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我國工業穩定發展的長期態勢不會變(經濟形勢理性看)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丨 作者:史 丹 丨 時間:2022-05-19 丨 責編:華章

核心閱讀

近來,一些工業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經營困難有所增加。對此,我們要客觀看待,既要看到當前的困難,又要看到正在形成的新機,看到我國工業穩增長具有多方面有利條件,短期因素影響不了我國工業穩定發展的長期態勢。

近來,受疫情等多方面因素影響,我國一些工業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經營困難有所增加。對此,我們要客觀看待,既要看到當前的困難,又要看到正在形成的新機。總體來看,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改變,我國工業穩定發展的長期態勢不會變,工業穩增長具有多方面有利條件。隨著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的政策效應逐步顯現,疫情衝擊有望逐步減弱,經濟活力將不斷釋放,工業穩定發展態勢將逐步恢復、不斷鞏固。

我國工業韌性強,未來發展穩定可期

從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的發展經驗來看,我國工業在疫情衝擊面前表現出較強韌性。近期雖然受國內疫情多點散發與局部聚集性疫情的影響,我國工業發展出現增速回落、部分企業停工停産等問題,但這並不會改變我國工業穩定發展的長期態勢。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實體經濟,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為製造業高品質發展創造了有利環境。我國擁有完備的産業體系、龐大的生産規模、齊全的産業門類、大量中間産品的生産,與全球産業連接緊密,世界需要中國,中國也需要世界。我國處於新一輪科技革命大潮中,綠色化和數字化正在成為我國工業新的增長點,並且在部分領域處於世界領先地位。勞動力供給升級、“工程師紅利”逐漸成為推動我國工業轉型升級的新優勢。我國既是世界工廠,也是全球工業品消費中心,對那些既需要産業配套又需要消費市場的重資本和技術密集型産業具有較大黏性。

得益於這些因素,2020年以來,我國工業增長改變了2013年以後增速一直低於GDP增速和服務業增速的運作狀態,扭轉了2011年以後工業對GDP貢獻率逐年下降的趨勢;工業企業經濟效益穩步提升,2021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實現營業收入同比增速較上年加快18.6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明顯快於2019年;實現利潤總額同比增速較上年加快30.2個百分點,兩年平均增長18.2%,扭轉了2019年同比下降的情況,將近八成行業實現利潤總額正增長。這些數據説明,短期因素衝擊影響不了我國工業穩定發展的長期態勢。

我國與全球産業連接緊密,製造中心地位牢固

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我國加速融入世界分工體系,製造業不斷升級,成為全球唯一具有完備工業生産體系的國家,貨物貿易和生産規模長期居世界第一,與北美、歐洲並列為全球産業鏈三大樞紐。今年一季度,製造業出口增長13.4%,進口增長7.5%,我國經濟在世界貿易中的地位進一步提升。尤其是在當前全球性通貨膨脹的條件下,國際市場更加需要中國物美價廉的産品,中國作為全球製造業中心的地位牢固。

近年來,部分勞動密集型企業向成本更低的東南亞、南亞等地區轉移,有人因此擔憂我國工業發展前景。從表面上看,這種轉移會導致我國部分産品出口減少。但從深層次看,我國經濟與世界的聯繫將更加深入,我國作為全球製造業中心的地位將進一步穩固。雖然勞動力成本上升等因素促使勞動密集型産業轉移到成本更低的國家,但這也反映出我國製造業水準在不斷提高。同時,隨著工業化進程深入推進,我國工業體系日益健全、産業結構快速升級、生産製造水準大幅提高,正在承接更多高端製造業轉移。近年來,雖然一些國家承接了我國部分勞動密集型産業,但其從我國進口的中間産品也在增長,客觀上加速了我國産業升級步伐,提升了我國在全球産業鏈價值鏈中的位置。我國經濟發展的比較優勢正在發生深刻變化,勞動密集型産業向外轉移,有利於我們把有限的資源集中在附加值更高的生産環節,形成新的更高水準的比較優勢。

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一些國家採取多種手段鼓勵製造業回流。但由於缺乏發展製造業全産業鏈的環境,這種回流進展緩慢。而且從産業經濟發展規律來看,實現這種回流也需要付出較高成本。因此,一些國家鼓勵製造業回流不會動搖我國作為全球製造業中心的地位。在中美貿易摩擦中,美國對中國産品加徵關稅並沒有對中國企業和對美出口造成太大影響,而且美國市場對“中國製造”的“剛需”不斷增長。美國評級機構穆迪發佈的報告顯示,約93%的關稅成本被美國自身給“消化”了,中國出口商只承擔了其中的7%。近年來,美國對華貿易逆差不降反升。

我國創新成效顯著,新的競爭優勢正在形成

當前,數字經濟正在成為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全球高技術産業增長速度開始領先中低端産業2個百分點左右,我國工業增長也表現出相同特徵且速度更快。主要原因是我國大力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積極推進以數字技術和綠色技術為代表的新一輪科技革命。這改變了我國的生産函數,加快了工業轉型升級步伐,推動我國在全球産業分工中加速從以勞動密集型産業為主轉向以中間製成品和高技術産業為主。

目前,我國創新驅動發展成效顯著,工業發展新的競爭優勢正在形成。高技術製造業增長持續領先。2021年,高技術製造業投資快速增長,明顯高於製造業整體平均水準,遠遠高於全國固定資産投資增速;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增速同比高出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8.6個百分點;高技術製造業和裝備製造業對規模以上工業增長的貢獻率分別達到28.6%和45.0%。今年一季度,規模以上高技術製造業增加值繼續保持兩位數快速增長,高於全部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7.7個百分點,成為帶動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重要支撐。基於新一代資訊技術的新産業、新業態發展勢頭強勁,在一些新興産業如新能源汽車、太陽能發電、5G等領域,我國已具備全球競爭力。2021年,我國工業機器人、積體電路、3D列印設備、智慧手錶産量同比增長均在30%以上,新能源汽車産銷量同比均增長1.6倍;智慧製造、智慧工廠、工業網際網路、工業軟體的發展進入快車道,製造業數字化轉型加快推進。

高技術産業和新産業新業態的快速發展,折射出我國製造業創新能力大幅提升。2019年,我國製造業研發投入佔總研發投入的比重達到61.1%。世界智慧財産權組織發佈的“全球創新指數”顯示,我國在全球創新排名中的位置已從2013年的第三十五位躍升至2021年的第十二位。我國工業創新發展呈現出結構優化、動力轉換、品質提升的積極態勢,發展活力、動力和潛力不斷釋放,一些“卡脖子”技術獲得突破,製造複雜産品的能力不斷提高,在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智慧硬體等方面成績斐然,高品質發展步伐更加堅實。

中小微企業得到有效扶持,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新的要素紅利不斷顯現

為貫徹落實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國家發展改革委等部門印發了《關於促進工業經濟平穩增長的若干政策》,從財政稅費、金融信貸、保供穩價、投資和外貿外資、用地用能和環境5個方面為工業穩增長創造條件。同時,為了減輕疫情對企業尤其是中小微企業的衝擊,我國密集出臺了一系列保市場主體、幫扶中小企業的政策措施,政策效果正在逐步顯現。今年一季度,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營業收入利潤率為6.25%,較1—2月份提高0.28個百分點;規模以上中小工業企業增加值同比增長7.8%,高於整體工業1.3個百分點。

強大內需市場是實現工業穩增長的基礎。從供給看,我國具有大規模生産能力、中間産品生産和産業配套能力、高素質的勞動力、高水準的能源供應基礎設施,資本要素供給相對充裕,由此帶來的規模效應是我國工業競爭力的重要來源。從需求看,我國有14億多人口,中等收入群體規模超過4億,每人平均國內生産總值突破1.2萬美元,消費能力和潛力持續提升並釋放。這樣的市場規模有利於超級産業鏈的孕育,是我國工業穩增長的獨特優勢。今年4月29日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要求全力擴大國內需求,發揮有效投資的關鍵作用,發揮消費對經濟迴圈的牽引帶動作用。這將從供需兩側穩定工業生産,增強工業穩增長的內生動力。此外,隨著政策支援力度不斷加大,我國工業發展的新要素紅利,如“工程師紅利”、數字要素紅利等,也將在穩定工業增長方面發揮越來越大作用。

近期,國家對促進工業發展制定了全面的政策措施。落實好相關政策措施,將極大促進我國工業穩定增長、高品質發展。在落實中央有關政策措施過程中,需要重視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堅持長短結合、均衡發力。以推動工業數字化、綠色化轉型升級和培育競爭新優勢為長遠發展目標,以保護市場主體為當前政策重點,制訂和提升産業發展技術標準、環境紅線,對符合産業發展目標的企業實施白名單制,簡化行政審批程式,在要素供給等方面給予優先保障,暢通國內物流。二是高效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在毫不動搖堅持“動態清零”總方針前提下,最大限度減少疫情防控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探索總結疫情防控與生産生活兩不誤的新模式新經驗,努力取得抗疫和穩定經濟發展雙勝利。三是改善産業安全發展的國際環境。以高水準對外開放更加緊密連接全球産業鏈,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合則兩利、分則俱損的工業發展國際環境。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 人民日報 》( 2022年05月19日 09 版)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