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政 人事 政策解讀 最新法規 部委通知 重要文件 投資政策 政法動態 社會民生 科教文衛 資源生態 經濟 財經
時政快報: ·全國各地舉行各種活動紀念抗日戰爭勝利66週年  ·李靜接任四川眉山市委書記 蔣仁富調往綿陽任職  ·統計局局長:人口過快增長勢頭已得到有效控制  ·全國中醫藥工作廳局長座談會明確下半年工作重點  ·關於調整生豬屠宰環節病害豬無害化處理補貼標準的通知  ·回良玉:努力扭轉牧區滯後 2020年基本消除貧困  
首頁>>政策資訊>>中國政策>>財經 字號:
人民幣匯率連創新高 升值並不等於解決美歐困境
中國網 china.com.cn  時間: 2011-08-16  發表評論>>

人民幣匯率連續4個交易日創新高

值得關注的是,一定程度的升值能否降低中國面臨的通脹壓力

據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8月1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3950元,較前一個交易日上漲了22個基點,已連續4個交易日創匯改以來的新高。有分析認為,市場形勢仍然在不斷變化波動中,未來人民幣匯率變動彈性也將增大。

“美元在中期內還可能會呈走貶趨勢,這種趨勢是基於經濟基本面的一個合理調整。”對外經貿大學金融學院院長丁志傑説。在發達國家經濟增速明顯放緩,世界經濟緩慢復蘇的情況下,中國經濟保持較快增長,貿易順差高速增長,出口的強勁上揚,導致外匯供大於求,客觀上推動人民幣匯率走強。

自去年央行宣佈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人民幣對美元累計升值近7%,但有效匯率略有下降。丁志傑認為:“匯率雖然不是治理通脹的專門工具,但匯率升值客觀上會抑制通脹。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符合經濟基本面的匯率波動,都不會對經濟産生太大的負面影響。”一段時間以來,中國進口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而出口的商品價格卻下降,導致中國在産能過剩的情況下仍然面臨輸入型通脹壓力,另一方面,中國外匯儲備快速增長,導致基礎貨幣投放加快,也會形成通脹壓力。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認為,人民幣目前升值的壓力來自於三方面:一是,美、歐、日持續的寬鬆貨幣政策,尤其是美國的量化寬鬆和低利率,釋放了大量的流動性流入新興市場國家,尤其是中國。二是,亞太國家發出的“中國責任論”。目前歐、美、日經濟放緩,而亞太新興市場國家主要的出口國家還是歐美市場,中國是其出口競爭國,如果人民幣升值對這些國家的出口有幫助。三是,中國經濟增速較高,社會穩定,是全球可見未來比較好的投資地,海外資金通過外國直接投資或熱錢的形式流入中國。這三方面原因使得相當長時間內人民幣升值壓力都會存在。值得關注的是,一定程度的升值能否降低我國面臨的通脹壓力。

有學者認為,人民幣升值壓力來自國際金融市場避險壓力的傳導。和諧戰略研究聯盟理事長景學成認為,目前國際金融市場的避險工具,有從黃金轉變為人民幣的趨勢。這是因為,一方面中國經濟增長形勢良好,上半年國內生産總值同比增長9.6%,7月中國進口貿易增長27%,貿易順差有所擴大。另一方面,中國巨大的外匯儲備也給了市場信心。

亞洲國家對本幣升值趨勢頗為擔心

經濟學家認為,中國和亞洲國家需要加強貨幣政策協調

自8月初以來,泰銖、馬來西亞林吉特和印尼盧比對美元匯率都出現了不同幅度的上升,加重了這些國家出口行業人士對未來的擔心。亞洲一些國家的媒體分析認為,美國和歐洲經濟復蘇緩慢,最終將影響亞洲新興市場國家,尤其是南韓、泰國、印尼、越南等對出口依賴較大的國家。南韓《亞洲經濟》8月15日的報道稱,南韓經濟的對外依存度提高,意味著南韓抗擊來自外部不確定因素的能力脆弱。如果這次美國的債務危機持續下去,其出口競爭力將進一步惡化,經濟發展就會出現鈍化。

分析認為,這些對出口依賴較大的國家,目前普遍出現兩種期待:一是希望中國經濟能夠保持穩定發展,為整個區域經濟發展提供足夠動力;二是希望人民幣能加快升值,以更有利於它們自身向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市場的出口。

泰國《民族報》近日發表文章稱,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未來經濟走勢,將取決於中國下一步如何應對美歐債務危機有可能帶來的經濟下滑,尤其是未來因美元貶值而造成的金融市場動蕩。一些泰國經濟學家認為,亞洲國家的外匯儲備有很大一部分是美元債券,未來有序地減持美元,將使各方受益,這尤其需要中國和亞洲國家加強貨幣政策的協調。

泰國朱拉隆功大學經濟學教授提拉納説,如果中國允許人民幣對美元以更快速度升值,這不僅有益於美國經濟,還有益於泰國經濟。有泰國學者甚至將此與中國未來的領導力相聯繫。泰國國立發展管理學院經濟學家的瓦拉帕認為,西方的經濟實力在減弱,目前的形勢給中國提供了一個“絕好的行動機會”,“中國理應採取行動來解決全球失衡問題”,因為這是“雙贏的解決辦法”。

美歐輿論持續熱評人民幣升值問題

美國無力施壓,保持美元穩定亦是國際性話題

美國東部時間15日上午11時,美國財政部副部長佈雷納德在白宮舉行的電話記者會上談及人民幣問題,稱美方注意到近期人民幣有所升值,但美方仍不滿意人民幣升值現狀。

關於美國是否將在人民幣升值問題上施壓,美國媒體有不同看法。有的報道稱,8月11日公佈的官方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增長近12%,可能導致美國國會對中國匯率機制採取強硬態度。不過,《紐約時報》13日的一篇報道則持相反觀點,認為鋻於美國經濟面臨諸多問題和奧巴馬政府在美國國內的政治失信,美國將無力向中國施壓,相反中方將會力促美國保持美元穩定。由於中國的通貨膨脹已經處於高位,為了抑制通貨膨脹,中方已經允許人民幣兌美元逐漸升值。在這種情況下,過去一段時間以來中美雙方持續爭論的人民幣升值問題將會逐漸被淡化。另外,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報告,人民幣升值未必會有利於製造業向美國回流。之前,美國的政客一直以此為理由抨擊中國的匯率政策。因此,有關人民幣升值的議題在美國國內也不像以前那樣有市場。

還有美媒報道稱,美聯儲維持低利率的承諾,以及實施第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越來越大的可能性,都給中國人民銀行施加了壓力。歐美及其他貿易夥伴向中國施壓,要求人民幣升值以幫助減少中國的鉅額貿易順差。但是,人民幣快速升值可能會損害中國作為低成本製造中心的地位。

歐盟連續7年保持中國第一大貿易夥伴地位。2010年,中歐貿易額達4797.7億美元,佔中國外貿比重的16.1%。歐盟是中國最大的進口來源地,這為歐盟企業擺脫金融危機帶來的不利影響做出了重要貢獻。大量歐洲企業通過在華投資和技術轉讓等方式,分享了中國經濟增長的巨大利益。歐洲媒體的分析認為,歐元對於人民幣匯率遠沒有美國敏感,人民幣保持匯率穩定對歐盟對華貿易的影響是有限的。

路透社認為,中國7月貿易順差再創新高,受新興市場經濟穩定增長支撐影響,預計下半年出口回穩幅度有限。面對世界經濟充滿不確定性,中國貿易順差的擴大將加速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但或成為抑制國內高通脹的選項之一。

人民幣升值並不等於解決美歐困境

從市場角度看待匯率問題,比從政治高度談責任論更有益處和效率

一些中國學者仍然傾向於保持人民幣穩定。向松祚認為,中國的出口、就業等需求都在增長;中國企業盈利能力有限,對升值的抗壓性很小;應當警惕單邊升值所導致的熱錢流入。他説,世界經濟復蘇的責任主要在美國,需要約束的是美國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亞太國家應該清醒認識到,隨著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其對中國依賴度也提高。短期內人民幣升值或許對其出口有利,但只是短暫的。如果人民幣升值速度過快,中國很多行業都會受到影響。他們應該思考這個問題,不要短視。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時,一些亞洲國家貨幣大幅貶值,但人民幣匯率維持穩定,對亞洲經濟的復蘇做出了極大的幫助。事實證明,保持人民幣的匯率穩定才是對各方最有利的選擇。

廈門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朱孟楠説,目前,歐洲主權債務危機持續發酵,而美國主權國家信用等級降低,其貿易出口增長較慢,國內就業問題依然嚴峻。在一定時候,必然會借匯率問題轉嫁國內矛盾。但是人民幣升值並不一定能解決美國的經濟困境,美國等發達國家更多的是基於政治目的。

景學成認為,中國不需要別人的教訓和壓力。順應市場趨勢,人民幣有一定幅度的升值既有利於解決中國國內的通脹問題,推動經濟增長,也有利於世界經濟的復蘇。但需要明確的是,從市場的角度看待這個問題,比從政治高度談責任論更有益處和效率。

文章來源: 人民日報 責任編輯: 鄭策
[我要糾錯] [收藏] [列印] [ ] [關閉]
網友留言 進入論壇>>
用戶名 密碼
留言須知 版權與免責聲明
 
版權所有 中國互聯網新聞中心 電子郵件: webmaster@china.org.cn 電話: 86-10-88828000
京ICP證040089號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號:0105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