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貨幣政策“以我為主”,審慎應對美元加息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傅佳莎 丨 時間:2022-01-27 丨 責編:樂水

傅佳莎 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研究員、西南財經大學經濟與管理研究院副教授

中國人民銀行公開市場業務交易公告顯示,1月17日,人行開展7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和1000億元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18-21日繼續保持每天1000億元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MLF和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的中標利率均下降10個基點。調降後,7天逆回購利率由2.2%降至2.1%,1年期MLF利率由2.95%降至2.85%。1月20日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也相應下調,1年期LPR降為3.7%,5年期以上LPR降為4.6%。

市場上一方面擔心國內貨幣供給過度寬鬆,加速通脹,另一方面又擔心美聯儲去年11月落地的縮減購債(Taper)和今年上半年的加息預期會引發“縮減恐慌”(Taper Tantrum),導致資本流出,進而引發人民幣貶值和資産貶值,加大企業債務違約風險。

實際上,上周的MLF和逆回購並不是新一輪的寬鬆貨幣政策,而是自2021年中期,央行對下半年經濟形勢預判之後,採取的所有靠前發力的逆週期調控貨幣政策。

       2021年,中國宏觀經濟雖持續復蘇,但受疫情反覆影響,宏觀經濟表現出“前高後低”“結構分化”“壓力加劇”的運作特徵。統計數據顯示二季度以來,中國供給端和需求端都出現明顯復蘇乏力的跡象。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導致中國出現輸入性通脹和上游成本上漲的衝擊,對中國製造業和原材料密集行業帶來了較大的壓力。國際油價上漲疊加綠色轉型,導致煤炭價格上揚,煤電荒帶來的電力供求缺口又進一步引發供給端下滑。受成本上升與需求下滑的兩端擠壓,大量中小企業面臨生存困難。

為了應對宏觀經濟回落趨勢,貨幣政策不僅需要在短期總量政策、結構性逆週期政策上進行對衝,同時也需要調整中期跨週期調節政策。因此,自2021年下半年以來,央行出臺了一系列貨幣政策穩住信貸增速,激發實體經濟貸款需求。

21年下半年以來貨幣政策梳理

7月

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流動性1萬億元

9月

新增3000億元支小再貸款額度

11月

推出碳減排支援工具和2000億元支援煤炭清潔高效利用專項再貸款

12月

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釋放長期資金約1.2萬億元;

下調支農支小再貸款利率0.25個百分點;

將兩項直達工具轉換為支援小微企業的市場化政策工具; 

下調1年期LPR下行0.05個百分點

1月

17日7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

17-21日,累計5000億元公開市場逆回購;

MLF和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的中標利率均下降10個基點

1年期LPR降為3.7%,5年期以上LPR降為4.6%

上周的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作為短期流動性注入,其目的是為了緩解跨節資金緊張情況。從統計數據可知,21年12月,期末中期借貸便利餘額降為45500億元,而此前一年的期末中期借貸便利餘額均在50000億元以上,可見上周開展的70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操作,實際上是續作MLF,其目的也是維護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市場平穩。通過總量工具和結構性工具相結合,央行在推動MLF、逆回購、LPR等利率下降和存款準備金率下降的同時,進一步發揮好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的作用,加大對小微企業、碳減排領域企業的定向“輸血”。從效果來看,2021年末,廣義貨幣供應量M2和社會融資規模分別同比增長9.0%和10.3%,同名義GDP增速基本匹配,實現貨幣信貸總量穩定增長。2021年全年企業貸款利率為4.61%,有效降低了企業綜合融資成本。

在明確了中國採取穩健中性、適度靠前發力的逆週期調控貨幣政策背景下,可進一步研判美聯儲Taper和加息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

隨著疫情對美國影響減弱,美國經濟持續修復,美聯儲于11月確認啟動Taper,開始轉向貨幣政策正常化週期。美聯儲將按照Taper—加息—縮表的基本順序,逐步收緊貨幣政策,調整並縮減資産存量。美聯儲收緊流動性,確實可能造成新興經濟體出現匯率貶值、資本外流、外債融資壓力增大、通脹上漲等風險,但是仔細分析本輪貨幣政策轉向對中國的影響,可以看到其衝擊有限。

具體來説,對於匯率貶值風險,人民幣在今年表現出美元強、人民幣更強的特徵,隨著美國貨幣政策轉向,人民幣改變持續升值趨勢,進入雙向波動階段,有助於實現人民幣匯率保持基本穩定的目標。對於資本外流風險,截至2021年末,中國外匯儲備餘額3.2萬億美元,較2020年末略升1.0%,外匯儲備餘額保持基本穩定。對於通脹壓力,當前中國PPI受國際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影響,漲幅較大;美聯儲加息會導致大宗商品價格下行,減輕輸入型通脹壓力,有利於減輕企業成本壓力。

在外債融資壓力方面,確實會有部分發債企業面臨融資成本上升的壓力,但考慮到當前中國國內融資環境適度寬鬆,不會對企業資金鏈産生較大負面影響。但是,美聯儲縮表對中國宏觀經濟的影響尚不確定。2021年中國成為全球供應中心,貨物進出口強勁增長,貿易順差擴大至4.4萬億。

貨物貿易對中國經濟同比增長産生較強拉動作用。2021年,貨物和服務凈出口拉動經濟增長1.7個百分點,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高達20.9%,有力支撐了中國經濟的常態化進程。隨著美國經濟逐步恢復,美聯儲貨幣政策正常化,現有的産業鏈供應鏈格局可能發生較大變化,中國需要加快恢復“投資”和“消費”這兩駕馬車的經濟拉動作用。

基於此,針對美聯儲縮表可能帶來的外債融資壓力,建議提升企業風險中性意識,加強短期資本流動監測與管理,強化對跨境資本流動規模、動機和流向的跟蹤監測。針對美聯儲縮表可能引發的産業鏈供應鏈變化,建議貨幣政策要繼續堅持“以我為主”的思路,確保貨幣、社會融資增量維持在一定規模,加大對涉農、小微、科技企業的資金支援力度,為企業提供足夠的融資支援,持續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責任編輯:樂水)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