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國家大局 思想理論 市場經濟 民主法制 學術思潮 科學技術 中外歷史 幹部教育
當代世界 參考文摘 社會觀察 黨的建設 文化教育 軍事國防 文學藝術 特別專題
 
  為什麼《聯共(布)黨史》會成為各國共産黨的必讀教材?(上) 聞一  
 

□聞 一

從上世紀30年代初開始,歐洲各國共産黨和支援蘇聯的各派人士逐漸對蘇聯的政策産生不理解,一種懷疑情緒在滋生和蔓延。最先引發這種情緒的是因基洛夫的被暗殺而在蘇聯土地上立即出現的大規模鎮壓。當時,最積極支援蘇聯、被人們稱為“親蘇分子”的法國著名作家羅曼羅蘭就曾于1935年6月親自跑到莫斯科,要求史達林對這樣的事做出解釋。

羅曼羅蘭向史達林提出了自己的,也是歐洲國家普遍存在的困惑:“您堅決鎮壓殺害基洛夫的陰謀的同謀者,您做得是對的。但是,在懲治陰謀者時,您要向歐洲的公眾和世界公佈被告者的謀殺罪行。”關於蘇聯在戰爭與和平的政策上,羅曼羅蘭也提出了疑問:“現在,不僅是和平主義者,而且蘇聯的許多朋友在這個問題上的觀點是迷失了方向的: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的意識被蘇聯與帝國主義的法國民主政府的軍事結盟攪糊塗了——這在有理智的人們中間引起了不安。在這裡有許多需要做出解釋的有關革命辯證法的嚴肅問題。”所以,羅曼羅蘭給史達林出謀劃策:“在我看來,蘇聯的政策不甚關心向自己的外國朋友指出自己某些行動的理由。而事實上,蘇聯有足夠多的這樣的理由,公正的和令人信服的理由。但它似乎很少關心這一點,而我要説,這是嚴重的錯誤:因為這可能引起,並正在引起對某些事實的不符合實際的,或者是有意歪曲事實的解釋。這正在千萬同情者中引起不安,因為我在最近一個時期在法國許多正直的人那裏觀察到了這種不安,所以關於這一點我應該給您提個醒。”

共産國際和各國共産黨也有著類似于羅曼羅蘭的不安。隨著30年代鎮壓和“大清洗”的殘酷進行,共産國際和各國共産黨的領導人都要求史達林做出解釋。因此,在國際方面,《簡明教程》就成了史達林向各國共産黨進行這種解釋的範本。在這方面,《簡明教程》所承擔的任務就是:向共産國際和所有的共産黨組織證明蘇聯的社會主義道路是惟一的社會主義道路;在共産國際和各國共産黨中間確立史達林的至高無上的權威;確認列寧─史達林的路線是惟一繼承了列寧路線的正確路線。

史達林要求參加共産國際的各國共産黨,都要走聯共(布)黨的歷史道路,這條道路就是要有一個這樣的政黨,“一個清除機會主義、對妥協主義者和投降主義者毫不調和對資産階級及其國家政權採取革命態度的黨”。這個黨應該學習馬克思列寧主義,而這個學説的核心就是與一切機會主義分子的決裂和分道揚鑣。史達林認為,這是聯共(布)黨的歷史道路的基本教訓。用史達林的話來説,這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理論不是教條,而是行動的指南。”因此,他要求共産國際要學習、宣傳《簡明教程》,並將其變為自己行動的指南。作為實際上主管共産國際事務的日丹諾夫,他更是在這方面竭盡全力來實施史達林的有關指示。

為了保證各國共産黨的學習,在到1939年10月一年的時期內,蘇聯就用15種語言(不包括國內各少數民族的語言)出版了1500萬冊、完全是用於國際方面的《簡明教程》。據《真理報》的1939年1月1日的資料:《簡明教程》在法國發行了15萬冊,最近還要發行15萬冊;在荷蘭,第一版發行2.5萬冊;美國共産黨中央通過決議出版10萬冊;瑞典共産黨中央決定出版5萬冊;比利時共産黨中央4萬冊。所以,日丹諾夫在聯共(布)十八大的講話中很是驕傲的聲稱:“應該坦率地説,自從有了馬克思主義以來,這是獲得如此廣泛傳播的第一本馬克思主義書籍。”這種坦率實際上揭示了當時的一個嚴重的事實,那就是學習《簡明教程》是淩駕於一切任務之上的,無論是學習馬克思、恩格斯,還是學習列寧,都是為了學習史達林的理論、學説和鬥爭方式。所以,在當時由聯共(布)中央又編輯出版了為學習《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而選編的列寧和史達林的著作選。這本選編材料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讀者清楚,《簡明教程》的結論都來自列寧的教導,史達林的決策都是列寧主義的繼承和發展。

共産國際執委會及其領導人季米特洛夫等自然不敢怠慢。因為,共産國際實際上是按照聯共(布)的模式建立起來的,無論是共産國際的執行委員會,還是參與其中的各國共産黨,實際上都無權獨立制訂自己的路線和就任何事件做出自己的決策,聯共(布)黨的路線就是它的路線,史達林的決策就是它的決策。遇事都得向史達林請示,結果都必須向他彙報。史達林通過日丹諾夫和聯共(布)駐共産國際代表曼努伊爾斯基等人嚴密監督和控制共産國際及其領導人的言行和活動。在《簡明教程》在《真理報》上分章發表的期間,共産國際執委會就迅速做出決議,要求各國共産黨要認真學習它。共産國際中也有個類似于聯共(布)宣傳鼓動局的組織——報刊鼓動處。它在總結1939年工作的報告中寫道:“為配合《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的問世,報刊鼓動部開展了專門的工作。一開始,當《真理報》還在按章發表該書的時候,我們的報刊就同時刊登了每一章的要點(內容和結論)。除了《真理報》論《簡明教程》意義的社論之外,還發表了關於學習這本《黨史》的專門文章和一組關於一些國家學習和普及該書的方法和經驗的文章。”

從1938年到1939年是聯共(布)黨和史達林本人經歷極其重大變化的一年。1938年3月,希特勒的軍隊佔領了奧地利,9月30日,又進入捷克斯洛伐克的蘇臺德地區,並且有繼續向東擴張的明顯意圖。8月23日夜間,蘇德雙方簽訂了為期10年的互不侵犯條約和一份秘密協議。特別是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和秘密協議的簽訂令共産國際中的各國共産黨忐忑不安,對蘇聯和史達林政策的疑慮日益加深。有幾個問題迫切的擺在了共産國際的面前:蘇聯的政策究竟是對誰有利?蘇聯這個國家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國家,是社會主義國家嗎?史達林決策是正確的嗎?因此,共産國際刻不容緩的任務就是對蘇德互不侵犯同樣做出有利於蘇聯和史達林的解釋。

史達林把各國共産黨中間對這一條約的懷疑和異論看成是一種反蘇宣傳,是資産階級和社會民主黨報刊的進攻。日丹諾夫則要求各黨按照《簡明教程》中所闡述的歷史和理論問題,迅速統一看法。早在蘇德互不侵犯條約簽訂的前一天,即8月22日,共産國際執委會書記處就決議對這種反蘇宣傳展開進攻。此後的一週,各黨紛紛表態,表示支援(儘管在措辭上仍有不保留和保留之分):法國共産黨中央政治局聲明:“蘇德互不侵犯條約是對和平事業無法估量的貢獻。法國共産黨向蘇聯及其領袖史達林同志表示祝賀。”英國共産黨中央聲明:“條約是和平與社會主義對法西斯軍事計劃和張伯倫的親法西斯政策的勝利。”美國共産黨中央書記聲明説:“蘇聯採取的步驟是對拯救受到威脅的普遍和平事業做出的最顯而易見的貢獻。”義大利共産黨中央聲明:“歡迎蘇聯與德國關於互不侵犯條約的談判,認為這是緩和目前緊張的國際局勢、阻止戰爭和保衛和平、自由與各國人民的獨立的因素”,等等。到了9月1日,共産國際執委會書記處決議:“確認各國共産黨對蘇德條約所採取的立場是正確的”。

1939年9月6日,比利時共産黨中央政治局在聲明中還特別提到:“在這嚴峻的局勢和威脅著共産黨的危險面前,政治局號召比利時共産黨員團結起來,保衛黨的報刊和傳播《聯共(布)黨史》,它是解決當前各項困難任務的最好武器。”

1939年10月19─20日,共産國際執委會主席團在自己的正式決定中,明確了在帝國主義戰爭的條件下,主要的任務就是,要“集中火力反對機會主義”。而另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通過廣泛宣傳和學習《聯共(布)黨史簡明教程》和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經典著作,在戰爭的環境下,在後方和在前線組織系統深刻的群眾性馬克思列寧主義宣傳。”在這裡,《簡明教程》的學習被列為第一位,而馬克思列寧主義經典著作的學習則是為了《簡明教程》的學習。


 
   
列印本頁
好友推薦
發表觀點
相關文章
 
版權所有 學習時報社 電子郵件: xxsb@263.net 電話: 86-10-62805131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大有莊100號 技術支援: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未經書面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2004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