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觀天下·美國槍患 | 子彈在飛,我該往哪跑?

來源:新華網 丨 作者:惠曉霜 丨 時間:2022-06-29 丨 責編:華章

新華社北京6月28日電 近期多起嚴重槍擊事件暴露美國槍支暴力根深蒂固,持續刺痛美國民眾神經:有人不敢再去超市;有人進入公共場所時預先找好逃生路線;有人送孩子上學擔心如同永別;還有人開始認真考慮離開這個讓人擔驚受怕的國家。

“我該往哪跑”

去年3月22日,科羅拉多州博爾德市一家超市10人死亡槍擊案發生數分鐘後,大約50公里外,丹佛市一家超市的店員梅甘刷著手機,看著一幅幅慘痛的現場畫面。

在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6月26日的報道中,不願公開全名的梅甘説,看著畫面中同樣穿著制服的超市店員出逃,她産生一種難以描述的感覺。現在,“每當我進店開始工作的時候,我都會仔細想想出口的位置,想想如果聽見槍聲我該往哪跑”。

6月6日,學生們身穿防彈衣在美國華盛頓的國會大廈前參加名為“不要回避”的抗議活動,呼籲立法機構正視美國槍擊案頻發的社會問題,要求加強槍支管控立法。新華社發(亞倫攝)

“每當有顧客出言不遜,我就會想,它(槍擊)是不是就要發生了?他們會掏出一支槍或者拿著一支槍回來嗎?”

根據美國“槍支暴力檔案”網站統計,截至6月23日,美國今年已經發生279起導致4人或更多人死傷的惡性槍擊事件。“我什麼時候會碰到這不幸的一天?”梅甘擔憂地問道。

“提前找好逃生路線”已經成為體現在不少美國人身上的“強迫症”。裏安·特羅斯住在加利福尼亞州薩克拉門托市,是4個孩子的父親。他與家人最近參加一場學校畢業典禮。然而,他坐在禮堂裏,惴惴不安:如果突發槍擊,應該帶著家人往哪逃、在哪躲。

5月29日,在美國得克薩斯州南部尤瓦爾迪市的城市廣場,市民為槍擊事件遇害者守夜。新華社記者吳曉淩攝

“這是我每天最先思考事情中的一件。我們該怎麼做?往哪跑?怎麼躲?我該把孩子藏到哪?撲到他們身上,讓他們免受傷害?”

接受採訪的當天早上,特羅斯正打算送孩子們去參加一場公共活動。他已經事先規劃好逃生路線,以防萬一。他説自己並非得了臆想症,而是因為“我們就生活在這樣的世界裏”。

“我真的無能為力”

對住在得克薩斯州奧斯汀市附近的62歲居民格倫達·普林斯來説,她不敢再去此前常去的一家本地超市購物,原因是那家超市的顧客多是像她一樣的非洲裔。她擔心自己可能像5月紐約州布法羅超市槍擊事件那樣,成為襲擊目標。

在布法羅超市槍擊中,一名白人槍手打死打傷13人,受害者多為非洲裔。警方認定犯罪動機是種族仇恨。

5月15日淩晨,警車停在美國紐約州布法羅市的發生槍擊案的超市外(手機拍攝)。新華社發(張傑攝)

普林斯現在開車30多公里去奧斯汀市內購物,而且選擇深夜人少的時候。這樣大費周章,是因為她想活著看見7個月大的孫子長到18歲。“但是,沒人知道你會發生什麼不幸。”

校園是美國槍支暴力的“重災區”。5月24日,19名學生和2名教師在得克薩斯州尤瓦爾迪市羅布小學遇害。這是美國10年來致死人數最多的校園槍擊事件。

威斯康星州麥迪遜市居民埃琳·羅梅有兩個孩子,一個2歲,另一個4歲的孩子明年上幼兒園。羅梅説,對父母而言,孩子第一天進學校是人生的重要時刻,但羅布小學槍擊案後,“這種感覺沒了”,現在“十分恐懼”把孩子送去學校。

每次看見孩子將要上的幼兒園,羅梅“就會想像一個槍手正在行兇、而我的孩子在裏面的場景”。“我現在已經在想,我將要怎麼跟一個5歲的孩子討論如果有人在你的學校開槍,你該怎麼做。”

5月25日,一名警員在美國洛杉磯縣一所小學附近臨時指揮交通,為學生放學提供安全保護。新華社發

很多家長也有同樣的焦慮。密歇根州特拉弗斯城居民托妮·利夫-奧黛特每天送6歲的女兒上學時,都要確保女兒知道媽媽愛她。“這種恐懼是,她可能在學校的一次恐怖經歷中活下來,或者活不下來。”

“我很無助。因為這取決於在某地的某人決定走進(校園)並奪走我孩子的生命。我真的無能為力。”

逃離,還是拿起槍支?

瑞安·胡佛與妻子和兩個孩子在弗吉尼亞州阿什本過著田園牧歌式的生活。但現在,由於槍支暴力愈加猖獗,他們已經開始認真考慮離開美國。

胡佛夫婦先前偶爾開玩笑式地聊過這件事,但在羅布小學慘案後,這成為嚴肅話題。胡佛已經與他的老闆討論在國外工作。

4月22日,警察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西北部一處街區發生的槍擊事件現場工作。這起槍擊事件造成4人受傷,槍手隨後自殺。警察在槍手住所找到6支槍及彈藥等。新華社記者劉傑攝

“當我們送他們(孩子)出去、當他們每天上車的時候,我不得不壓制自己腦中那些恐怖的想法,”胡佛説,“(槍支暴力)這一邪惡的幽靈潛伏在角落裏,我們怎麼能一直開心、滿足地生活下去呢?”

有人躲避,有人考慮逃離,有人則打算持槍自保。俄亥俄州斯普林菲爾德的加裏·比克斯勒在他66年人生中,多數時間拒絕擁有槍支,曾有的唯一一把“槍”還是玩具。但是,大約一年前,他改變了想法,與妻子各買了一支手槍。

現在,他的妻子外出都帶著槍。比克斯勒曾問妻子,如果在商店碰見有人持槍行兇,她是否會開槍阻止。“她説她會。但誰知道真的到了那個時候會怎麼樣?”(惠曉霜)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