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亞太版北約”嚴重威脅地區安全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丨 作者: 李嘉寶 丨 時間:2022-05-24 丨 責編:郭素萍

美國—東盟領導人會議剛剛落幕,美國總統拜登又開啟任內首次亞洲之行,並於5月24日在日本東京出席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機制峰會。強化美國所謂“延伸威懾”成為美韓、美日領導人會談的重要議題之一。外界還關注到,5月21日上午,美海軍核動力航母“亞伯拉罕·林肯”號首次停靠駐日美軍橫須賀基地。

近年來,美國通過“印太戰略”加緊拉攏亞太國家,借軍事同盟極力拼湊“亞太版北約”。其秉持冷戰思維、通過製造衝突對抗渲染安全威脅的種種行徑,嚴重威脅亞太地區安全穩定。對此,亞太地區國家需高度警惕。

加快擴張步伐

一段時間以來,美國將外交重頭戲放在亞洲,其主導下的北約也明顯加快“亞太化”進程。今年4月,北約外長會議在比利時布魯塞爾舉行,討論北約的新戰略構想。此次會議以“全球合作夥伴”為名,首次邀請日本、南韓、澳大利亞、紐西蘭4個亞太國家外長參與。北約方面近日還透露,已經邀請日韓澳新四國領導人參加6月下旬在西班牙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此外,南韓日前宣佈加入北約合作網路防禦卓越中心,成為首個加入該組織的亞洲國家。

“在俄烏衝突背景下,北約被美國進一步工具化、武器化。”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徐秀軍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美國將北約視為應對俄烏衝突的一個戰略支柱,試圖把更多議題納入北約框架下。

作為一個軍事同盟組織,北約一貫以“防衛”名義推進軍事合作。近期,美、英、法等北約成員國高調開展與亞太國家的軍事合作,加緊打造亞太軍事同盟體系。

4月,美國白宮發表美英澳三邊安全夥伴關係(AUKUS)領導人聲明,宣佈將研發高超音速武器。5月,英國和日本達成原則性共識,讓日本自衛隊與英軍實現“互相準入”,英國首相約翰遜稱此舉將“加強英國對印太地區的承諾”。日本防衛省日前還宣佈,將首次參加法國在南太平洋地區主辦的“多邊演習”。

在歐洲地緣局勢緊張之時,北約國家政客頻頻向亞太國家炒作、渲染安全威脅。近日,英國外交大臣特拉斯在一場演講中鼓吹“全球性的北約”,稱“必須先發制人,與日本、澳大利亞等盟友合作,確保太平洋地區得到保護”。

“美國一直試圖把亞太盟國組織起來,如歐洲盟國那樣形成一個完整的同盟體系,即打造亞太版‘小北約’。俄烏衝突爆發後,北約向亞太地區的擴張更為明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研究員楊希雨向本報記者指出,北約是一個成立超過70年的區域性軍事組織。如今其正加緊從大西洋向印度洋太平洋及全球擴張,以實現北約軍事職能的全球化。這是北約當前最重要的一個動向,將對歐洲、亞太乃至全球戰略平衡産生影響。

美國一手主導

據日本《朝日新聞》報道,針對拜登此次亞洲之行,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沙利文指出,“將在印太地區展現美國的領導力。”還有不少美政客和媒體大肆炒作,聲稱此行將打造“對抗中國的安全和經濟聯盟”。

“近年來,美國戰略重心加快東移。”楊希雨指出,隨著世界經濟和政治的不均衡發展,亞太地區越來越成為世界新的經濟和政治中心。美國為維護全球領導地位,必然要把戰略重心放在亞太。“從奧巴馬政府的‘亞太再平衡’戰略,到特朗普政府提出‘印太戰略’,再到拜登政府繼續豐富、強化‘印太戰略’,美國日益加強在亞太的政治軍事存在。”

緊隨美國的步伐,北約也不斷把手伸向亞太。2021年,北約拋出新的戰略概念“北約2030年議程”,在將俄羅斯列為主要對手的同時,炒作“中國威脅”,宣稱要減少各成員國在威脅認知上的差異,加強政治融合。美國還打著促進地區合作的旗號在亞太地區拉起封閉排他的“小圈子”,同時收緊雙邊軍事同盟,大搞集團政治和地緣博弈。

“美國的戰略重點東移從來不是僅把本國的戰略投射重點放在亞太,而是要連帶同盟體系向東轉移。”楊希雨指出,靠同盟體系支撐其全球霸權是美國的一種戰略思維定式。北約職能向亞太地區轉移,也構成美國全球戰略重心東移的重要支撐。

“北約在冷戰結束後持續擴張的目的,就是實現美國的霸權野心。”《印度快報》網站刊文指出。

徐秀軍指出,近年來,隨著新興經濟體崛起等世界局勢變化,美國實力和國際影響力相對衰落。美國視北約為維護地區及全球霸權的重要工具:一是借助北約機制加強對盟國的控制,對北約其他成員國的政策立場産生直接影響;二是利用北約對抗、打壓、遏制美國所謂的“戰略競爭對手”。在亞太地區,美國試圖通過推進“印太戰略”,搞所謂“亞太版北約”,在亞太地區複製“控制盟友”“遏制對手”的做法。

警惕安全困境

北約一再東擴引發的俄烏衝突還在持續,造成巨大安全隱患和人道主義災難。美國打造“亞太版北約”的行動,將給地區和平發展帶來什麼?

楊希雨指出,北約已把歐洲大陸推入了一種安全困境。北約將歐洲國家分成了集體安全體系之內、之外兩類國家。北約要強化“集體安全”,必然加劇北約體系外國家的不安全感,歐洲安全困境隨之産生。自冷戰時代至今,歐洲一直在這種安全困境中苦苦掙扎。北約東擴進一步加劇了歐洲安全困境,是導致俄烏衝突爆發的一個深層次原因。“當前,北約的全球化發展不可避免地將這種安全困境帶到全球。對此,亞太國家需高度警惕。”

美國《外交官》雜誌日前刊文指出,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在應對烏克蘭危機上與以美國為首的西方有著明顯分歧,“這些國家的態度反映了對加劇地緣政治對抗做法的警惕”。

徐秀軍指出,俄烏衝突給亞太地區安全帶來一個重要啟示:秉持冷戰思維,依靠軍事同盟追求絕對安全,只會惡化地區安全環境,無法有效保障自身安全。北約一直奉行追求自身絕對安全的理念,忽視了安全問題的不可分割性。在世界政治經濟高度聯動的今天,各國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北約的狹隘安全理念不僅脫離了時代發展潮流,從現實來看還在世界各地製造動蕩不安、甚至在歐洲引發戰火。

“亞太國家應從歷史和現實中吸取教訓,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走對話不對抗、結伴不結盟、共贏非零和的新路,妥善解決分歧和爭端,同時需警惕域外國家在地區製造分裂對抗的行動。”徐秀軍表示,亞太地區是世界最具發展潛力的地區之一。大多數亞太國家都是發展中國,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發展局面,將發展作為第一要務。

楊希雨表示,為維護地區持久和平和普遍安全,亞太國家應做好兩件事:其一,在北約東擴加劇全球戰略不平衡、世界動蕩不安的當下,亞太國家應加強戰略及政策協調,堅持以經濟發展為中心,降低安全矛盾和競爭風險,為地區和平穩定繁榮奠定紮實的基礎。其二,亞太各國加強合作,共同探討、建立適合本地區的包容性、可持續性新安全架構。這個架構不是一部分國家實現所謂“集體安全”,而應以追求所有國家共同安全為目標。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