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教師才是校園裏真正的“弱者”
中國網 | 時間: 2006-07-11  | 文章來源: 光明網

作者:姜伯靜

現在有一種針對教育的思想潮流,那就是教育異常黑暗,教師極端“殘暴”,學生永遠是弱者,教育法規一定要保護學生免受教師的“欺辱”。但真實的教育果真這樣嗎?做為一名教師,我想説一下我的真實感受。

前幾天期末考試監場,我看到了任何媒體都沒有報道過的一幕:班內30名考生,16人在開考僅僅5分鐘後便“伏案而眠”,其餘的或望著遠處發呆,或擺弄著自己的手指,能對得起“考試”這兩個字的不會超過5個人。我試著弄醒了幾個,結果“飽餐”了一頓“白眼魚”,那些眼神中分明有一句話:你怎麼那麼愛管閒事?

教育學家以及批判教育的記者們肯定會感到奇怪,在如此黑暗的“教育環境”之下,學生也敢如此“囂張”麼?

唉,怎麼説呢?我總感覺教育學家們太“理想化”了,而媒體則過於以偏概全,至少在我所處的幾百里範圍內,至少在我們這些”好學生”都被人家重點高中“篩”走了的普通高中裏,學生從來都不是弱者,那可是永遠的“強者”。把學生逼得自殺的事情這輩子都不會發生在我們這裡,他們不把我們逼得去跳河我們就念阿彌陀佛了。相信很多地方的情況也應該是這樣。

個別不發達的地區發生的慘劇那是事實,可大多數地區的孩子的“法律意識”一點也不比律師差。你的眼睛還沒瞪圓她或他就説你態度惡劣了。明明知道他書包裏有武俠小説甚至有匕首你也不敢去把它們拿出來,因為那侵犯了人權,按新的教育法規的規定那叫侵犯了人家的“隱私”。做教師的就只能等著出了事之後收拾殘局,或者等著被處分或者等著家長埋怨或者等著那些能把一個説成十個的記者大老爺來採訪。

蔣多多同志今年高考想做新時代“白卷”先生的“壯舉”引起了舉國轟動,可您去問問老師們,哪個學校沒有這樣的“英雄”?哪個學校這樣的“英雄”是少數?哪個這樣的“英雄”是當老師的逼的?我們敢管嗎?不管,是我們的失職;管吧,我們簡直是以卵擊石。思想教育能夠成功這個概念只存在喜歡“幻想”的教育學家的“夢境”裏,他們怎麼不來普通中學裏來試試?

這些學生本來不想唸書,可在普及高中的大好形勢之下,在家長的威逼利誘之下(當然有一部分也是為了逃避家庭的勞動),卻統統被學校招來做“大爺”。而教師只有充當“三重孫子”的份兒,在家長面前是孫子,在社會面前是孫子,在學生面前還得裝孫子。

但媒體看不到這些,因為這個遠沒有報道“學校亂收費”讓人憤怒,也沒有報道“教師加重學生負擔”有深度,更沒有渲染“男教師都是色鬼”能吸引人的眼球。那些從來沒上過課堂或者二十年前教過幾天書的教育學家只知道鑽研他們的“新瓶子”,從來不看看新時代發生的新情況。

社會環境整天“誤導”,出了問題的話把帳全記在教師身上;媒體記者戴了一幅“變色的眼鏡”,把教師全看成了“黑色”或者“黃色”;學生呢,反正你也不敢把小爺我怎麼樣所以大多有恃無恐;至於學校和教師,全都盼望上天保祐別出什麼亂子。

以前人們總嫌我們的教育方式太陳舊,對學生的約束過多,總想畫畫外國的“月亮”。外國的教育方式是不錯,可那是外國,人情有差別,國情也不同,走一樣的路肯定不行。大家總想讓中國的教育模式跟美國一樣,可還沒一樣呢就亂成這樣,要真一樣了那我們還活嗎?

這些年,教育法光顧著保護學生了,但教師呢?大夥只看見教師如何學生了,怎麼就沒有地方報道一下學生把教師打了、家長把老師罵了呢?難道“妖魔”化教師就是教育思想的主流嗎?難道來個精神不正常的學生出了什麼事故也是教師逼得麼?難道學生在校外被歹徒給殺了也要查一下在學校是不是受了老師的氣麼?

以前的教育是對不起學生,但現在學校的真實情況在媒體的“偏拉一把”式的報道之下有幾個人了解呢?我們現在強調保護弱者,可在對教育的一片斥責之中,誰會想到教師才是校園內真正的弱者呢?(作者是中學教師)

[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國內新聞24小時排行
國際新聞24小時排行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