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潛能

來源:《求是》2022/02 丨 作者: 丨 時間:2022-01-19 丨 責編:唐華

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潛能

武漢大學國家發展戰略智庫課題組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十分重視數字經濟發展,高瞻遠矚、審時度勢,對數字經濟發展進行了全局謀劃和系統部署,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2021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進行第三十四次集體學習,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學習時發表重要講話,為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指明瞭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我們要深入學習領會講話精神,大力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潛能,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

一、我國數字經濟發展取得顯著成就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我國數字經濟發展較快、成就顯著”,“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數字技術、數字經濟在支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恢復生産生活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網路強國戰略和國家大數據戰略深入實施,網路經濟空間持續拓展,我國數字經濟規模不斷擴大,數字經濟新技術新業態蓬勃發展,對經濟社會的影響日益深入。

數字經濟規模不斷擴大。近年來,我國數字經濟體量不斷創造歷史新高。數字經濟增加值規模由2005年的2.6萬億元,擴張到2020年的39.2萬億元,佔國內生産總值比重為38.6%。中國資訊通信研究院的研究顯示,2020年有13個省市數字經濟規模超過了1萬億元。同時,我國數字基礎設施與用戶規模十分龐大,已經建成全球最大的光纖網路、4G和5G獨立組網網路,網民規模位居世界第一。

數字産業化和産業數字化穩步推進。一方面,數字産業持續優化升級。2020年,我國數字産業化規模為7.5萬億元,佔數字經濟比重為19.1%,數字技術的産業化、規模化應用世界領先。另一方面,産業數字化向深層次演進。2020年,我國産業數字化規模為31.7萬億元,農業、工業、服務業數字經濟滲透率分別達8.9%、21.0%和40.7%。數字技術正向更深層次、更廣領域滲透融合,産業數字化賦能傳統産業與實體經濟的重要作用進一步強化。

數字化治理能力快速提升。近年來,我國數字化治理體系不斷完善,治理手段和方式逐步優化,數字社會、數字政府建設持續推進,公共服務、社會治理數字化智慧化水準不斷提高。《2020聯合國電子政務調查報告》顯示,我國電子政務發展指數(EGDI)排名升至全球第45位,較2018年提升20個位次。2021年6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數據安全法》出臺,為數據安全治理提供了重要法治保障,對促進數據要素開發利用和安全保護、推動我國數字産業健康規範發展意義重大。同時,隨著《二十國集團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倡議》發佈,“數字絲綢之路”建設、中歐數字經濟合作不斷深化,我國在全球數字治理中發揮越來越重要作用。

産業數字化和數字産業化是推動數字經濟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的具體表現。圖為2021年10月14日,參觀者在第三屆數字中國建設成果展覽會上體驗5GnVR酷遊。 中新社記者 張斌/攝

在支援抗擊新冠肺炎疫情中發揮重要作用。疫情期間,數字技術在助力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産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疫情監測分析、病毒溯源、防控救治、資源調配等方面發揮了支撐作用。面對疫情衝擊,我國數字經濟逆勢加速發展,在2020年保持了9.7%的高位增長,展現出強大的抗衝擊能力和發展韌性,在保障消費和就業、維護産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推動復工復産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成為對衝疫情影響的“穩定器”。此外,還孕育出了生鮮電商、遠端辦公、直播帶貨、線上醫療等新業態,成為經濟社會高品質發展的“加速器”。

二、深刻把握髮展數字經濟的戰略意義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發展數字經濟意義重大,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數字技術、數字經濟正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主導力量,重構全球創新版圖,重塑全球經濟格局。推動我國數字經濟健康發展,要把握數字經濟發展的戰略意義。

有利於推動構建新發展格局。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關鍵在於經濟迴圈的高效運轉、暢通無阻。數字技術、數字經濟可以推動各類資源要素快捷流動、各類市場主體加速融合,幫助市場主體重構組織模式,實現跨界發展,打破時空限制,延伸産業鏈條,暢通國內國際雙迴圈。近年來,新一代資訊技術加速向網路購物、移動支付等新型消費領域滲透。2021年前三季度,我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同比增長15.2%,佔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達23.6%;我國跨境電商進出口同比增長20.1%,已成為國際大迴圈的重要推動力量。

數字經濟發展速度之快、輻射範圍之廣、影響程度之深前所未有,發展數字經濟是把握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新機遇的戰略選擇。圖為2021年10月15日,在2021世界數字經濟大會暨第十一屆智博會上,垃圾數字化設備受到客商青睞。 求是圖片 董小飛/攝

有利於推動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數字經濟具有高創新性、強滲透性、廣覆蓋性,不僅是新的經濟增長點,而且是改造提升傳統産業的支點。數字經濟可以有效擴大消費需求,激發投資活力,提供新的就業崗位,是現代化經濟體系建設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2021年上半年,我國數字經濟核心産業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4.2%,兩年平均增長20.8%;數字技術應用業銷售收入同比增長35.3%,兩年平均增長26.4%,其中,網際網路相關服務、軟體開發、資訊技術服務銷售收入兩年平均增長分別為46.5%、27.1%和26.1%。數字經濟適應我國高品質發展階段的新需求,是推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産業基礎高級化、産業鏈現代化的有力抓手。

有利於推動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縱觀世界經濟發展史,每一次科技革命都帶來新技術的突破,引發新的産業革命,催生新的經濟範式,形成新的競爭格局。數字經濟是重組全球要素資源、重塑全球經濟結構、改變全球競爭格局的關鍵力量,是新一輪國際競爭重點領域。發展數字經濟已成為不可阻擋的時代趨勢。當今時代,數字技術、數字經濟是世界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先機,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2020年統計,34個經合組織國家制定了國家數字戰略。我國數字經濟正處在快速發展的進程中,已成為國民經濟中最為核心的增長極之一。2020年,我國數字經濟規模位列世界第二,同比增速位居全球第一。搶抓數字技術、數字經濟這一世界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先機,對於我國搶佔未來發展制高點、構築國家競爭新優勢具有至關重要的意義。

三、充分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潛能

當前,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於數字經濟的重要論述為根本遵循,深入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産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産業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激發數字經濟發展潛能。

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加快數字化改造,促進傳統産業升級。産業數字化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的前沿端口,是數字生産力與經濟發展新動能的重要來源。數字技術正在驅動傳統的産業發展範式持續創新,賦予傳統産業新的生命力。要以工業網際網路為依託促進製造業數字化、網路化、智慧化發展,促進新一代資訊技術深度賦能農業農村,推動服務業數字化轉型。

加快對傳統産業的數字化改造提升。進一步發揮製造大國和網路大國疊加優勢,促進數字技術與傳統製造業場景深度融合,實現“中國智造”;加速工業網際網路在重點行業的創新應用,增強平臺化設計、數字化管理、智慧化製造、個性化定制、網路化協同、服務化延伸能力。推動新一代資訊技術與農業全産業鏈條的融合應用,大力發展智慧農業;健全農業基礎數據資源採集體系,完善農産品數字化溯源追蹤體系,加快實施一批農業創新示範項目;依託數字技術促進農業組織化、標準化、集約化、規模化生産經營。推動服務業企業數字化轉型,促進生産性服務業提高專業化水準和向價值鏈高端提升,促進生活性服務業品質優化、供給多元化;豐富文旅、醫療、教育、體育等線上服務應用供給。

近年來,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大力推進製造業智慧化改造和數字化轉型。圖為2021年5月14日,位於吳江區盛澤鎮的恒力化纖工業絲智慧車間內,機器人在自動作業。 新華社記者 李博/攝

促進中小企業數字化發展。發展數字經濟離不開一大批中小企業特別是有國際競爭力的“專精特新”企業。但中小企業的數字化改造面臨成本高、投入大、週期長、見效慢等困難,人才支撐不夠、動力意願不足、技術能力較弱。要幫助中小企業走出數字化改造“心有餘而力不足”的困境,鼓勵平臺企業和大型骨幹企業向中小企業開放共用數字化發展資源、提供定制化的整體解決方案,降低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成本,加快培育更多“專精特新”的“小巨人”企業和“瞪羚企業”。繼續面向市場主體實施新的減稅降費,加大“放管服”改革力度,落實好助企紓困政策,增強企業發展信心。

強化數字經濟人才支撐。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提高全民全社會數字素養和技能,夯實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社會基礎。數字經濟是吸納就業的重要途徑,提升全民全社會數字素養和技能有利於緩解就業結構性矛盾。特別是,數字經濟的創新驅動實質是人才驅動,人才短缺是制約數字經濟發展的重要因素之一,需要造就數以億計適應數字經濟發展、具備數字化知識結構和數字化動手能力的人才。

加快形成結構多元、層次合理的人才隊伍。培育海量的技術技能型人才,以職業教育培養高素質技術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國工匠,引導職業教育更好服務製造強國和數字中國建設;以賽促研、以賽促學,廣泛組織開展與數字技能相關的職業技能競賽。著力培育更多創新研發與高層次應用型專業人才,推進數字經濟和前沿數字科技創新相關學科建設,培養一批勇闖科技創新“無人區”的領軍型人才。培育大量善於跨界整合的高端人才,加快推進面向數字經濟的新工科、新文科建設,發展新興交叉專業,促進各學科互促共進。企業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實體,也是培養數字化人才的主體,要引導企業優化綜合型數字化人才的開發投入機制和選拔培養體系。

提升全民全社會數字素養和技能。開展形式多樣的全民全社會數字素養和技能提升主題活動,營造社會共同關注、全民積極參與的濃厚氛圍,讓數字素養和技能融入經濟、走進生活、植入文化、深入人心。塑造良好的創新文化,秉持包容審慎原則,營造激勵創新、寬容失敗的社會氛圍和發展環境。構建技能型社會,加快建成全民終身數字學習體系,構建面向全體人民、貫穿全生命週期、服務全産業鏈的數字學習體系。開發和共用優質數字化教育資源,促進老年人、殘疾人等特殊群體數字技能穩步提升,彌合數字鴻溝。

打造充滿活力的科技創新生態。只有掌握關鍵核心技術的自主權、先進數字技術産業的主導權,才能把握數字經濟發展的主動權。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必須營造一個多主體協同、多要素融通、制度環境充滿活力的創新生態系統,持續激發創新的內在潛力。要按照中央經濟工作會議要求,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深化産學研結合,完善優化科技創新生態。

實現數字技術的“非對稱”趕超。把我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制度優勢、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與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結合起來,構建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聚焦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強化基礎研究,加快佈局共性技術。完善産學研用協同創新機制,進一步強化企業創新主體地位,提高企業在創新決策、創新資源配置和成果轉化等方面的主導權,支援企業與高校、科研院所等構建産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打造“研發—轉化—生産”良性迴圈的創新鏈。搭建面向數字科技的高水準科技創新公共服務平臺,促進數字技術和通用軟硬體的開源開放。激勵企業研發投入,協助“卡脖子”攻關企業開拓市場,發揮海量應用場景優勢,牽引相關技術和産品迭代升級。

促進各類創新要素融通聚合。激勵激發企業家精神,鼓勵企業家與科學家深度合作。構建適應數字經濟新型生産關係的人才激勵機制,優化人才評價制度和成果評價體系,暢通科技成果轉化渠道。建立與數字經濟創新活動需求相適應的科技金融體系,利用新一代資訊技術為傳統金融活動賦能,深化多層次資本市場改革,實現金融鏈和産業鏈、創新鏈、數據鏈多鏈互動、高效協同。加快培育和完善數據要素市場,統籌好數據的開發利用、隱私保護和公共安全,構建多層次的數據交易流通共用體系。營造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環境,為資本設置“紅綠燈”,防止資本野蠻生長和無序擴張。

適度超前開展新型基礎設施投資。數字産業集群與數字基礎設施是“車”和“路”的關係,應該適度超前佈局鋪“路”,讓“路”等“車”,形成“以建促用”的發展效應。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具有顯著的投資乘數效應和消費帶動效應,能夠“一業帶百業”,是穩住宏觀經濟大盤、積極擴大有效需求的重要舉措。要適度超前開展基礎設施投資特別是新基建投資,搭建數字經濟創新載體。前瞻性部署新基建項目,助力經濟社會數字化轉型,賦能産業和消費的“雙升級”。

為全球數字經濟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數字經濟是全球未來的發展方向,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背景下,數字化轉型為恢復生産生活秩序、促進經濟復蘇提供了重要動力。中國應在推動經濟全球化中積極作為,打造“數字絲綢之路”,積極參與數字經濟國際規則和標準制定,為全球數字經濟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促進全人類共用數字經濟發展紅利。

打造“數字絲綢之路”。共建“數字絲綢之路”有助於進一步縮小各國數字化發展鴻溝,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促進各國共同實現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續性的發展。要推動“數字絲綢之路”與國內區域重大戰略互促共進、融合發展,進一步暢通經濟內外迴圈。推動與“一帶一路”相關國家政策、規則等“軟聯通”,加快數字基礎設施“硬聯通”,與沿線國家形成多層次對接合作。針對沿線國家數字化發展現實應用場景,彌補數字基礎設施短板弱項。在“一帶一路”國際合作中,強調以“綠色”與“數字”協同發展推動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

推進數字經濟國際合作。中國高度重視數字經濟國際合作,提出促進數字時代互聯互通倡議,申請加入《數字經濟夥伴關係協定》,正以開放的態度積極參與全球數字經貿規則制定。要進一步深化數字經貿國際合作,積極參與數字經濟領域全球科技合作與科技創新治理,為全球數字治理貢獻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推動數字貿易領域的制度型開放,支援跨境電商發展,提高跨國數字貿易平臺管理服務水準;促進數字經濟領域對話協商,積極參與數字經濟技術創新領域的國際標準制定,提高我國在全球科技創新體系中的話語權和影響力;加強國際數字治理規則研究與治理政策儲備,推動構建網路空間命運共同體。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