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歷史探源

“天書”解碼再行動 消逝文明初露真容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0-06-23

視頻播放位置



  契丹族是我國歷史上一個古老而強大的民族,由於特殊的原因特別是天書似的文字,使得這段文明淹沒于歷史之中。同時,我國史學研究領域,長期以來對宋的研究很精深,但是對於遼卻知之甚少,甚至保有很多誤解。契丹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民族?遼國的社會經濟發展水準達到如何的富強程度?都是當今社會關注的歷史熱點。

  6月22日,由DEEP中國科學探險雜誌社、中海基(北京)國際投資中心聯合主辦契丹文明密碼文化研討會暨契丹文物精品展覽會在原京師大學堂北大數學樓舉行。史學界、文字研究界、收藏界、考古界、外國駐華使館等近百位專家、嘉賓濟濟一堂,不僅對天書文字“契丹文“進行的研討、釋讀,更通過各地收藏家提供的千余件契丹族文物(錢幣、符牌、印章金銀器、墓誌拓片)展示並試圖復原那段被遺忘的歷史和文明。

  契丹族歷史約1400餘年,他所建立的遙輦汗國、大契丹國(即遼朝)、北遼國、西遼國、東遼國、後遼國等契丹政,綿延近500餘年,創造了輝煌的文明。在文化上,他創立了自己的文字,並將漢文化、契丹、女真等多民族文化成功融合;經濟上,他使遊牧經濟注入新血液,逐步走上了農牧商結合的發展道路。在政治體制他首創“一國兩制”、“因俗而治”。契丹一詞,名聲遠揚,許多外國人迄今仍稱中國為KNma(契丹)。

  1922年6月21日,一位名叫克爾文的比利時傳教士,在內蒙古巴林右旗發現一塊石碑上刻滿了奇怪文字——契丹文再現。

  民國時期軍閥將遼代皇陵盜掘導致契丹文物大量流散。

  建國之後隨著考古和文化事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契丹文物被陸續發現,

  隨著契丹文的逐步破解和契丹文物的面世,一種被歷史遺忘的文明正逐步露出真容。

  策展人著名遼金史學家,文物鑒賞家裴元博在發言中表示,此次展覽獲得了各界人士的大力支援,希望通過此次成功舉行能夠啟到一種示範作用,在更廣泛的團結起學術界、收藏界和全國各界文化人士,更大程度上加強對以契丹為代表(女真、蒙古、滿)北方民族文化進行更為深層次和卓有成效的研究。

  與會嘉賓表示,此次會議和展覽,初窺契丹文明的千年輝煌,特別是其中數百件金、銀、銅、鐵、錫質用於頒賞、恩賜、交易錢幣,做工之精、品種、用途之廣泛令人為之驚嘆。

  國內頂級探索發現雜誌《DEEP中國科學探險》,準備聯絡遼金研究學者、收藏家,整合資源,年內推出一期圖文並茂的特別報道專輯《契丹-消失的文明》。



展覽亮點:

1、 契丹文印刷用活字再現 活字印刷術或推早30年

  遼金史研究家、文物鑒賞家裴元博先生,此次特別展出一箱1440個契丹文活字。它是1993年夏,他在原瀋陽老北站錢幣市場重金購得。活字共九箱八十一盤字,總字數12960個,均係用岫岩玉石(我猜的,已鈣化,尚未檢測)精雕製成。從包漿、鈣化程度看,活字雕成時間至少在千年以上。裏面契丹大字與契丹小字都有。因他當時不懂契丹文,誤作契丹花押印章收藏。近年與契丹文錢幣經常接觸,他認識到自己收藏的印章可能是契丹活字,破譯考釋。

  據裴先生介紹,當年賣字人曾説“此字是祖上(女真軍官)從遼京城奪得,一直在老家吉林某地區地窖中埋藏,多少年來一直沒毀,文革後家中實在沒錢,對這個東西也不認識,隨字傳下來的幾本書文革中已偷偷燒掉,只記得書尾上有漢字開泰xx年字樣。

  據了解“開泰”是遼聖宗第二個年號,時間在1012-1021年間,書印成的時間要比字晚很多,所以推測活字的製成時間應至少在統和年(983-1012)之間。如果這個推測可以檢證的話,中國活字印刷術的發明時間就會提早三十年。此次展覽後,裴元博先生表示將儘快與有關專家研究這批活字並通過有關科技手段儘快確定活字年代。

2、元代聖旨金銀牌和虎頭職官金牌驚現

  展覽會特別展出國內一位資深收藏家收藏的蒙古汗國與元代的兩面聖旨金牌和一面聖旨銀牌。

  聖旨金銀牌是傳達蒙古汗國與元代皇帝敕命的重要憑證。是蒙古汗國與元代符牌中最高級別、皇帝專用的符牌。其文字大意為:“方賜皇帝聖旨,誰若不從,違者處死!”兩種聖旨金銀牌,存世總量不超十五面,比較珍稀。

  其中虎頭金牌即是元代歷史上傳説的“大牌子”、“嵌珠虎頭金牌”,它是一種元代最高級別“職官牌”,是“以牌子上所綴飾寶珠數量不同分為四個等級:三珠、兩珠、一珠、無珠。分別代表正一品,從一品、正二品,從二品、正三品,從三品、正四品官職”。這面虎頭金牌是““嵌兩珠虎頭金牌””是頒賜給“從一品、正二品”官員佩戴的“職官牌”(官憑)。

  聖旨金銀牌和虎頭職官金銀牌是兩種性質不同的符牌,此前的研究者因為見不到實物,往往把兩種符牌混為一談,甚至得出虎頭金牌高過聖旨金牌如錯誤結論。這是應該予以糾正的。

3、最早最完整軍用貨幣現世——金代承安寶貨軍銀

  軍用錢幣的發明是對古代貨幣制度的一大貢獻此次展出的一組從遼至清的軍用錢幣,是對中國古代錢幣史的一個重要補充,是古代貨幣制度研究的一個新課題,是中國古代錢幣史前所未載的一個錢幣品種。

  明確標明“軍用”的錢幣,出現于遼道宗大康年間鑄造的“大康通寶”。實際上,遼早期鑄造的“巡寶”或稱“巡貼”錢,以及“五京佰文”錢牌,都具有“軍用錢幣”性質。

  遼代還發現一枚銘記“大康元年”款的壹兩半(61克)小銀錠,其亦應是遼代的“軍餉銀”。它是金代“承安寶貨軍銀”的源頭和樣板。

  金代“承安寶貨軍銀”壹至伍拾兩十枚套幣,是金章宗學習遼代“軍用錢幣”而鑄造頒行的,我國最早的有年號、有貨幣名稱、有固定重量(即固定面)、有製造發行單位、有防偽標記(押記)、有等級系列、與其他貨幣(楮鈔、銅錢)有固定兌換比率,並以國家名義強制頒行的銀鋌形貨幣。

  元代亦應有“軍用錢幣”,但其什麼形制、什麼等級,因尚明確實物發現,不可妄加揣測,只有等元代類似文物破譯發現後才可結論。

  清代發現了數量可觀的“軍餉”,“軍資”銀牌、錢牌,把遼始創的“軍用錢幣”推向了完善的高級階段為後世軍用機制幣,軍用鈔票的誕生做出了重要貢獻。中國軍用錢幣的發生發展是中國人對世界貨幣史的一大貢獻。這裡展出的一組從遼至清的軍用錢幣,是對中國古代錢幣史的一個重要補充,是古代貨幣制度研究的一個新課題,是中國古代錢幣史前所未載的一個錢幣品種。



4、金銀銅數百面遼金元明清符牌大集合

  此次展覽還展出的數百面金銀銅鐵符牌,基本上展示了自遼至清千年間中國符牌發展的全貌。

  符牌是契丹人的發明,引領了後世各朝代符牌的發展。遼之前沒有符牌,只有符和節。契丹人根據馬背民族的特點,改符和節為符和牌,符專用於調兵,牌用於傳達聖旨、任命官員、賞賜功臣、證明身份、受命憑證等多種用途,對後世各朝代的符牌發展起到了引領作用。比如:狩獵是契丹族非常喜歡的活動,也是皇家很常見的一種休閒方式。此次展覽中特別展出一面契丹文“敕宜速”聖旨金牌,該金牌背面字“國之樞密敕左院狩獵貳字(牌)”。此金牌的用途為負責狩獵一切事務。

  契丹符牌大致有:1、聖旨金銀牌,一般刻有皇帝花押“主”,也可讀作“敕”(皇帝命令)和“宜速”(快辦)兩字。有金,銀鎏金、銅鎏金,銀,銅多種材質,有大、中、小不同規格。根據任務不同選用不同符牌。2、職司牌,各單位憑證。3、職官牌,官員任職憑證。4、賞功牌。5、任事牌,工作證。等等,種類繁多,不勝枚舉。後世各朝所有符牌都可以在遼代符牌中找到源頭。

5、改寫錢幣歷史的遼代鐵鑄幣

  遼是契丹族在我國北方建立的一個王朝(907—1125)其貨幣問題一直吸引著海內外的眾多錢幣學者,大家對契丹錢幣的諸多問題迷惑不解,爭論不休。其中遼代的鐵鑄幣更是爭論的焦點,難解之謎。本展覽現以收藏家陳傳江掌握的數量品種均前所未聞的實物,擬揭示這千古之謎,希望眾方家參與研討。

  遼地的鐵資源非常豐富。《遼史》載“自太祖始並室書,其地産銅鐵、、、、、”“又有曷術部者多鐵、、、、、、”“神冊初,平渤海得廣州,本渤海,鐵利府,改曰鐵利州,地亦多鐵。東平縣本漢襄平縣故地,産鐵礦、、、、、、”“太祖徵幽、薊,師還,次山麓,得銀、鐵礦,令置治”。等等,這就為遼鑄鐵幣提供了大量的可靠資源。

  今天展示的70多個品種的鐵幣,上始遙輦汗國,下至西遼政權無一朝一代不見鐵錢,其中紀年錢,國號年號錢、鎮庫錢、年號錢,都和流通之銅錢一模一樣,應係同模鑄造之錢。從宋史《食貨志》載慶曆年間(1041—1048):“契丹亦鑄鐵錢,易並邊銅錢”。説明契丹所鑄鐵錢目的是換取宋朝銅錢,它的國內並不流通鐵錢,鐵錢是特別為宋朝而鑄。這是遼代貨幣制度有別於其他朝代貨幣制度的一個地方,值得錢幣學家們進一步探討。

6、一米長遼代人物生活畫

  一個秋日的中午,或者下午,北方草原某地,一個貴族家庭打獵歸來,主人公夫婦坐在地上,享受美食。幾個彪悍的獵手,騎著幾分疲倦的馬,馱著一天圍獵打到的野羊緩緩而行。勤快的僕人已經鋪好了地毯,取出烤餅和奶茶。丈夫的隨從都是契丹人打扮,而夫人的隨從卻是漢人打扮。

  這就是此次展覽中非常罕見的銀鎏金遼代生活畫

  這幅畫的珍貴之處在於體現了遼代“一國兩制”遼人與漢人之間的和睦關係,一副生動的生活畫面表現在眼前!

7、遼宋大戰見證——耶律奴瓜賞賜金錢姊妹錢

  此次展覽,出現一對漢文、契丹文對譯的遼代蕭太后時期賞賜錢——“賜與軍節度使耶律奴瓜”。

  耶律奴瓜,奴瓜一譯諾郭或奴哥,字延寧,太祖異母弟南府宰相蘇之孫。

  敗宋遊兵于定州,升為東京統軍使。宋楊繼業侵略契丹,奴瓜為黃皮室都監,擊敗之,盡復所陷城邑。耶律奴瓜膂力過人,武藝超群,是聖宗朝數一數二的智勇雙全的猛將,追殺活捉楊繼業就有他一份功勞,軍還,加諸衛小將軍。耶律奴瓜是統和二十六年從南府宰相改任遼興軍節度使。

  縱觀耶律奴瓜的一生,是戎馬倥傯的一生,戰功赫赫的一生,是契丹以戰促和身體力行者之一,是契丹對宋戰爭策劃並身先士卒的主要將領之一。

  契丹從太祖太宗開始,一向有賞賜臣下珍稀錢幣的傳統,《遼史•聖宗本紀》就記有承天太后稱制的統和二十年十二月“奚王府五帳六節度獻七金山土河川地,賜金幣”的記載。所以“賜與軍節度使耶律奴瓜”的這枚金幣確實為承天太后賞賜的應勿庸置疑,賞賜時間當在統和二十六年耶律奴瓜從南府宰相改任遼興軍節度使後至恢復南府宰相一職前這段時間裏。

  這枚精美絕倫的金錢,是中國錢幣史上目前唯一發現的刻有被賞賜人姓名的賞賜金錢,其對研究契丹統和年間契丹與宋朝的關係史戰爭史有著不可替代的見證價值,是契丹善於把錢幣用於政冶教化活動的重要實物證據,是契丹把錢幣的政治宣教功能看得比經濟交換功能更重的又一實踐物證。其文物、考古、史學價值無與倫比,其經濟價值堪比遼宋時期一件精美雕塑或美術作品。

8、栩栩如生的遼代人物生活

  遼代真實生活怎麼樣?人物穿著如何?我們更多的都是在畫卷中看到,此次展覽共展出12個遼代遼代狩獵俑和7個遼代音樂俑,從立體角度看到了真實的契丹民族。




責任編輯: 魯楠視頻來源: 優酷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