週期的歷史紀錄。發改委此前時隔最遠的兩次調價是在2004年8月25日到2005年3月23日,接近七個月。

  但不調價並不意味著市場風平浪靜。在國際石油市場上,石油價格在超過60美元/桶的高位上醞釀著第三個星期的上漲,而國內煉油廠已經産生數十億虧損。

  業內人士認為,發改委通常在每年的3月份都要進行一次價格調整。由此推測,北京加油站汽柴油的價格牌將很可能在三月份翻新,在創紀錄的長時間“沉默”後爆發,以93號汽油價格為例,可能躍過5元/升大關,創造一個新的漲幅記錄。據稱,政府決策層的沉默將在兩會後打破,屆時將有一次大幅度的成品油價格上漲。一位中石化消息人士則説,國內成品油價格第一步的漲幅可能超過20%。

  專家稱,此次價格上漲可以看作目前熱炒的成品油定價機制改革的一部分或“先遣隊”,由於在新的定價機制中成品油價格將更積極地調整,眼前這個不調價的記錄將來很難再被打破了,未來成品油的價格變動也將非常頻繁。

  但價格調整易,定價機制改革難。成品油定價機制改革在多方猜測中仍然“按兵不動”。發改委能源局人士此前告訴記者,成品油定價機制改革是牽一髮動全身的大事情,協調各利益群體成為改革的關鍵。中國石化副董事長王基銘在兩會期間也坦言:“從政府來講,一旦漲價,就要考慮到對消耗部門給予相應的優惠等因素,以作平衡,所以成品油的價格機制改革遲遲未推出。”

  新方案呼之欲出

  儘管政府方面還沒有證實,市場傳言已經描繪出成品油定價機制改革的框架:成品油價格將與國際原油價格接軌,增加調價頻率。

  中國能源網資訊總監韓曉平認為,價格並軌是石油市場化建設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只有將中國市場的石油價格與全球價格體系銜接起來,中國市場才會融入全球供需體制,中國的需求才會形成“低谷效應”,全世界的石油才會源源不斷地流向中國。

  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哈繼銘説,人為壓低成品油價格表面上抑制了通貨膨脹,實際上比通貨膨脹對經濟的危害更大,它導致不合理的資源分配和經濟過熱,縱容能源浪費,通貨膨脹假像還容易誤導貨幣政策,增加金融風險。另外,中國人為壓低的燃油價格對國際油價的影響不可忽視。

  中石化副董事長王基銘説,總的趨勢還是要調整、要放開,應該要早日理順成品油價格機制。

  中石化財務總監張家仁對改革方案的出臺給予良好的預期,“希望改革方案出臺後能扭轉煉油行業在國內外價格倒挂情況下的鉅額虧損。”

  業內評價不一

  但也有專家認為,市場流傳的改革方案並沒有解決實際問題。

  中石油經濟技術研究中心高級工程師龔金雙説,與國際原油市場掛鉤的改革方案,主要是為了解決煉油企業虧損的問題,其他沒有看出什麼有進步的地方,原來定價機制沒有解決的問題,新的方案也不能解決。“二者都不能真實反映國內的供需關係,以前的緊張狀況還將存在,該囤油的還是會囤油,我們的改革方案不能只考慮讓煉化環節盈利。新的方案實施之後,落後的煉廠就被保護了,這違背了市場經濟規律。”

  龔金雙認為,“目前的真正問題不在於定價機制,而是國家怎樣考慮國民經濟承受能力的問題。如果想與國際接軌,想實時調價,在現在的機制上也完全可以調價,去年5月份,國際油價在上漲,而國內成品油價格卻在下調,如果不考慮國民經濟的承受能力,一樣可以上調。”

  石油管理幹部學院韓學功教授説,成品油價格改革宜穩不宜亂,完全開放確實需要一個過程,“目前我國成品油市場尚未成熟,完全依靠分散市場自主地形成價格,勢必存在著一定的盲目性。”

  一家歡喜幾家愁

  成品油價格的提高短期內將在中國市場上製造“一家歡喜幾家愁”的局面。由於原油需求和原油加工量在2006年都有所增長,將首次超過3億噸,量價齊升將創造長期利好。中石化和中石油兩大煉油寡頭將直接受益。

  此次改革農業方面是政府最大的顧慮。哈繼銘説,政府應當制定相應的有針對性的補貼措施,對包括農民在內的弱勢群體給予直接補貼,從財政預算中支付。

  一項來自中金公司的調查報告顯示,成品油成本在運輸業、原材料業(化工、冶金等)、採掘業等行業中佔總成本的比例較高,而在工業製成品製造業中的比例較低。假設成品油價格上漲的幅度為每桶5美元。在其他條件都不變的情況下,運輸業受到的影響最大。水上貨運業的利潤率會下降約50%,航空運輸業的利潤率也將下降約10%—15%;化工業(包括化肥、有機化學産品等行業)利潤率有明顯的下降,降幅約為20%—30%;採掘業、金屬冶煉及壓延行業、水泥、玻璃、發電等行業所受影響也比較大,利潤率下降幅度約在10%—15%左右;工業製成品製造業受到的影響相對要小,利潤率水準下降的幅度約在3%以內。

  業內人士稱,價格改革之外的配套措施是這場改革最關鍵和最複雜的地方。由於産油省大多經濟相對落後、資源價格上漲對地方經濟發展的影響很大,石油上游的資源稅是否在近期內調整以配合下游的成品油價格機制改革值得注意。另外,沿海經濟發達地區儲備不足,屢次遭受“油荒”的威脅,這些問題都需要平衡和協調,地方的要求能否在此次改革中得到體現也值得繼續關注。 (中證網 記者 林威 北京報道)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