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西方私人貸款機構才是非洲國家背負重債的始作俑者”(深度觀察)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丨 作者:鄒 松 閆韞明 尚凱元 丨 時間:2022-08-08 丨 責編:樂水

受多重因素影響,近年來全球債務不斷增長,非洲等發展中地區債務風險上升。一些西方國家顛倒黑白、借機炒作所謂“中國債務陷阱論”,抹黑髮展中國家互利合作。事實上,越來越多研究報告和大量事實表明,西方私人貸款機構才是多數非洲國家的主要債權方,它們才是“債務陷阱”背後的始作俑者。非洲有識之士表示,中國對非投資助力當地基礎設施建設和工業化進程,中國對非貸款有力促進了非洲國家自身能力建設,增進了當地民生福祉,給非洲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

“非洲部分國家被國際金融資本套上沉重的枷鎖”

近期,多份研究報告分析了非洲債務的構成和根源。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和英國牛津大學學者今年5月發佈的相關研究報告顯示,自2004年以來,對衝基金、商業銀行、保險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巨頭等西方債權人一直是非洲債務的主要來源,非洲國家資金正以債務償還形式源源不斷流入歐美國家。德國弗裏德里希·艾伯特基金會的報告顯示,2020年非洲國家債務中私營、雙邊、多邊債務分別佔比41%、26%和33%,西方私人貸款機構是非洲國家最大債權方。

清華大學研究團隊日前發佈的《金融資本的陷阱:國際債券對發展中國家主權債務可持續性的影響》報告指出,西方金融機構最近十幾年裏在非洲國家和其他地區大量購買國際債券,使得中低收入國家債務總量迅速增長。統計顯示,2008年至2020年,中低收入國家發行的國際債券增長近400%,2020年達到17372億美元,佔這些國家外債比例超50%。在中低收入國家的利息支出中,國際債券利息佔63.2%,遠超傳統的雙邊與多邊債務,成為發債國家債務壓力的主要因素。目前已有超過20個非洲國家發行了國際主權債券,數額近10年間翻了5倍,而同時期雙邊債務增長約一倍。同時,國際債券大多以美元計價,在美元加息週期中,匯率與利息雙重上漲顯著增加了發債國的還款壓力。

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在49個有數據可查的非洲國家共計6960億美元外債中,借自多邊金融機構和私人金融機構(不含中國)的合計約佔債務總量的3/4。英國慈善機構“債務正義”發佈的報告顯示,非洲國家35%的外債來自西方私人貸款機構,其總額幾乎是中國對非貸款的3倍,平均利率約為中國對非貸款的2倍。“債務正義”政策部門負責人蒂姆·瓊斯指出,西方國家指責中國造成非洲債務危機,這是在轉移注意力,西方多邊和私人債權人仍是非洲國家最大債權人。

清華大學國際關係學系主任唐曉陽指出,非洲國家債券發行激增與危機源於國際金融資本在發達國家經濟低迷時,鼓勵推進發展中國家發行歐洲債券,使國際金融資本能從新興市場的高速增長中獲取高額收益。面對全球經濟下行等多重不利因素,一些經濟結構相對脆弱、抗風險能力弱的國家不得不以更高的利率發行新債券以償還舊債,形成了債務負擔的“惡性迴圈”。“就這樣,在貌似公平的市場規則下落入發展的陷阱,過早透支未來的增長,非洲部分國家被國際金融資本套上沉重的枷鎖。”唐曉陽説。

“所謂‘中國債務陷阱論’實際上是西方國家抹黑中國的工具”

中國一直秉持正確義利觀處理借貸、緩債等問題,將真實親誠等原則切實落到實處,受到非洲有關國家肯定和歡迎。中國積極落實二十國集團(G20)緩債倡議,同19個非洲國家簽署了緩債協議或達成了緩債共識,是G20成員中緩債金額最多的國家。對於疫情特別重、壓力特別大的國家,中方同有關方一道,通過個案處理的方式提供債務減緩方面的支援。中國已宣佈免除與中國有外交關係的非洲最不發達國家、重債窮國、內陸發展中國家、小島嶼發展中國家截至2018年底到期未償付的政府間無息貸款。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中國宣佈免除15個非洲國家到2020年底的無息貸款債務。

在減輕發展中國家債務負擔的行列中,債權佔比最大的西方私人金融機構卻處於缺位狀態。蒂姆·瓊斯表示,西方私人貸款機構大量借債給非洲國家並收取更高利息,但在幫助非洲國家減緩債務壓力上鮮有作為,“非洲所欠外債中它們的比重最大。它們不參加G20提出的緩債倡議,怎麼可能達成有效的債務解決方案?”塞內加爾經濟學家薩姆巴分析指出:“在非洲國家的債務減免問題上,西方國家政府應敦促私人金融機構參與到債務重組計劃中,而不是攻擊中國。”

肯亞非洲政策研究所所長卡格萬加指出,西方自身手握更多非洲債務,並且利率比中國提供的高得多。“西方國家唯恐非洲國家得到發展所需的資金和資源、脫離了‘控制’,因此急於給中國貼上‘債務外交’‘新殖民主義’等標簽。”

肯亞裏亞拉大學學者貝亞特麗斯·馬蒂裏—邁索裏表示,研究數據清楚表明非洲外債主要來源於西方,“所謂‘中國債務陷阱論’實際上是西方國家抹黑中國的工具,與非洲債務結構的真實情況毫無關係”。

“西方國家並非不清楚非洲債務的真正來源,而是在利用話語權優勢詆毀中國。”南非約翰內斯堡大學非洲—中國研究中心主任戴維·蒙亞埃指出,破壞中國形象、渲染所謂“中國威脅”,是西方國家慣用的伎倆。“越來越多的人會意識到,西方私人貸款機構才是非洲國家背負重債的始作俑者。”

“中國向非洲提供融資是真心實意幫助非洲國家發展”

中非合作論壇成立以來,中方利用各類資金支援非洲新建和升級80%的通信基礎設施、超過1萬公里鐵路、近10萬公里公路、200多所學校、80多個大型電力設施、近千座橋梁、近百個港口和機場,還援助建設了130多個醫療設施、50多個體育館。“中國向非洲提供融資是真心實意幫助非洲國家發展。”卡格萬加表示,“貧困、發展停滯對非洲來説才是真正的負擔。”

中國的資金和技術支援增強了非洲國家的“造血”能力。中企融資並承建的肯亞蒙內鐵路,不僅每年盈利足以支付貸款本金、利息及運營成本,更是成為當地經濟發展的動力,對肯經濟增長貢獻率達到1.5%,累計直接和間接創造就業崗位4.6萬個。肯亞南南合作智庫負責人斯蒂芬·恩德格瓦表示,中國對非洲國家的貸款都用於實施具體項目,落到了實處,能夠使當地人民受益。“非洲國家能夠明辨是非,不會被西方編織的謊言蒙蔽。”

馬蒂裏—邁索裏説,過去20年,中國大量資金高效投入非洲基礎設施建設,促進了非洲國家互聯互通。“這對實現非洲一體化以及非洲大陸自由貿易區願景非常重要。”

非盟委員會前副主席姆溫查認為,共建“一帶一路”是開放的倡議,非洲大多數國家都積極參與其中並因此受益。“西方國家應當摒棄冷戰思維,將目光聚焦到真正值得關注的議題上。”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