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辯證把握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意涵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丨 作者:邱耕田 丨 時間:2022-05-23 丨 責編:樂水

【光明學術筆談】  

編者按

“黨領導人民成功走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作出的這一重要論斷,為我們深刻認識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重大意義提供了根本遵循。為了全面深入闡釋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理論品格和實踐價值,本刊特約請三位學者,從辯證把握其意涵、唯物史觀視域、世界歷史意義三個維度,對其進行立體解讀,以期引發對這一課題的進一步研討。

作者:邱耕田(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現代化是近代以來人類尋求自我進步的重要方式,人類正是在現代化進程中一步步走向現代社會。現代化總是具體的,具體的現代化特徵具有多樣性。從社會制度上劃分,有資本主義現代化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從地域上劃分,有歐美或西方的現代化和中國等國的現代化;從社會領域的角度劃分,有農業現代化、工業現代化、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等。《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決議》)指出:“黨領導人民成功走出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這一重要論斷明確提出了“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概念。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矛盾觀辯證把握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意涵,不僅能為我們提供關於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正確認識,而且能為我們繼續走好這條道路提供理論指導。

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普遍性和特殊性的統一

世界是由矛盾組成的,矛盾存在的絕對性,決定了矛盾分析方法作為認識工具的必要性。在馬克思主義矛盾觀的視域內,“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一個包含著深刻辯證關係的重大命題,具有對立統一的矛盾屬性。在中國式現代化的具體存在中,從矛盾屬性看,其實是普遍性與特殊性的統一;從實踐機制看,是現代化化中國和中國化現代化的雙向統一。探討這兩種統一,對於走好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關係,亦即矛盾的共性和個性、一般和個別的關係。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具有鮮明的特殊性,因為我們所走的這條路是“自己的路”而非“別人的路”。獨特的歷史命運、文化傳統和基本國情,決定了我們只能走適合自己特點的現代化道路,進而造就了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特殊性。這種特殊性從發生學角度看,反映的是我們從中國國情出發而確立的現代化之中國探索。鄧小平同志在黨的十二大開幕詞中指出:“我們的現代化建設,必須從中國的實際出發。”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現代化道路並沒有固定模式,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不能削足適履。”可見,中國式現代化道路之“中國式”的基本邏輯意蘊,就是要堅持中國特色、切合中國實際。具體而言,中國式現代化,就是人口規模巨大的現代化,是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的現代化,是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協調的現代化,是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現代化,是走和平發展道路的現代化。這些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的客觀表現和基本追求。同時,中國式現代化道路還擁有一系列十分重要的內在規定性或根本特性,如要堅持黨的領導,因為中國共産黨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領導核心;要堅持人民至上,因為中國式現代化是為了人民、依靠人民、其成果要由人民共用的現代化;要堅持馬克思主義的指導,因為中國式現代化的指導思想是馬克思主義尤其是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21世紀馬克思主義,馬克思主義指導著中國式現代化建設,中國式現代化驗證著馬克思主義的真理力量;要堅持獨立自主,走中國式現代化道路須由中國人民自己做主、自己來主導;要堅持中國道路,中國式現代化道路當然是一條“中國道路”,這條道路體現和保持著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性質,只有這條道路,才能真正實現社會主義和現代化的高度契合,也才能真正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中國式現代化是現代化理論和中國國情的有機結合,它呈現著兩種邏輯進度:其一是現代化要求的進度,其二是中國特色要求的進度。所謂現代化要求的進度,是指中國式現代化是整個世界現代化的一部分,或是世界現代化之中國化的表現。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從歷史的長鏡頭來看,中國發展是屬於全人類進步的偉大事業。”可見,中國式現代化既具有“中國式”,還具有現代化的共性。具體而言,既然中國式現代化是整個世界現代化的有機組成部分,那麼中國式現代化就必須遵循現代化的一般規律,要按照現代化的基本原則或基本路徑加以推進,要體現現代化的共性,因為這種共性使中國式現代化具有了現代化的特徵,屬於現代化的範疇,而不是別的什麼化。中國式現代化的現代化特徵要求我們必須“胸懷天下”,即我們在推進中國式現代化進程中要有一種新時代的“天下觀”,要以世界眼光或基於整個人類現代化的歷史進程來關注我國的現代化建設問題,要從世界現代化的大趨勢、全球發展的大格局、中國進步的大方向來正確認識和處理中國式現代化與世界現代化的關係,在中國式現代化的實踐進程中,要堅持開放、不搞封閉,堅持互利共贏、不搞零和博弈,堅持主持公道、伸張正義,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站在人類進步的一邊。

中國式現代化道路是現代化化中國和中國化現代化的統一

在馬克思主義矛盾觀視域內,中國式現代化既是共性與個性的相互依存與包含,還是共性與個性的相互轉化與過渡。這種共性與個性的相互轉化和滲透,其實就表現為現代化化中國、中國化現代化的雙向互動的實踐過程,從而深刻體現著中國式現代化的辯證特性和實踐機制。

所謂現代化化中國,表達的是始發于近代工業革命以來的世界現代化運動對於中國的影響,這種影響表現為,置身於現代化洪流中的中國,在掌握和遵循現代化規律、原理和規則基礎上,以現代化的方式實現由農業國向工業國轉變、由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轉變、由貧窮落後向富裕發達轉變。這種轉變就反映了現代化對中國的影響,是現代化化中國的具體表現。根據人類社會發展規律,世界上所有國家最終都要走向現代化,都要實現由農業社會向工業社會、農業文明向工業文明的轉變。中國也無例外地要接受這種必然趨勢的“安排”。基於矛盾邏輯來看,現代化化中國,反映的是由一般向特殊或由共性向個性的轉移滲透。這種“化”,具有否定和肯定兩種功能。其否定的是中國作為一個傳統農業大國的落後性,肯定的是中國選擇現代化道路和從自身國情出發的正確性。近代以來特別是20世紀以來,中國的發展過程其實是努力追趕現代化的過程。我國的現代化進程始於19世紀60年代,一開始是被動捲入,之後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我國才開啟了中國式現代化的新進程。早在1945年,毛澤東同志就明確指出:“中國工人階級的任務,不但是為著建立新民主主義的國家而鬥爭,而且是為著中國的工業化和農業近代化而鬥爭。”新中國成立後,毛澤東同志明確指出,我們的任務“就是要安下心來,使我們可以建設我們國家現代化的工業、現代化的農業、現代化的科學文化和現代化的國防”。我國的現代化建設由此邁入了主動發展的新階段。改革開放之初,鄧小平同志就提出了“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命題,他強調:“我們從八十年代的第一年開始,就必須一天也不耽誤,專心致志地、聚精會神地搞四個現代化建設。”

所謂中國化現代化,是指中國通過中國式現代化道路而對世界現代化所産生的積極影響,是世界現代化運動在注入了中國因素後所獲得的深刻變化。換言之,中國化現代化,是中國人民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通過自身的現代化實踐及其形成的道路包括取得的成就、産生的經驗等以影響世界現代化歷史進程和方向的實踐過程。中國在現代化進程中,把自己成功的經驗做法以及在現代化實踐中取得的成果與世界分享交流,從而充分彰顯出中國式現代化的世界歷史意義。在世界現代化運動中,中國是個後來者,也是個後起之秀。中國通過現代化不僅深刻改變了自己的面貌,而且深刻影響著人類歷史的進程。正如《決議》所指出的:“一百年來,黨既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也為人類謀進步、為世界謀大同,以自強不息的奮鬥深刻改變了世界發展的趨勢和格局。”基於矛盾邏輯來看,中國化現代化是實現由個性向共性、由特殊向一般的轉移滲透,在這種轉化中,一方面是中國發展或中國式現代化的世界意義的充分表現,另一方面是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借中國式現代化的成功而彰顯其優越性與生命力。中國化現代化,同樣具有否定和肯定兩種功能。其否定的是現代化單一片面的模式或道路,如把現代化等同於西方化,其肯定和維護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和馬克思主義的成功。總之,中國成功走出了一條獨具特色的社會主義現代化道路,打破了廣大發展中國家對西方現代化道路和模式的依賴,為人類指明瞭一條實現現代化的嶄新道路。

當然,無論是現代化化中國,還是中國化現代化,主導權或主動權都掌握在中國人民手中,即這“兩化”的主體是在中國共産黨領導下的中國人民。我們化什麼、如何化,既要遵循人類社會發展規律和現代化規律,要合規律性;還要根據我們的國情,從中國的實際出發,堅持獨立自主,代表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要合目的性。

相關文章:①唯物史觀視域中的中國式現代化 ②中國式現代化的世界歷史意義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