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薈萃 | 專題庫

緣起:昨天,記者從北京大學相關部門了解到,北大校園不再對小學生團體旅遊開放。北大表示,這一規定是為了“維護北京大學的正常秩序”,而很多準備到北大“感受名校氣氛”的小學生和家長們卻只好掃興而歸。昨天,北京大學公佈了對於參觀校園的通告。通告表示:“北大校園免費參觀以來,遊客較多,嚴重影響了學校正常教學、科研、生活秩序,校園周邊交通混亂,師生員工及社會人員對此反響強烈。為維護北京大學的正常秩序,確保校園有序開放,今後將對參觀校園的人員數量和對象加以限制。原則上對小學生和成人旅遊團不予接待,只批准中學生團體進入。保衛部接受申請並審批時,不接待旅行社和相應的業務公司,只接受中學和教育機構的申請。組織者須提前三天攜帶書面申請到北京大學保衛部辦理審批手續。未經審批的團隊不予放行,團隊車輛禁止入校。”記者昨天與北京大學保衛處取得了聯繫,保衛處説,這一規定現在已經開始執行。“中學生團體參觀時間也有規定,為上午8點30分至11點30分,12點至17點兩個時間段。”保衛部同時稱,個人是允許參觀北大的。據了解,現在正值暑期,每天到北大參觀的人數過萬。>>(全文)

 

批評北大“限客令”並不公平

北大目前發佈公告,從27日起,禁止小學生和成人團體參觀校園,對中學生和教育機構的參觀也進行了限制,把每天的參觀人數控制在5000人以內。北大限制小學生參觀的舉動引來媒體的關注,社會各界也對此舉動進行了褒貶不一的評價。北大在放暑假的前兩三周內還是供遊人參觀的,但是付出的成本是高昂的。>>全文

 

北大限遊為何限制小學生不限中學生?

而限制誰、不限制誰又是有玄機的,為什麼北大不對中學生旅遊團説不?原因不複雜,中學生旅遊團中蘊藏眾多未來的優秀考生或高考狀元,這可是各高校以及香港高校都想爭奪的優質生源,他們來參觀,自然要開方便之門,給他們留下好印象。在這裡,北大很好地踐行了著名的經濟學“二八原則”——把80%的精力與資源放在20%最有價值的客戶身上。 >>全文

緣起:廣州唱區比賽中,選手熱舞表演中有出位動作並未經刪除在湖南衛視播出。廣電總局將對此事進行調查,並加強整頓力度,希望選秀節目首先要自律。在7月22日《超級女聲》廣州唱區的20進10的比賽中,選手孫藝心大膽撩裙並露出白色底褲,不經意間挑戰了國家廣電總局發佈的“凈化熒屏”政策。隨後,孫藝心激情熱舞露出裙底的鏡頭不但在網路上引起極大爭論,也引起主管部門的關注。對於目前收視率較高的選秀節目,主管部門希望節目首先要自律,而“凈化熒屏”是長期政策。7月22日,在首先出場的第一組選手中,賽前的大熱門孫藝心選擇了一首動感十足的《三天三夜》,但似乎在音準方面稍微欠缺,表現欠佳,但是其大膽撩裙行為卻成為網路和傳媒的熱點話題。>>全文

 

“撩裙門”事件純粹是媒體炒作

超級女聲導演表示:這是某媒體無聊誇大的報道,孫藝心一分多鐘的演唱,舞蹈是必不可少的表現,她並沒有刻意做任何不雅的動作,是自己舞蹈過程中,手帶動了風,掀起了外面一層迷彩的裙子。另外,據現場工作人員介紹,孫當初還準備在比賽中就穿裏面的白色皮褲演出,所以更不存在露底褲一説。後來是在服裝指導的要求下,配合當場的服裝風格,才在這個白色皮褲上加了一層薄迷彩裙子。 >>全文 ??

 

超女撩裙 拷問娛樂節目道德底線

誠然,在娛樂選秀節目中參賽選手可以適當的張揚個性、秀出自我,但同時也應該具有起碼的藝德,更忌靠脫、撩、露等卑劣手段成名,否則的話可能偷雞不成反蝕米。同時,電視臺在舉辦此類的節目時,應該堅守社會道德底線,嚴格審查播出內容,對需要直播的節目不妨效倣美國在直播重大娛樂節目和盛大晚會時延遲三分鐘的做法。 >>全文

緣起:?7月10日,媒體報道上海出現“全國第一家全日制私塾”———孟母堂,這種教育方式以讀經為主,已有12個孩子參加。?教育機構隨即表示,這種教育方式違背了義務教育的有關規定,涉嫌違規辦學。而孟母堂負責人稱,這只是一种家長自願組成的現代家庭教育模式。實際上,孟母堂並非“全國首家”,在湖南、廈門、廣州等地均有類似的全日制私塾,而其背後均有讀經機構推動。但因為全日制的教育方式並未取得合法身份,目前各傢俬塾均以低調行事。孟母堂的負責人也承認,這家“私塾”的曝光是個意外。 >>全文
 

孟母堂辦學不能逾越教育法

其實,我的觀點很明確,“孟母堂”之所以不合法,是因為它要辦成“全日制私塾”,以此取代義務教育階段的學校。而根據《義務教育法》(以下簡稱《教育法》),任何義務制教育階段的學校,包括民辦學校在內,都必須符合《教育法》的要求,並經教育主管部門批准。如果“孟母堂”是像它的負責人和家長所説的“只是一批志同道合的父母參與的一种家庭學習、家庭教育形式”,那就完全可以“寬容”。>>全文

 

家長選擇“孟母堂”何錯之有? 

家長天然有權安排子女的教育,這種權利是天賦的,先於國家即已存在,是國家所不能剝奪的。這包括,家長可以選擇他人為最有利於孩子之精神健全發育的教育模式、教育機構、教學內容。比如他可以選擇把孩子送到國外、送到私立學校學習;他可以自己在家教育孩子,也可以選擇合夥創建私塾,聘請私人老師教育自己的孩子;他可以讓孩子閱讀古典經典,而拒絕學校通用課本。 >>全文

緣起:昨日,成都市公安局站前分局治安大隊對火車北站地區的賣花童及幕後操縱者展開了收網工作。下午4時許,站前警方擋獲7個賣花童和4個幕後操縱者。昨晚10時許,站前警方作出認定:賣花童“賣花”即為變相乞討。但由於大人和小孩存在血緣關係,尚不構成刑事犯罪。依據今年3月1日生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一條,警方對賣花童幕後操縱者進行了行政拘留。據悉,司法機關對賣花童“賣花”的幕後操縱者採取強制措施,這在全國還是首次。 >>全文
 
嚴管賣花童 彌補其背後的管理缺失

這事説大不大,説小也不算小。對於正致力於創建中國最佳旅遊城市的成都而言,其負面影響尤其不可小覷。而從更深層次的角度考量,那些被幕後黑手操縱的孩子,大多只是10歲上下的幼兒,他們本該是學校裏天真爛漫的學童,卻被某些黑惡勢力脅迫來作為他們非法牟利的工具。而長期以來,我們卻對此熟視無睹,任那一幕幕悲劇在我們眼皮子下日日上演,這不啻是成人社會的恥辱。 >>全文

 

不要如此封閉困難群體的自救之門

在絕大多數情形下,如果不是萬不得已,沒有父母會讓自己的孩子去賣花,讓他們去承擔與其年齡不相稱的責任。對於那些確實非常困難的家庭,父母由於文化水準低或是其他原因缺乏就業機會,或者是因為親人生病等需要錢,而社會的幫助未能使他們及時免於困窘,有關部門就沒有權力阻止他們進行力所能及而又未明顯危害社會的自救,將他們原本非常狹窄的自救之門給封上。>>全文

 

希望明年高校能有獎學金大戰

我希望在明年高考招生中,這樣僵化的制度會被打破。我希望有些大學能夠突破統一招生制度的框架,至少看到分數後可以一個電話打到考生家裏,不管他或她第一志願報了哪,應拿出獎學金來挖人。我當然也希望有關部門對這樣的競爭要鼓勵。比如,教育部可以作出統一規定,考生在8月1日前,可以根據各校提供的條件,改變自己所選擇的學校。這樣,各大學才會把注意力集中在學生身上,在提高本科生教育品質和獎學金上下工夫。>> 全文

 

內地大學絕不能展開“獎學金大戰”

為搶奪一流考生,各校之間爭相以重金挖人,如果這一幕真的上演,那麼高考狀元們不僅可以白上四年大學,甚至還可以再掙下讀研的費用,這敢情是件好事。問題是,在內地教育經費投入已經傾斜于高等教育的情況下,內地政府根本就不可能再像香港特區政府那樣,撥出專款支援各高校進行“獎學金大戰”。那麼,“獎學金大戰”的錢從何而來呢? >>全文

 

任志強:房價降了開發商有權不蓋房

在結構調控新政之下,業內有“9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會應供應量變小而價格 上漲,90平方米以下的住房則會應供應量加大而價格下降”的觀點。對此,任志 強認為,開發商是相信市場的,“開發商不是傻瓜,如果房價會下降,那就不蓋 了,為什麼要蓋這麼多賣不出去的房子?如果真是小戶型達到一定比例,市場不 好了,發展商就不會去投資了。我們得相信市場經濟中市場會決定投資或不投 資。” >>全文

 

任志強不蓋房我們就得睡露天嗎

如果我的判斷不錯的話,那麼任志強的“小戶型若跌價,開發商有權不蓋房”的言論,就不再是對市場規律的一種客觀描述,而是一種無恥的(請原諒,我罵人了)訛詐了。因為這句話的真實含義並不是“如果我虧本或不能獲得合理的利潤,我就不蓋房”,而是“如果我不能獲得超額的壟斷利潤,我就不蓋房”。 >> 全文

責任編輯:楊玲香

編輯信箱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