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家政策的引導和推動下,新能源汽車從2009年在封閉區域內示範運營,到2013年初步市場化,時至今日已深入百姓的日常生活。出門乘坐電動公交車、電動計程車,自己購買新能源私家車,是最平常不過的事情。偶然聽到購買新能源汽車的朋友抱怨,經過幾年的使用,汽車電池的續航明顯下降,需要進行更換了。眾所週知,電池含有多種重金屬元素,可以進行合理的回收利用,而處理不當則有可能污染環境。我追問:“那換下來的舊電池怎麼處理?”朋友想了想:“沒聽説過回收途徑。”這引起了我的深思。

新能源汽車如雨後春筍般快速發展,但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的“短板”卻遲遲沒有進展。這在一定程度上成為新能源汽車市場發展極大的隱憂。諮詢專業人士得知,新能源汽車使用的鋰電池壽命大概是20年,但在使用三五年後,性能就會衰減。一旦電池容量衰減到初始容量80%以下時,續航里程就會明顯減少。因此,用於新能源汽車的動力電池一般3—5年就要更換。2015年上海、北京等地新能源汽車銷量開始爆發,以此估計未來的一兩年,我們將迎來電池廢棄的第一個高峰期。中國汽車技術研究中心預測,到2020年我國電動汽車動力電池累計報廢量將達到12萬至17萬噸的規模。廢舊的電池該去哪?這一問題已迫在眉睫。在調研時,一位業內人士的話振聾發聵:“中國的汽車産業,從來沒有面臨像今天這樣的歷史機遇,也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面臨著嚴峻的挑戰。”

查閱相關文件後,我發現政府各相關部門早已意識到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的重要性,發改委、工信部、環保部先後出臺多項相關政策來推動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産業的發展,車用動力電池回收政策在逐步完善。但是詳細梳理後,我也意識到相關技術規範有待完善、出臺政策為鼓勵性政策、缺乏動力電池回收懲罰機制,這都使得政策在具體實踐中難以真正落實。

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是蘊含巨大寶藏的工作。建議政府加快建立電池回收體系,構建動力電池回收體系産業鏈。可以借鑒國外成功的經驗,研發新能源汽車廢舊電池的梯次利用。這些電池在被淘汰後還可利用在儲能或者相關的供電基站以及路燈、低速電動車體上,最後進入回收體系,目前看這是一條比較現實的處置方式。

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是亟待科技創新的工作。建議加快自主研發,突破廢舊動力電池處置的技術瓶頸。以科技進步推動廢舊動力電池處置進入迴圈經濟,是一條環保的可行路徑。例如,一些國外企業已取得技術突破,研發了鎳氫電池回收量産工藝,從失效産品裏面提取混合稀土氧化物,進一步熔鹽電解為可直接用於製備鎳氫電池負極材料的混合稀土金屬。這一方式相比從礦山開採的稀土更具有成本和組分優勢。此外,通過熔鹽電解獲得混合稀土進行直接應用,避免了複雜的稀土分離提純,縮短了傳統回收工藝流程。這種迴圈再利用的處理模式必將成為今後處理電子電器廢棄物的主要回收方式。

動力電池回收利用是需要政府有所作為的工作。一方面要細化政策,強化落實,通過財政補貼等方式鼓勵生産和銷售商參與動力電池的回收,引導市場建立電池回收機制。另一方面要出臺電池技術標準,引導企業生産標準化動力電池,為今後大規模串聯組合奠定基礎。加快動力電池回收利用管理標準體系建設,規範溯源管理、梯級産品管理、報廢及懲罰管理等制度。

(全國政協委員 孟孝忠 悅 文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