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人事 政策解讀 最新法規 部委通知 重要文件 投資政策 政法動態 社會民生 科教文衛 資源生態 經濟 財經
時政快報: ·審計署官員就全國社會保障資金審計結果答記者問  ·衛生部就加強公立醫院廉潔風險防控徵求意見(全文)  ·中央決定楊傳堂任交通運輸部黨組書記(圖/簡歷)  ·北京市領導班子領導幹部救災表現納入組織考核  ·國稅總局:將繼續實施結構性減稅 支援文化産業  ·武漢市成立首個城管武裝部 40名城管當民兵(圖)  
首頁>>政策資訊>>中國政策>>政法動態 字號:
中國勞務派遣修法掀激辯 4條修改引47萬條意見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2-08-02  發表評論>>

4條修改與47萬條意見:

勞務派遣修法之辯

追究責任:如何保護勞動者權益?

國立法史上的新紀錄即將誕生。

截至8月1日17時本報記者發稿,正在中國人大網公開徵求意見的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已經收到網上意見478628條。雖然徵求意見8月5日才結束,但這個數字已經遠遠超出2011年修改個人所得稅法時徵集到的23萬多條網上意見,將創造網上徵求意見的新紀錄。

與此同時,近一個月來,許多高等院校和法學研究機構都組織專家對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進行了研討,以各種形式向立法機關提出了意見。

值得注意的是,勞動合同法此次修改是對勞務派遣問題的專項修改,修正案草案只有4條。

“草案只有4個條款卻收到47萬多條網上意見,説明老百姓非常關注勞動合同法,也表明這個法律特別是有關勞務派遣的規定在實施中確實存在不少問題,大家才來反映。”中國社會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林嘉認為,這次修法實際上是勞動者、派遣單位和用人單位的博弈,立法機關應該慎重聽取意見,平衡各方利益。

界定“三性”:

怎樣才有可操作性?

為了降低用工風險,滿足企業臨時需求,很多公司都在使用勞務派遣員工。

曾被派遣到某大型民營科技公司工作的何先生一幹就是兩年,幹的都是核心技術業務,但名義上卻是“出差”。當時月薪5000元,而勞務派遣公司從他身上掙到的也是5000元。由於不是正式員工,所有的福利和聚會他都不能享受和參加,始終被當做“二等員工”。

按照現行勞動合同法,勞務派遣一般在臨時性、輔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崗位上實施。但實踐中,“三性”的要求早已被突破,就如何先生一樣,許多企業在主營崗位長期大量使用派遣工。

勞動合同法頒布以來,勞務派遣用工規模迅速擴大。據有關部門測算,2011年底,全國勞務派遣工人數約為3700萬人。這其中,濫用勞務派遣、損害勞動者權益的現象屢見不鮮。

“三性”的規定一直廣受爭議。界定“三性”崗位的範圍,是此次勞動合同法修法的一個焦點。

草案規定,臨時性是指工作崗位存續時間不超過六個月;輔助性是指該工作崗位為主營業務崗位提供服務;替代性則是職工因脫産學習、休假等原因在該工作崗位上無法工作的一定期間內,可以由被派遣勞動者替代工作。

不少專家都認為這一修改缺乏可操作性,很可能依然管不住勞務派遣。

比如,如果把臨時性界定為崗位存續期不超過六個月,到期之後可以再搞一次派遣,就能輕鬆規避法律。

“再如輔助性,如果説它是為主營崗位服務的,那一所大學裏除了教師,所有的行政後勤人員都可以認為是輔助性的員工。還有替代性,脫産學習、休假的‘一定期間’是多久?半個月、一個月、還是三個月?這裡也很模糊。”北京化工大學法律系教授薛長禮指出,概括式的解釋,顯然不是好的解決辦法。“草案應該在可操作性上進一步細化,否則達不到預期效果。”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鄭尚元建議,應該學習日本等國勞務派遣立法的做法,在法律上把勞務派遣的具體崗位一一列舉出來。為此,他提出兩種方案:一是在勞動合同法中直接列舉勞務派遣的具體崗位;二是授權由國務院來規定,在修改勞動合同法實施條例時對崗位範圍予以明確。

提高門檻:

行政許可是否可行?

“不正規的勞務派遣公司就如同‘黑婚介’,只顧坐地圈錢,哪管你兩口子生活幸福不幸福。”。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黎建飛的直觀感受,反映了勞務派遣領域一個突出問題:入行門檻太低。

為此,修正案草案將勞務派遣單位的註冊資本要求由50萬元提高到100萬元,並明確規定開辦勞務派遣公司必須取得行政許可。

在鄭尚元看來,單純提高註冊資本沒有太大意義。“註冊資本只是一個形式,註冊之後企業可以把資金又撤回去。真要解決問題,就應該規定註冊資本的一部分轉換為保證金,把資金沉澱下來。”

“至於設置行政許可,這是一個實質性的改動。但設置行政許可後,勞動行政部門可能會變相收費增加企業負擔,甚至出現權力尋租的現象。”鄭尚元不無擔憂地表示。

薛長禮也稱,勞務派遣本質上是一種市場行為,通過設置行政許可來管制市場行為,不一定會起到好作用。

據了解,對勞務派遣是否設置行政許可,一直有爭論。一位參與立法的人士堅持認為不應該搞行政許可,理由是勞務派遣行業並沒有特殊要求。“一個是錢,一個是場所,一個是人員,僅此而已,沒什麼特殊的。”

繆先生曾在勞務派遣公司做過管理工作,他認為,搞行政許可雖然提高了入行門檻,但同時也把更多本來可以參與良性競爭的公司擋在門外,很可能造成某幾家大型勞務派遣公司壟斷市場的情形。“這更不利於勞動者爭取自身權益。”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勞動爭議審判庭庭長張弓表示,勞務派遣行業應該主要解決勞動者合法權益的維護問題。“搞行政許可也好,提高註冊資本也好,並不能很好地解決問題,修法不能治標不治本。”

追究責任:

如何保護勞動者權益?

“除了入行門檻低,開辦勞務派遣公司的法律風險和經營風險也很低,這由此成為許多人牟利的工具。”首都經貿大學勞動經濟學院副教授範圍説。

按照現行法律,勞務派遣單位違法經營的,由勞動行政部門和其他有關主管部門責令改正;情節嚴重的,以每人一千元以上五千元以下的標準處以罰款,並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吊銷營業執照;給被派遣勞動者造成損害的,勞務派遣單位與用工單位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勞動合同法修正案草案進一步提高了罰款額度,並規定未經許可擅自經營勞務派遣業務的,將被依法取締。

鄭尚元認為,僅僅罰款還不足以遏制勞務派遣的氾濫。“過去,單位如果拖欠員工工資,或者攜款潛逃,數量再大也是經濟糾紛。現在,刑法已經將惡意欠薪入罪,我認為是一個很好的導向。勞務派遣問題也應該像這樣,違法經營情節嚴重達到一定數額的,應屬於犯罪。這樣才能推動勞務派遣回到一個正常軌道。”

作為專門辦理勞動爭議案件的法官,張弓對此深有體會。她坦言,許多案件中,勞動者對勞務派遣本身並無異議,主要爭論的是勞動報酬和社保待遇等問題。

“現行法律規定了勞務派遣公司和用人單位要連帶賠償,但連帶賠償的具體辦法又沒有,一到具體執行的時候又搞不清楚,派遣單位和用工單位互相扯皮。”張弓説,這次修法只有達到既保護勞動者權益,又改善用工環境的效果,才是有用的。

黎建飛也表示,勞務派遣的問題説到底是一個“身份”問題。勞動合同法強化了勞動合同的訂立,強化了用人單位長期用工的責任,而勞務派遣恰恰規避了這些要求。“這是用人單位非常喜歡派遣,而且派遣能夠長期存在的原因。解決問題的關鍵,是怎樣讓派遣單位的員工在身份上,在最終的權利上跟非派遣工一致。”(記者 王逸吟 殷 泓)

文章來源: 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 蘇向東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網際網路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