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評 論>>熱議字號:
資訊公開條例僅僅是一個起點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08-05-01  發表評論>>

新京報社論

今天起,經過一年多準備期的《政府資訊公開條例》正式實施。一部“資訊公開條例”,倚靠著國家公共政治不斷走向透明化、民主化的歷史大背景,濃縮著政府自我變革的政治勇氣,承載著全體人民對於“陽光政府”的渴望,並使憲法價值層面上的“知情權”,在中國第一次有了落地生根的制度土壤。

基於這些宏大的意義,“資訊公開條例”理應成為中國政治體制改革進程中的一個里程碑。然而,彈冠相慶之餘,我們還應該思考,為了《政府資訊公開條例》所追求的“陽光政治”的目標,我們還需要付出怎樣的努力。

儘管“資訊公開條例”為政府部門量身打造了諸多“陽光法則”,但無論是至今仍真相不明的陜西“虎照”風波,還是新近發生的阜陽手足口病疫情,都説明僅僅依靠一部法規,還不足以徹底根除“過濾性公開”“縮水型公開”痼疾,完成一場深刻的變革。正所謂有理念的滋養,方有實踐的果實,各級政府和官員如何擺脫“暗箱行政”的行為慣性,學會透明化生存、鏡頭下施政,才真正決定了“陽光政治”的成敗。

另一方面,“資訊公開條例”實施後,資訊公開成為政府的義務與公民的權利,儘管在“華南虎照”等事件中,全社會追求知情權的集體意識展露,但是與爭取財産權等“傳統權利”的熱情相比,爭取知情權的公民意識還有待提升。“陽光政治”的推行,既需要自上而下的改革勇氣,也需要自下而上的公民自覺,需要公民勇敢地踐行保衛知情權的法律機制。也只有經過這種雙向的努力,才能重構政府與公民的關係,最終催生一個有限政府和公民本位的現代社會。

而在制度層面,仍需要相關法規的跟進協調。“資訊公開條例”僅僅是一部行政法規,如果條例實施與“保密法”等更高層級的法律發生衝突如何解決?相關的保密法律如果不能以開放的新思維及時修訂,是否會被一些官員利用,成為剝奪公民合法知情權的“法律依據”?

同時,“資訊公開條例”以行政法規的形式出現,使得其主要適用於行政機關,還無法涵蓋人大、政協、法院、檢察院等國家機構的資訊公開,也無法規制遍佈社會基層的村務公開、校務公開等等。顯然,如果資訊公開立法能從行政法規儘快“升格”為法律,將更好地推進整個公共領域的資訊透明,更全面地保障公民的知情權。

在某種程度上,“資訊公開條例”所定義的“政府資訊”,只是狹義的、表層的資訊公開,而“陽光政治”所要求的資訊公開還需要向更深的層面拓進。比如,政府資訊公開不僅需要公開政策文件,也需要公開行政決策過程、公開公眾參與狀況等等;人大立法公開不僅需要公佈法律文本,也需要公開立法博弈的過程,公開人大代表的議政發言等等;審判公開不僅需要公開審判結果,也需要公開庭審記錄、公開闔議庭每位法官的獨立意見等等……所有這些目標,都需要一個更具現代民主性、公共政治性的法制平臺。

尤為重要的是,保障知情權是為了激活參與權、監督權等更高級民主權利,而要實現這些民主權利的“連續效應”,立法就不能停步于知情權層面,更應延伸至參與權、監督權等層面。因此,我們既需要資訊公開法、官員財産申報法一類的“陽光法案”,也需要公眾參與法、反腐敗法等“參與權法案”、“監督權法案”,需要構建更具民主性、法律化的選舉機制、監督機制等等。正是從這個意義而言,“資訊公開條例”能否成為一個歷史性的起點,並因此成就民主政治的光榮與夢想,是令人期待的未來圖景。

文章來源: 新京報 責任編輯: 殷楠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相關新聞
-一個國家秘密越多並不意味著越安全
-國務院要求及時處理政府資訊公開申請
-行政機關不得通過仲介有償提供政府資訊
-政府資訊公開條例今起施行 4類資訊須主動公開
-公民可向政府申請獲取政府資訊
-《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等20部法規5月1日開始實施
-特別策劃:20部法規5月1日開始實施(全文)
-《政府資訊公開條例》等20部法規5月1日開始實施
-國辦發關於施行政府資訊公開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
-《政府資訊公開條例》5月1日實施 幾多難題待解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昵 稱 匿名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