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組夫妻倆身穿56個民族傳統服裝拍攝的照片近日刷爆網路,小姬和三獸就是這組照片的主人公。這對“90後”小夫妻用了一年半的時間環遊了大半個中國,去55個少數民族地區旅遊,穿著向當地居民借來的民族傳統服飾拍攝了這組照片。這組照片不僅讓我們對這些少數民族有了更直觀的認識,也吸引我們去了解這些照片背後的故事。


回到大山的基諾族姑娘:


“忘不了雲霧繚繞的家”


基諾族是我國政府認定的最後一個單一少數民族主體。經小姬介紹,筆者採訪到了大學畢業後回鄉創業的基諾族姑娘周紅。據周紅介紹,基諾族主要聚居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基諾鄉。基諾鄉共有45個村寨,周紅生活在基諾鄉的普希老寨。


作為土生土長的基諾族姑娘,周紅大學畢業後並沒有像其他同學那樣留在大城市工作,而是選擇回鄉創業,回到從小生活的基諾鄉普希老寨,開始一份屬於自己的小事業。周紅説,外面再好也比不上這裡雲霧繚繞的家。對於回鄉創業的決定,起初只有家人支援,寨子裏其他人卻覺得大學畢業還待在家鄉,那麼讀書還有什麼用?然而,周紅就是要證明回鄉創業並不完全是掄起鋤頭,埋頭幹活,而是用在大學所學到的廣告學知識,把基諾山寨推廣出去,這樣既能帶來更大的經濟效益,也能使更多人了解到自己家鄉的特産和基諾族的民族文化。


2015年,周紅在雲南省西雙版納州景洪市基諾鄉開了自己的第一家茶室,並註冊了自己的商標。茶室以體驗和銷售當地特色普洱茶為主營業務。據周紅介紹,當地普洱茶以基諾曬紅茶為主,分為百年紅、當紅、新物種紅三個系列,茶葉均是採自初春和谷花時節的鮮葉。隨著西雙版納旅遊産業的發展,越來越多的遊客到基諾山寨參觀少數民族村寨、遊覽茶園,周紅的茶室生意逐漸紅火起來。


“旅遊業帶動了我們普洱茶行業的發展,增加了茶農的收入,也讓更多的茶農意識到照看好茶園、保護好生態環境的重要性。”周紅説,如果能幫助寨子裏的鄉親更好地把産品推廣出去,鄉親們就能都富裕起來。“我想通過線上線下銷售的形式向外推廣基諾族村寨的旅遊以及基諾族的民族文化,這也是我留在家鄉的原因。”


開客棧的怒族大哥:


“客人越多越有福氣”


同樣是在雲南,生活在怒江州福貢縣匹河怒族鄉老姆登村的鬱伍林和魯冰花夫婦,把自家的少數民族特色客棧經營得有聲有色。“老姆登”是怒語的音譯,意思是“人喜歡來的地方”。據鬱伍林介紹,當地是立體氣候,一山分四季,半山腰是溫帶,山頂是寒帶,村子裏的飲用水就是山頂融化後順勢流下的雪水。福貢縣位於怒江峽谷,東邊是碧羅雪山,西邊是高黎貢山,怒江從兩山間穿峽谷而過。老姆登村坐落于碧羅雪山半山腰的較緩坡地,從村子的觀景臺向南北遠眺,視野開闊,可盡數百公里之外,是怒江大峽谷最理想的觀景位置。


“怒族人熱情好客,怒族的傳統理念是來者都是客,哪一家的客人越多,哪一家就越有福氣。”鬱伍林説,自家客棧是村子裏最早的一家,以前家裏的收入主要靠養殖牲畜和種植茶葉、玉米。隨著當地旅遊業的發展,不斷有遊客慕名而來。每當有遊客來借宿,家人就會把火塘邊最溫暖的床讓給客人。客人走時會自發地留一點錢,放在床底下或者小孩的搖籃下面。在客人的建議下,鬱伍林有了開客棧的想法,既能方便客人投宿,也能給家裏帶來收入。


鬱伍林説,對於自家籌建客棧的想法,當地政府、村子裏的朋友以及一些曾經來投宿過的客人都給了許多幫助。怒江州旅遊局提供了2萬元,福貢縣旅遊局提供了3萬元,加上自己的一些積蓄,他建成了現在的客棧。鬱伍林計劃在現有客棧的25個房間之外,在客棧一層增加一個演藝劇場,兼作民族餐廳,既方便客人嘗到苦蕎餅、漆油雞、琵琶肉等地道的怒族美食,也可以把怒族的歌舞曲藝傳播出去。


老姆登村水源好、空氣好、植被多、景觀美,隨著當地旅遊宣傳力度的加大,專程來度假的遊客遍佈大江南北。除雲南周邊的遊客外,以北上廣和江浙一帶遊客居多。截至2017年12月中旬,狗年春節期間鬱伍林的客棧房源已經被預定了大半。鬱伍林説,四五年前家庭收入只有幾萬元,現在每年有近30萬元的收入。在鬱伍林夫婦的帶動下,村子裏有不少鄉親通過經營少數民族特色客棧逐步脫貧致富。


裕固族非遺傳承人:


“為民族留下更多記憶”


今年58歲的柯璀玲居住在甘肅省張掖市肅南裕固族自治縣,她是裕固族服飾非物質文化遺産繼承人和裕固族皮雕的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她的女兒白亞群介紹,母親小時候在牧區放羊,從那個時候便開始收集一些裕固族的老物件。這些老物件大體分為三類,分別是裕固族的民族服飾、遊牧民族的民俗文物以及宗教文物。裕固族信奉藏傳佛教,雖然屬於少小民族,但其分為不同的部落,若是在一些集會場合便可靠這些服飾來區分各個部落。


白亞群説,母親14歲參加工作,在縣文化館上班,因為經常下鄉,和牧民交流的機會特別多,也從牧民手裏收來了很多東西,母親清楚地記得每一件藏品的來歷和它背後的故事。


早些年,柯璀玲經常會從藏區老牧民手裏收集一些配飾、刺繡,後來,一些生意人會高價回收各種金銀器皿,由於當時自家經濟條件有限,許多裕固族的老物件沒能留存下來,這也成為她一直以來的遺憾。


2015年,柯璀玲用多年積蓄加上一部分銀行貸款,建起了裕固族特色村寨。這座特色村寨一層用來展示裕固族婚俗,二層用來陳列多年來收集到的各類裕固族老物件,三層則作為裕固族傳統文化技藝傳承的場所,在此傳授裕固族皮雕、刺繡等民族手藝。柯璀玲希望除了傳承和保存裕固族的民族文化和技藝之外,未來可以在村寨中把裕固族各個部落的語言和文化復原,為民族留下更多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