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列印文章 ] [ ] [ 推薦朋友 ] [ 進入論壇 ]
您的位置: 首頁>>政策資訊>>聚焦黨的十六屆六中全會
青連斌:如何認識兩個“前所未有”
中國網 | 時間: 2006-11-09  | 文章來源: 中國網

    新世紀新階段,我們面臨的發展機遇前所未有,面對的挑戰也前所未有,必須把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擺在更加突出的地位。

    所謂機遇,就是在一定時間、地點和環境下出現的,有利於加快發展的可能性。清醒地認識客觀存在的機遇,緊緊抓住並充分利用這種歷史機遇,就可能取得超常規的甚至是跨越式的發展;看不到這種可能性,或者看到了但不能充分加以利用,就會坐失良機,無所作為。

    前所未有的重要戰略機遇期

    從歷史上講,每一次重大的戰略機遇期的出現,總是伴隨著大國的起伏和升降。綜觀全局,二十一世紀頭二十年,對我國來説,是一個必須緊緊抓住並且可以大有作為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這是因為,從國際上看,和平、發展、合作成為時代潮流,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的趨勢深入發展,科技進步日新月異。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的主題。新的世界大戰在可預見的時期內打不起來,爭取較長時期的和平國際環境和良好的周邊環境是可能的。經濟全球化呈不可阻擋之勢。全球化作為生産力發展和國際分工不斷深化的産物,必然促進商品、技術特別是資本在全球範圍內的自由流動和配置,世界各國經濟聯繫將更加緊密,為發展中國家參與國際分工、獲取比較利益提供了機遇。當然,全球化也是一把雙刃劍,既可能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也會帶來機遇,對我國而言還是利大於弊。科技革命正迅猛發展。20世紀後期興起的以資訊技術和生物技術為主的高新技術革命的影響,超過了以往任何一次技術革命。這種全球範圍的科技進步浪潮,為我國在技術跨越的基礎上實現生産力的快速發展提供了現實可能性。此外,我們還應該看到,雖然世界上各種矛盾錯綜複雜,各種鬥爭尖銳激烈,但是,我國的國際戰略空間得到了進一步拓展,在國際事務特別是周邊事務中處於積極主動的有利地位。

    從國內看,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日趨完善,社會主義物質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不斷加強,綜合國力大幅度提高,人民生活顯著改善,社會政治長期保持穩定。改革開放以來,我們黨在總結歷史經驗和新實踐的基礎上,對共産黨執政規律、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人類社會發展規律的認識進一步提高,逐步形成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理論、基本路線、基本綱領和基本經驗,為我們聚精會神搞建設、一心一意謀發展指明瞭前進的方向。經過全黨全國人民的團結奮鬥,我們勝利實現了現代化建設“三步走”戰略的第一步和第二步目標,生産力、綜合國力、人民生活水準邁上了新的臺階,為現代化建設奠定了更加堅實的物質基礎。進入新世紀,改革開放事業也取得了新的歷史性突破,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初步建立,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對外開放格局基本形成,我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發展打開了嶄新局面,廣大人民群眾從中得到了越來越多的實惠,更加激發了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更加堅定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信心和決心。

    無論從國際國內看,我們都處於前所未有的重要戰略機遇期。這是黨中央在科學分析國內外形勢的基礎上做出的一個重大戰略判斷,是我們黨決定用二十年時間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要依據,也是我們黨制定到2020年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目標和任務的重要依據。

    鄧小平曾經告誡全黨,大發展的機遇對我們中國來説並不多,一定要抓住,要善於把握時機來解決我們的發展問題。江澤民多次指出,能不能抓住機遇,加快發展,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贏得主動、贏得優勢的關鍵所在。胡錦濤也強調,能否抓住機遇,加快發展,是關係一個政黨、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興衰成敗的重大問題。現在,我們正處在一個難得的有利發展時機。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必須緊緊抓住機遇,只爭朝夕地工作,根本目的就是要把我們自己的事情辦好,加快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步伐,確保實現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宏偉目標。

    我們曾經錯失了太多的機遇

    機遇是客觀存在的,並不厚此薄彼。在機遇面前,各個國家和地區都是平等的。誰抓住機遇誰發展,誰錯失機遇誰落後。無論是其他國家還是我們自己,都有過抓住機遇、利用好機遇的成功經驗,也有過錯失機遇的慘痛教訓。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特別是20世紀五六十年代,抓住美蘇對立、日美同盟、由美國提供防務,日本不用花錢“白坐安全車”的時機;抓住新科技革命促進經濟快速增長的有利時機;抓住國際自由貿易體制環境比較寬鬆的時機;抓住美國侵朝、侵越戰爭對日本産品“特需”訂貨的時機;抓住1973年以前世界廉價石油供給的時機等,從而創造了1951~1973年期間平均年經濟增長率高達8.8%的所謂“日本經濟奇跡”,迅速崛起為世界經濟的新巨人,發展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強國。亞洲“四小龍”也是抓住機遇迅速發展的成功典型。在20世紀50年代甚至60年代,這些國家同世界上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一樣經濟落後。但是,從20世紀60年代中期開始,它們抓住世界産業結構調整的機遇,大力發展出口加工經濟,加上利用種種有利機會和條件,特別是當時國際資金市場比較寬鬆和西方國家資本流動的政治取向帶來的大量外部資本,實現了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從而跨入了新興工業化國家和地區的行列。南美洲的阿根廷則是一種相反情況的典型。20世紀二三十年代,阿根廷曾經創造過所謂“阿根廷經濟奇跡”,成為拉美經濟重心所在的國家。這個曾經以高於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工業增長速度迅速發展,並被視為很有可能成為南半球第一個躋身於世界發達國家行列的國家,卻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喪失了歷史發展的機會。

    回首我國歷史,雖然也有過抓住機遇求得發展的時期,比如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利用帝國主義國家忙於戰爭無暇東顧的機遇,發展了民族工業;又比如新中國成立之後的一段時期,我們曾經抓住機遇,加速發展生産力,使我國經濟、社會面貌為之一新。但是,我們更多的是錯失了發展的機遇。有人對我國自宋元以來至今曾經有過的大發展的機遇作過研究,發現歷史給中國曾經提供了十次大發展的機遇。然而,有九次大發展的機遇都因為內部和外部、主觀和客觀等多種因素的影響而一次又一次地痛失掉了。這九次機遇是:第一次是13世紀宋元之際,中國出現了資本主義因素的萌芽,然而,由於戰亂打斷了中國資本主義萌芽的進一步發展。如果宋元之際的資本主義萌芽不受挫折,中國完全有可能比西方國家早幾個世紀進入資本主義。第二次是17世紀明清之際,中國又由於戰亂,錯失了跟上世界資本主義發展潮流的機會。如果明末資本主義萌芽不被戰亂摧折,中國大體上可以同西方的資本主義發展並駕齊驅。第三次是18世紀後期,以蒸汽機的發明和應用為標誌的第一次科技革命和工業革命。第四次是1849年鴉片戰爭的失敗。第五次是19世紀出現的以電力的發明和應用為標誌的第二次科技革命。第六次是1911年的辛亥革命。第七次是北伐戰爭以後。第八次是20世紀50年代的第三次科技革命和世界性産業結構調整、升級大潮。第九次是20世紀60年代末世界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第二次産業結構調整、升級時期。

    我國在過去的歲月中,錯失了太多的機遇。我國曾是一個文明古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的發展都達到了相當高的水準,並在世界上遙遙領先。在以後的發展中,如果能夠抓住機遇,哪怕是抓住幾次關鍵性的發展機遇,今天的中國恐怕早已躋身於世界先進國家的行列了。然而,機遇一次一次地丟失了。丟失了的機遇再也找不回來,錯過了的時機再也追不回來。關鍵是再也不能錯過時機,再也不能丟失機遇,尤其是我們在本世紀頭20年面臨的千載難逢的戰略機遇。要利用好戰略機遇期,實現我們的發展目標。

    機遇與挑戰並存

    機遇與挑戰,從來都是同時並存的。我們面臨前所未有的戰略機遇,同時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一方面,國際環境複雜多變,綜合國力競爭日趨激烈,影響和平與發展的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我們仍將長期面對發達國家在經濟科技等方面佔優勢的壓力。

    另一方面,我國正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産之間的矛盾仍然是我國社會的主要矛盾,統籌兼顧各方面利益任務艱巨而繁重。特別是我國已進入改革發展的關鍵時期,經濟體制深刻變革,社會結構深刻變動,利益格局深刻調整,思想觀念深刻變化。這種空前的社會變革,給我國發展進步帶來巨大活力,也必然帶來這樣那樣的矛盾和問題。這是因為,隨著“四個深刻”變革、變動、調整和變化,我們正面臨著並將長期面對一些亟待解決的突出矛盾和問題,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也出現了一些必須認真把握的新趨勢新特點:城鄉發展不平衡、地區發展不平衡、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的矛盾更加突出,縮小發展差距和促進經濟社會協調發展任務艱苦;人民群眾的物質文化需要不斷提高並更趨多樣化,社會利益關係更趨複雜,特別是受經濟文化發展水準等多方面的限制,各種利益群體的一些利益要求難以得到完全滿足,統籌兼顧各方面利益的難度加大;體制創新進入攻堅階段,深化改革,擴大開放,進一步觸及深層次矛盾和問題;勞動者就業結構和就業方式不斷變化,人員流動性大大加強,越來越多的社會成員由“單位人”轉變為“社會人”,社會組織和管理面臨新的問題;人民群眾的民主法制意識不斷增強,政治參與的積極性不斷提高,對發展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和落實依法治國基本方略提出了新要求;各種思想文化相互激蕩,人們受各種思想觀念影響的渠道明顯增多、程度明顯加深,人們思想活動的獨立性、選擇性、多變性、差異性明顯增強;社會上存在的消極腐敗現象以及各類嚴重犯罪活動等也給社會穩定與和諧帶來了嚴重影響,如此等等。所以,雖然經過長期努力,我們擁有了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各種有利條件,我國社會總體上是和諧的,但是,也存在不少影響社會和諧的矛盾和問題。

    改革發展的關鍵時期,往往伴隨著各種社會風險。所謂社會風險,是指因為自然災害、經濟因素、技術因素、社會因素等方面的原因而可能引發的社會失序或社會動蕩。現代社會的高速發展、社會能量的空前積累以及社會的日益複雜化,特別是全球化過程和資訊化的發展,給人類社會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不斷擴散的不確定性。現代化進程為人們提供了無數的機會,同時也製造了無數的社會風險。社會風險來自於各個方面,比如經濟的畸形增長、技術的片面發展、社會結構的畸形化、貧富差距的懸殊化、政治體制的不合理、生態環境的破壞等。社會風險一旦演化為突發性事件,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規模擴散到整個社會,甚至擴散到國際社會。社會風險是對執政黨和政府的重大考驗,也是對社會穩定和社會秩序的重大挑戰。

    我國社會正處於深刻的社會轉型時期。在這一時期,存在著各種各樣的社會風險。我國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可能是一個高風險期,只是不同時期面臨的社會風險可能有所不同,或者人們對這些社會風險的關注程度會有所區別。據2004年的一項問卷調查結果,“金融危機”是居第1位的主要風險,73.8%的被調查者認為這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經濟發展中應注意防範的風險,這樣高的認同率,是其他風險所不能相比的。居第2位的風險是“貧富懸殊”。44.8%的被調查者認為,“貧富懸殊”是我們在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應該注意防範的主要風險。其他風險則依次是:“政府債務危機”(19.6%)、“高失業率”(17.7%)、“生態嚴重失衡或大規模生態災難”(13.1%)、“糧食危機”(13.0%)、“臺海危機”(8.4%)和“社會保障基金入不敷出”(7.4%)。從這調查這結果看,當前我國經濟發展中應注意防範的風險,最主要的還是金融危機和貧富懸殊。另據2006年的一項問卷調查結果,“貧富懸殊”在所有可能的風險中居第一位,60.8%的被調查者認為這是應特別注意防範的風險,超過六成的被調查者選擇的風險只有這一個。57.3%的被調查者選擇“社會信任度下降”,認為這是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與和諧社會建設中應特別注意防範的主要風險,居第2位。51%的被調查者認為“金融危機”是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社會發展與和諧社會建設中應特別注意防範的主要風險,居第三位。除超過半數被調查者選出的前三位風險外,還有兩個風險的選中率超過40%,分別是“出現大的社會動蕩”(43%)和“高失業率”(42.3%),分別居第4位和第5位;有4個風險的選中率超過20%,分別是“大規模生態災難”(29.4%)、“社會保障基金入不敷出”(21.7%)、“臺海危機”(20.6%)和“農村中的不安定因素”(20.2%)。

    綜上所述,在新世紀新階段,我們黨要團結帶領人民抓住機遇、應對挑戰,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推向前進,必須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全面加強社會主義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把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擺到更加突出的地位,切實把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作為貫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全過程的長期歷史任務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重大現實課題抓緊抓好。    (本文作者係中共中央黨校科學社會主義教研部教授)

編輯信箱 ] [ 列印文章 ] [   ] [ 關閉窗口 ]
用戶名 密碼 匿名
 
 
*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法規,尊重網路道德,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引起的法律責任。
*中國網擁有管理筆名和留言的一切權利。
*中國網新聞留言板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您在中國網留言板發表的言論,中國網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
*如您對管理有意見請向留言板管理員反映。
*參與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經閱讀並接受上述條款。
*文明辦網文明上網舉報電話:010-68993056 舉報郵箱:jubao@china.org.cn

Manufacturers, Exporters, Wholesalers - Global trade starts here. 阿里巴巴中國
阿里巴巴公司庫
商業資訊
關於我們 | 法律顧問:北京岳成律師事務所 | 刊登廣告 | 聯繫方式 | 本站地圖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68326688 京ICP證 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