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何亞非:共同構建更加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

來源:中國網信 丨 作者:何亞非 丨 時間:2022-05-19 丨 責編:華章

網路空間不僅涵蓋網路基礎設施和技術設備、資訊流動的軟體和協議,還包括數據和資訊流動本身,被視為現實世界的“鏡像空間”,關乎政治安全、資訊安全、經濟安全、社會安全、個人權利等諸多領域,且彼此交叉、跨越國界,內涵外延均呈放射性動態發展。

在全球化時代,網信技術裂變式發展強勁推動人類社會進步、經濟繁榮,第四次工業革命和科學技術升級換代正進行得如火如荼。資訊時代各國面臨政治穩定、經濟發展、社會和諧等諸多風險挑戰。

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背景下,隨著人工智慧、物聯網、智慧製造、大數據等技術不斷創新和相互嵌入,網路空間與物理空間高度融合,地緣政治傳統安全威脅與非傳統網路安全威脅相互交織,顛覆人們的安全觀。俄烏衝突進一步表明,網路空間與物理空間同為重要戰場,美國等對俄羅斯實施的制裁尤其是金融制裁凸顯網路空間和資訊技術的重要作用。

全球治理體系在地緣政治、病毒肆虐等衝擊下已不堪重負,網路空間治理亟須以《聯合國憲章》為宗旨和原則,以國際法為基礎,推動網際網路全球治理體系變革,共同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全球網際網路治理體系。這條道路説易行難,但國際社會必須高度重視,及早達成共識,進行有效治理。

中國為推動建立全球網際網路治理體系發揮重要作用

中國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網路大國,有著成功的國內治理經驗,應積極推動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和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全球網際網路治理體系。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沒有網路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提出“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並倡導以“真正的多邊主義”來處理全球事務、應對全球挑戰。這些新思想將在全球治理體系重塑,包括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和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全球網際網路治理體系中發揮重要的指導作用。

從網路秩序和治理實踐看,中國資訊基礎設施建設規模全球領先,網路空間治理能力不斷提高。截至2021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10.32億,建成5G基站超過142.5萬個。資訊技術創新能力和數字經濟發展活力持續提升,中國全球創新指數排名躍至第14位,數字經濟核心産業增加值佔GDP比重達7.8%。數字政府服務效能顯著提高,電子政務發展指數全球排名升至第45位。

中國網路空間治理形成系統性理念,頒布出臺一系列法律法規。《中華人民共和國網路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密碼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資訊保護法》頒布後,《網路安全審查辦法》也已實施。近年來,網路安全標準化在頂層設計、標準體系與效能、國際標準化方面也成績斐然。

2021年9月25日,浙江烏鎮,“網際網路之光”博覽會外景。圖/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全球網路安全形勢嚴峻複雜、風險增大

從全球網路空間國際格局、規則制定、秩序建立看,無政府、無序、缺乏規則是常態,網路安全形勢嚴峻複雜、風險增大。

一是美西方國家處於網路空間權力架構的上端,憑藉資訊技術壟斷和網路話語主導權,從意識形態和戰略競爭出發,對中國等新興經濟體採取壓制政策,對中國的網路攻擊從未停止。網路科技打壓同樣用於歐俄、美俄、美伊(朗)博弈。俄烏衝突中,網路戰一直與戰爭本身同步進行,是各方參與、表態、施壓的重要渠道。

二是參與全球網路空間治理的主體日益多元化,政府、企業、非政府組織、行業協會、個人都是“利益攸關方”,且視時空、議題作用各不相同。網路空間形成初期,規則制定和管理主要是網路服務提供方。隨著網路空間與物理空間相融合,網路安全成為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隨著政府參與和管理深化,政府成為網路空間主導者。然而,網路空間運營依然靠服務供應商特別是大型高科技公司,它們掌握關鍵技術、基礎設施和軟體,並通過海量數據資源參與一國乃至全球經濟、傳播、社會活動。資訊技術的普及使技術門檻下降、原材料唾手可得,在為民眾提供便利和福祉的同時,也增加了網路安全風險。比如,恐怖主義、輿論危機、網路犯罪、加密貨幣氾濫等。

三是網路空間多頭、多點、多層、跨境的特點決定其涵蓋領域廣泛。資訊技術、大數據、産業政策、網路安全、人工智慧都與各國政治、經濟、軍事、傳播能力密切相關。如果網路空間無政府、無序狀態持續下去,不僅國際社會難以開展合作,而且極易“滾雪球”般地觸發政治、經濟、軍事衝突。

攜手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

國際社會就建立網路空間秩序和相應規則做了嘗試,形成了一些成果,但終因地緣政治、大國競爭,網路空間覆蓋面廣、參與方眾多,網路攻擊難以溯源,缺乏有效執行監督機制等原因,建立全球網路空間治理體系和新秩序難以落地。

2010年至今,聯合國資訊安全部門及其專家委員會就網路空間治理提出多份報告,強調網路安全,明確網路主權原則。2015年,聯合國大會制定十一大類非約束性、自願的網路空間規則。然而,這些文件只具有道義約束力,未成為具有法律約束力的治理規則。

國際社會亟須認清網路空間全球治理匱乏的現實和風險,可考慮以下行動。

一是以全人類共同價值為指引,堅持真正多邊主義,排除地緣政治干擾,克服意識形態偏見,加強大國協商與協調,積極推進網路空間全球治理的規則制定、體系和秩序建設。加強全球、區域、次區域以及專門領域一軌、二軌對話與談判,達成建立網路空間規則的共識,以共建互聯互通、共用共治、清朗友善的全球網路空間秩序。

就全球網路空間治理而言,大國合作是關鍵、大國共識是基礎。可考慮與聯合國、G20、亞太經合組織、東盟10+1(+3)等國際、區域、次區域組織合作,增加和強化網路空間議題,調動網路空間專門機構積極性,從戰略、技術、安全、社會等諸多方面探討建立網路空間治理規則與標準。

中美在網路空間要加強溝通,通過對話增進了解與合作,加強網路空間衝突預防與危機管控。當前,兩國在網路治理、打擊網路犯罪、促進數字經濟合作等方面需求不斷增加。中俄在網路空間包括網路安全上主張相近,強調網路主權,應保持合作與溝通機制化。中歐網路空間理念雖有差異,但合作需求“波浪式”發展,宜結合自由貿易、供應鏈安全、疫情防控等共同利益訴求,合作制定規則、達成共識。

二是充分發揮以聯合國為核心的國際機構的平臺與橋梁作用,努力在全球、區域、次區域和專業層面建立包容、平衡、非意識形態化的新平臺,在網路空間規則制定産生初步成果基礎上,結合網路空間和資訊技術新形勢、新特點,嘗試形成和固化已有共識的網路空間治理框架和規則,為達成有約束力、可執行、可監督的網路空間國際條約奠定基礎。

2015年聯合國大會確立的原則意見以及專家委員會多份報告是網路空間全球治理的良好開端,有了規則,對相關各方遵守規則、承擔責任就有了共識和期待。當然,規則制定不可能一蹴而就,在複雜敏感的網路空間尤其如此。

這些困難其實是制定網路空間規則、建立秩序的動力。缺乏規則、無政府、無序的網路空間危險性、破壞力巨大,沒有哪個國家可以獨善其身。以核武器軍備控制和防擴散為例,核武器誕生時,各國對其可能毀滅人類十分恐懼。核武器作為戰略威懾難以銷毀,於是各國迎難而上,自第一顆核武器在日本爆炸以來,歷經20多年艱苦卓絕談判,終於達成《部分禁止核子試驗條約》和《核不擴散條約》,建立了全球核武器軍備控制和防擴散機制。雖然屢有違反,但至今還是國際社會在該領域進行全球治理的框架。

2020年,中國提出《全球數據安全倡議》,強調各國增強溝通,建立互信,以共謀數字治理之道。該倡議在國際社會贏得廣泛支援,並與阿拉伯國家、俄羅斯達成合作意向。未來可推動倡議具體化,形成可行的數據安全保障機制,推動建立全球數字治理規則。

三是非國家行為體特別是高科技企業已成為網路空間及該領域治理重要參與方。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至今,人們的生活方式和生産方式都發生了深刻變化。隨著物理世界與網路空間日益融合,網路空間利用率和影響力日益凸顯。政府主導趨勢不僅沒有改變,甚至還在加強。同時,高科技企業、非政府組織乃至個人等非國家行為體、非政府行為體,都深入參與到各國人民的經濟、政治、文化和日常生活之中。高科技公司掌握先進的資訊技術、海量數據,網路空間影響力難以估量,其參與網路空間全球治理,包括對網路空間規則和技術標準制定所起的作用不容小覷。各國網民數量巨大,他們對網路空間規則制定同樣具有重要作用。在網路空間覆蓋面空前擴大的今天,任何網路空間全球治理規則的制定與體系建設都離不開網民參與。

四是構建和平、安全、開放、合作的網路空間和建立多邊、民主、透明的全球網際網路治理體系需要新思想、新理念、新路徑。在這方面,有關非政府組織和智庫可以發揮重要作用。要努力創新、解放思想,建立和做強中國網路空間非政府國際組織和智庫,多出臺網路空間健康有序發展的新方案,並以相互尊重、共用成果為原則,增強與他國網路空間非政府組織和智庫合作,形成網路空間國際規則制定、治理體系建設、網路秩序形成的思想基礎。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這是一個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産生理論的時代,這是一個需要思想而且一定能夠産生思想的時代”。網路空間非政府組織和智庫參與網路全球治理和規則制定,有助於形成網路空間治理相關理論系統化,進而為網路空間全球治理、國際秩序建設提供理論支撐,推動國際社會形成優化網路空間的觀念合力。

五是鋻於網路安全對國家安全的至關重要性,國際社會有必要先集中解決一些威脅人類生存的網路空間難題,特別是網路安全中對網路攻擊構成戰爭行為的界定。目前,各國對此有不同解釋,各國亟須就此進行對話和談判,以嘗試達成共識,防止發生意外,産生網路空間“黑天鵝”和“灰犀牛”事件,進而演變成為全球網路空間危機。

當前錯綜複雜、嚴峻危險的網路空間現實與治理赤字,需要各國、國際組織、企業、個人等網路空間參與主體齊心協力,共同應對。中國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和網路大國,將積極作為,倡導“求同存異、休戚與共、平等尊重”,與各國加強溝通與合作,探尋網路空間治理新思想、新理念、新模式,攜手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

  點擊二維碼訂閱《中國網信》

相關連結

故宮《中國網信》2022年第2期目錄

作者:何亞非 外交部原副部長、國務院僑辦原副主任、北京大學燕京學堂徐淑希講席教授

來源:《中國網信》2022年第2期

投稿:zhongguowangxin@vip.sina.com

徵訂:《中國網信》郵發代號:80-199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