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評 論>>網友觀點字號:
《赤壁》:釃酒臨江,橫槊賦詩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7-14  發表評論>>

秦嘉

電影《赤壁》映後,毀譽參半。毀者斥其背史,譽者鹹稱好看。這本是兩條並不搭界的標準,就一部電影而言,褒貶的出發點都應是好看與否,論者不能以史書或傳説或電視劇等既往作品為窠臼,更不該説出其史實錯誤會誤導青少年之類的昏話。這兩條標準應有一個孰為先後的問題,電影首先是鑒賞層面的好看與否,其次才是技術層面的史實標準。

無可否認,這部《赤壁》推翻了觀眾此前關於三國故事的種種既定想像。這些想像建立在陳壽、羅貫中甚至袁闊成、易中天的描述之上。當關二哥胯下沒有赤兔馬,孔明軍師放起了鴿子,曹丞相臨像意淫之後,就給許多人造成了想像落差,網友見面時的那種失望油然而起。多數觀眾的心中,關公的大刀要比門板還寬,孔明近妖而似仙,曹操面白無須,周瑜鼠肚雞腸等等。

在中國不論是寫小説還是拍電影,遵循傳統可能是最為安全的做法,以致電視劇《三國演義》居然大段拷貝原著的臺詞。貌似忠實原著,實則拘泥于原著。守舊則斷難出新,一代有一代之藝術,一代有一代之人才。小説《三國演義》對於《三國志》的篡改,想必公瑾再世,仲謀重生,是要告到府衙索取精神損失的。至於袁闊成老師,那更是添油加醋乾坤挪移。然則,當小説與評書這種當初也面臨“背史”之斥的作品廣為流傳之後,則搖身一變而為後世之傳統。

吳宇森的作品自然不能例外。電影《赤壁》必然要與羅貫中、袁闊成的作品一樣,要接受同時代的人嚴苛的審視,要看關二哥是不是面如熏棗,劉玄德是不是耳大垂肩。與其説人們沉溺于自己熟悉的歷史細節,毋寧説他們沉溺于想像細節。其實,小説不是歷史,電影自然也不是歷史——甚至,歷史也不是歷史,它只是當代人對所謂歷史的當代解讀。這必然離不開當代人的審美情趣與哲學思維。

持平論之,吳宇森還是拍出了一部好看的電影,這有影廳內的笑場為證。雖然有的地方有些無厘頭,但總體而言敘事清晰,線索明瞭,邏輯週密,有些地方可謂“草蛇灰線,伏脈千里”,可以預測下集的某些重要細節。這些都是以往的幾個所謂大片比不了的。6億資金要是還拍出《無極》的這樣的片子,吳宇森可以直接用錢把自己砸死算了。

在史實方面,吳宇森在某種程度上也許更尊重被奉為圭臬的《三國志》。建安十三年諸葛亮28歲——請金城武來演我都嫌老,遑論唐國強。周瑜時年34歲,正是倜儻風流之年,號為一時瑜亮。單就此點而言,吳宇森還是試圖更接近歷史的。例言之,在諸多的三國作品中,瑜亮二人的關係可能吳宇森闡釋得最為接近原貌,這也是似最應肯定之處。

周瑜這樣一個講學習、講政治、講正氣的高級幹部,十分注意搞好幹群關係、軍民關係,而且關心弱勢群體,構建和諧社會,這些事情都是鼠肚雞腸、心胸狹窄的人幹不出來的。羅貫中對其的貶筆實在找不出理由。周瑜和孔明是那種惺惺相惜相逢恨晚的那種兩個男人之間的友誼,有點像張翠山與謝遜之間的相互賞識,絕非喬峰和慕容復那樣的水火難容。

吳宇森避免了“瑜亮情結”,這才是“不著一字,盡得風流”。釃酒臨江,橫槊賦詩,成就一方霸業,這種亂世中的英雄情結更能解釋三國諸公的內心世界,也更貼近吳宇森內心膜拜的那種英雄情結。為在萬人之中取上將首級,全面呈現這種情結,吳宇森才毫不掩飾自己對周瑜以及梁朝偉的好感,給了周瑜一支穿喉長箭,這可能是全片中最精彩的一個武戲鏡頭。

這是中國人耳熟能詳的一段歷史,所以更需要新的解讀。把周瑜還原為一個品行兼優的優等生和把諸葛亮還原為一個有血有肉的普通人同樣重要。給歷史另一種解釋,往往比給歷史同一種解釋更加不易,而且更加可貴。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文章來源: 中國網 責任編輯: 蔡曉娟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擊劍姑娘20日封閉訓練 忙裏偷閒看赤壁找樂
-《赤壁》上映引發評論熱潮 鮮花與雞蛋齊飛
-復旦教授挑錯《赤壁》:小喬引發戰爭不嚴肅(圖)
-《赤壁》:輕飄飄的大片
-雷死人!《赤壁》笑場不斷搞笑臺詞大曝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