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美國競爭法案》的實質:以狹隘國傢俬利阻礙全球發展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 丨 作者:劉典 丨 時間:2022-05-18 丨 責編:華章

【鳴 鏑】

作者:劉典(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前不久,美國參議院以68票贊成、28票反對,表決通過了參議院版本的《美國競爭法案》。這份長達2375頁的法案內容包括將向半導體等高科技領域投入上千億美元資金,其宗旨是以中國為“戰略對手”,旨在提升美國在經濟、國家安全和外交領域競爭力,引發世界各國的廣泛關注和爭議。

目前人類社會正處於歷史發展與轉型進程的關鍵時期,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交織,帶來許多全球性挑戰。高新技術變革尚未成熟,經濟增長復蘇乏力,地緣政治局勢多變,對全球經濟體系的穩定與共同發展構成威脅。而美國卻與當下世界各國求發展、求和平、求合作的時代潮流背道而馳,以冷戰思維繼續深化對華戰略競爭,特別是通過立法,推出《美國競爭法案》,不斷完善對華“新遏制戰略”。

從2021年《無盡前沿法案》到參眾兩院分別推出不同版本的2022年《美國競爭法案》,法案內容已超越聚焦科技戰略競爭的政策核心,泛化為一部要在所有領域展開的“對華戰略競爭總劇本”。2022年《美國競爭法案》的目標是增強美國在關鍵技術、産業等領域的競爭力。但其內核並不是通過激發自身競爭優勢來“自強”,而是以競爭之名、行打壓之實。

一方面,法案側重加強美國本土的科技創新能力,具體內容包括美國將創立“美國晶片基金”,撥款激勵私營部門投資半導體製造、改善美國供應鏈和增加關鍵産品的國內生産以及推動美國的科學研究和技術創新。

另一方面,法案更關注在全球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中推動關鍵技術的“去中國化”,通過打壓中國的方式保持美國在全球半導體等産業的技術和競爭優勢。此外,美國還試圖借助外部力量,組建所謂“科技聯盟”,如與日本、歐洲在半導體研發方面加強合作,邀請日本、南韓等組建“晶片四方聯盟”,意圖將中國置於技術孤立的境地,精準實現對華技術封鎖的目的。通過打壓中國産業發展,鼓勵半導體等高科技産業回流本土,進而推動相關産業鏈和供應鏈的本地化和“去中國化”,通過強權手段製造相對實力優勢,充斥著濃厚的敵意和狹隘的現實主義權力競爭色彩。

美國意圖通過政治和安全手段重塑跨國産業分工格局的行為,將對全球供應鏈的穩定性造成重大衝擊。眾所週知,全球供應鏈業已形成的“加州設計,中國組裝”的國際分工格局是在市場競爭環境下自然形成的。通過國家大規模的政策干預能否扭轉美國在高精尖技術和製造業領域的跨國分工與競爭態勢還是未知數,但卻勢必嚴重破壞當前全球高技術産品供應鏈以及全球技術合作的信任基礎,導致産品技術進步的延緩與創新的遲滯,不利於全球經濟增長與社會發展。而這種破壞性影響的根源,就在於美國將技術優勢的獲取路徑從商業途徑轉向安全途徑,秉持零和博弈的現實主義思維,將中國的技術發展與國家實力提高視為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與破壞,以狹隘的國傢俬利阻礙全球發展。

事實上,美國以競爭之名、行打壓之實,試圖通過強權維護相對優勢的行為無益於本國的經濟社會發展。在中美經濟深度交融的背景下,強行終止雙方在技術、經貿領域的相互聯繫來打壓中國,對美國而言是損人不利己的行為。中美在經貿和技術領域的相互依賴、相互聯繫是支撐美國産業、經濟正常運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龐大的市場規模、門類齊全的製造業生態、完備的工業基礎設施,是國際供應鏈中短期內難以複製的稀缺資源。中美兩國是全球技術、經濟、基礎設施網路體系的共同支撐性力量,美國若貿然與中國進行技術脫鉤,將對全球經濟體系産生不可估量的重大影響。

在美國內部,法案出臺的潛在影響也伴隨頻繁的討論和爭議。如競爭企業研究所政策主管小克萊德·韋恩·克魯斯撰文指出的,《美國競爭法案》的出臺將具有巨大的、被忽視的監管效果,如果美國繼續在技術政策和投資中尋求過度主導的政府角色,龐大的政府支出將改變大型企業和産業發展的所有軌跡和市場競爭環境。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邁克爾·斯彭斯在題為《美國與中國:正面的戰略競爭》的文章中提到,當下全球經濟面臨人口老齡化、主權債務高企、地緣政治緊張、衝突加劇和供應鏈中斷等多重不利因素。引領世界走向發展之路,需要中國和美國兩個最大的經濟體進行戰略合作,或者積極的戰略競爭,促使每個國家發揮出最大的創新潛力;而不是制定消極的戰略競爭,阻止其他國家挑戰自身的優勢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通過立法將對華負面政策制度化、框架化,在中美建交五十年來還是第一次發生。在全球疫情加劇、經濟增長陷入瓶頸、人類發展受阻的關鍵時刻,這份缺乏大國擔當、充滿“零和博弈”色彩的法案可能會加劇國際安全走向失控、大國關係走向失調、國際秩序走向失序和全球治理走向失衡的風險。

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總鑰匙。世界發展需要穩定的中美關係,維護和穩定中美經貿關係,既符合中方利益,也符合美方利益,將經貿問題政治化無助於解決兩國分歧。中國始終不渝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作為全球第一大國,美國選擇競爭而非合作的姿態炮製“競爭法案”,以制度化的方式鼓吹對華全面戰略競爭,將維護其全球領先地位置於全人類福祉之前,與當下世界各國要和平、謀發展、促合作的大勢背道而馳,缺乏對國際社會應有的責任擔當。

歷史已多次證明,合作共贏才能實現共同發展。中國是世界經濟復蘇的重要引擎,也是全球經濟社會健康發展的忠實推動者。隨著改革開放政策的不斷深化,中國吸引了大批跨國公司,利用良好的基礎設施和豐富的人才資源、健全的産業體系等,為發達國家和跨國企業的技術創新提供了良好的平臺,加速了創新技術的産業化和市場化,提高了其經濟收益和發展效益,並主動與廣大發展中國家合作,帶動當地産業升級,為全球技術革新與産業升級作出重要貢獻。

與此同時,中國致力於優化全球經濟治理體系,實現共同發展。當前世界經濟面臨巨大下行壓力,全球經濟需要新的經濟增長點,部分傳統經濟模式正在被數字技術革新帶來的新業態、新模式、新産業取代。而目前尚未形成一個全球範圍內統一的經濟治理規則體系。中國一直堅定維護多邊主義,支援多邊治理機制。通過打造數字經濟自貿區、參與地區經濟溝通對話機制、促進新型基礎設施海外建設等方式完善多邊經濟治理機制,加強和其他國家的經濟戰略對接,共用跨國合作市場紅利和技術紅利,推動全球經濟健康發展。

因此,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衝擊下全球治理危機叢生、發展赤字加劇等問題,中美兩國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才是這個時代雙方相處的正確之道。今年是中美發表“上海公報”50週年。50年來,中美經貿關係實現了歷史性發展,兩國人民從中獲益良多。面對美方近年來的一系列遏華舉動,中方一直強調,新時期中美相處應該堅持三點原則,即相互尊重、和平共處、合作共贏。從公共衛生合作到振興經濟,從改善基礎設施到應對氣候變化,中美雙方應打破零和博弈思維與安全困境基礎上的消極競爭,通過積極合作讓兩大經濟體走在技術創新的前沿,為做大全球經濟蛋糕、實現普遍發展作出重要貢獻。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