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中國網專題  /  中國加強和改善宏觀調控  /  媒體論調控
中華工商時報:宏觀調控應遵循資本運作規律
中國網 | 時間: 2005-04-19  | 文章來源: 中華工商時報

宏觀調控實際就是指宏觀經濟政策。我們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時間還很短,有些事情剛剛開始,經驗還不足,即使宏觀經濟政策上出了點偏差也沒什麼大驚小怪。就是搞了多年市場經濟的發達國家,它的宏觀經濟政策也經常有偏差有討論,但如果把宏觀調控抬到執政能力的高度,就意味著不允許領導出錯也不允許政府的政策有任何的閃失,其實,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搞市場經濟,首先是學習而非創新。所以他説,對宏觀調控的理解應更客觀。

近日理論界有些青年經濟學家提出,應當深入研究宏觀調控的內涵、機制、程式等有關理論;同時提出,宏觀調控應發揮對資本、資金的價值取嚮導引作用,宏觀調控應按資本運作規律設計。

宏觀調控是有條件的

學界表示,近來,宏觀調控成為我國用得最頻繁的一個詞,政府、經濟學家、媒體都反覆談宏觀調控。有人形象地説,宏觀調控現在是一個筐,什麼都要往裏裝。但到底什麼是宏觀調控?要進行深入的研究。財政部財政研究所副

所長劉尚希説,首先,宏觀調控是有條件的,不是無條件的,是有限的,不是萬能的,並不是什麼問題都可以靠宏觀調控解決。其次,必須研究宏觀調控在什麼條件下應該實施?什麼情況下不應當實施?應該按照怎樣的程式實施宏觀調控?宏觀調控有沒有缺陷?市場有缺陷我們用宏觀調控糾正,那麼假如宏觀調控出了缺陷誰糾正?在糾正機制上應該怎樣設計?這些問題都沒有解決,都還有待於研究。他提到,這些問題不能避而不談。假如宏觀調控中如果出現了問題,恐怕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糾正其所造成的後果。他認為,應當可以對當前的宏觀調控做一個客觀的評價,不是評價政府的行為,而是從學術的角度討論一下,到底哪些宏觀調控做得比較好,哪些做得不夠妥當,甚至存在一些偏差?他希望,少談一點宏觀調控,多談一點宏觀管理,按照經濟學原理搞好中國的經濟建設。

宏觀調控也應遵循程式

針對當前有關方面的討論集中在對宏觀調控使用的是經濟手段還是使用行政手段上,劉尚希持不同看法,他説,用什麼手段是次要問題,更主要的問題是:宏觀調控應當遵循一個什麼樣的程式?宏觀調控既然是政府的一種行為,就應納入依法行政概念裏。然而怎麼依法?法律依據何在?宏觀調控是不是也應當有一個法律來約束?是不是想調就調?都要深入研究。

另外,宏觀調控到底調什麼?也是學界較為困惑的問題。劉尚希説,現在什麼問題都被冠以宏觀調控,總量問題提宏觀調控、結構問題也提宏觀調控、甚至三農問題的解決,土地問題包括土地制度問題、土地管理問題都當成宏觀調控來看待,這和經濟學中所理解的政府的干預、熨平經濟波動,已經風馬牛不相及了。劉尚希説,我們現在到底在用什麼樣的經濟學解釋中國特殊的矛盾、特殊的現象和特殊的問題,是需要研究的問題。

對現在社會上把宏觀調控的高度提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的説法,劉尚希認為,這樣的提法使人們不敢再去研究當前我國的宏觀調控問題和改進方向了。但事實上,市場機制有缺陷,政府配製資源也有缺陷,為什麼搞市場經濟呢?那就説明我們搞的計劃經濟是有問題的,那今天的宏觀調控到底是什麼?到底調什麼?經濟學家有經濟學家的理解、官員有官員的理解、政治家有政治家的理解、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理解,但是至今我們對此還缺乏一個科學、統一、權威的界定。

對宏觀調控的理解應更客觀

對於什麼是宏觀調控?怎樣看待它的作用?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部主任魏加寧博士認為,在經濟學家理解看,宏觀調控實際就是指宏觀經濟政策。我們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時間還很短,有些事情剛剛開始,經驗還不足,即使宏觀經濟政策上出了點偏差也沒什麼大驚小怪。就是搞了多年市場經濟的發達國家,它的宏觀經濟政策也經常有偏差有討論,但如果把宏觀調控抬到執政能力的高度,就意味著不允許領導出錯也不允許政府的政策有任何的閃失,其實,改革開放以來我們搞市場經濟,首先是學習而非創新。所以他説,對宏觀調控的理解應更客觀。

魏加寧説,當前很多時候我們把政府的行政管理職能和宏觀調控混為一談了。最近最典型的例子是,把環保納入宏觀調控體系。加強環保是非常正確的,但把環保納入宏觀調控體系,這樣做的後果是表面上強化、重視了環保,從長期來看實際上是弱化了環保。因為,如果環保跟著宏觀調控走,經濟過熱了,我們提高環保標準,停止一些項目;將來經濟發展趨緩時,難道為了鼓勵投資把環保標準再放下去?再比如銀行監管,我們主張銀行監管和貨幣政策分離,主要的理由就是銀行監管不能跟著宏觀調控走,不能銀根放鬆的時候,監管就放鬆,什麼項目什麼人都可以貸款。等到銀根收緊的時候,就加強監管,什麼都不能貸款。還是要從經濟規律出發,尊重客觀規律為好。

宏觀調控應按資本運作規律運作

另外也有學者提出觀點認為,今後我國的宏觀調控應按資本運作規律運作,這是和當前中國的投資客觀需求相聯繫的。

有數據表明,從2000年到2004年,我國房地産投資增長42.4%,2003年底,我國住房增加面積為5.5億平方米。而其中銀行住房貸款增加了43.4%,高於房地産投資增長。學者分析,這正是由於目前我國的投資渠道過於狹窄造成的,表明的是投資者在多種投資方面與政府的一種博弈。目前由於宏觀調控不是按照資本運作規律作為出發點和進行設計,銀行存款利率低,股市盈利空間小,所以很大一部分投資需求被不合理地、畸形地壓到了住房上。甚至國際投機資本都到中國來炒房地産。現在房地産佔銀行貸款餘額22.5%,銀行1/4的錢都投到房地産。但房地産有週期性的風險,而且在某種程度上房地産實際成了一個大賭場,十分值得擔憂。

這些學者提出,政府行為應該照顧到競爭照顧不到的地方,宏觀調控應當從調控資本、資金的價值取向進行。為此,應以符合資本運作規律的方法來調控供給和需求,特別是資本的投資需求,宏觀調控按照資本運作規律運作。才能堅持正確方向的改革,堅持可持續發展的改革,以解決中國經濟運作的短期矛盾和長期矛盾。(劉黃/文)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