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CPI保持總體穩定,宏觀調控措施顯成效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張德勇 丨 時間:2022-01-15 丨 責編:劉維佳

張德勇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近期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21年全國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比上年上漲0.9%。在外部環境更趨複雜嚴峻和不確定、國內經濟恢複製約因素仍然較多的情況下,2021年我國物價總體運作在合理區間,低於全年CPI漲幅3%左右的調控目標,為國民經濟運作總體穩定和更好保障民生創造了較好的環境。

2021年全年CPI總體波動幅度較小。從全年CPI運作軌跡看,雖然在波動中趨向逐步向高,但具有一定的階段性特徵。年初CPI是全年的低點,在0上下波動;5月CPI同比上漲1.3%,達到上半年最高點,此後開始逐漸走低;7月以後CPI出現較為明顯的上升,11月同比上漲2.3%,成為全年最高,接近年底時出現小幅回落,12月同比上漲1.5%。

去年全年CPI走勢相對平穩,並不意味著穩物價輕而易舉。與CPI關係較密切的PPI,也就是工業生産者出廠價格指數,2021年全年增長8.1%。特別是自9月以後,PPI漲幅保持在兩位數。雖然11月和12月逐月回落,與CPI的“剪刀差”進一步收窄,但PPI的上行在傳導機制的作用下,一定程度上會給CPI帶來上升走勢,導致PPI與CPI雙升,增加穩物價的難度。

2021年全球疫情仍在持續,這不僅拖累全球經濟復蘇,也影響物價總體趨勢。在疫情衝擊下,一方面,有的經濟體為了刺激經濟,採取較為寬鬆的財政貨幣政策,造成全球流動性氾濫,國際大宗商品價格持續攀升,部分經濟體通脹率已超過5%,有的經濟體甚至超過8%,導致中國的輸入性通脹壓力較大。另一方面,疫情對全球供應鏈的衝擊持續發酵,全球海運成本高企、集裝箱短缺、港口擁塞、運費大漲,晶片、能源、大宗商品等特殊關鍵領域的供給不時面臨“斷鏈”的風險。外部環境的複雜嚴峻和不確定,對我國物價走勢産生較大影響。

盤點去年中國經濟工作的成績單,一項很重要的內容就是穩住了物價,為穩定宏觀經濟大盤和穩住基本民生提供了有力支撐。穩物價,既要穩住CPI,也要穩住PPI。因此,中央從影響物價的國際國內因素出發,從CPI和PPI兩大方面入手,採取有效的宏觀調控措施,打出政策組合拳,加大保供穩價政策力度,防止物價過快上漲。

2021年,佔CPI權重較高的豬肉價格已基本恢復至正常年份平均水準,平均豬肉價格同比下降30.3%。為了避免豬肉價格大起大落,政府積極調控生豬價格。中央和地方啟動豬肉儲備收儲工作,還多措並舉對養殖端給予政策支援,降低養殖成本,推動市場行情平穩有序。無糧不穩。針對農資價格上漲較快,中央財政對實際種糧農民實行補貼。同時,擴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種植收入保險實施範圍。2021年,我國全年糧食總産量達13657億斤,已連續7年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糧食豐收,糧價穩住,糧油肉蛋菜果奶等重要民生商品生産供應和價格穩定,推動了去年CPI走勢平穩。

對於輸入型通脹壓力,中央祭出一系列政策措施,用市場化辦法穩定大宗商品價格。比如,推動進口通關便利化,提高出口關稅、取消稅收優惠;再如,支援大型企業搭建重點行業産業鏈供需對接平臺以穩定原材料産供銷;還有,以行政監管手段嚴打哄抬價格與囤積居奇行為等等。隨著保供穩價政策效果持續顯現,疊加原油等部分國際大宗商品價格走低影響,工業品價格漲幅有所回落。2021年12月,主要行業中,煤炭開採和洗選業上漲66.8%,回落22.0個百分點;石油和天然氣開採業上漲45.6%,回落22.9個百分點;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業上漲36.4%,回落16.7個百分點。PPI漲勢趨緩,為去年全年物價總體穩定提供了條件。

值得一提的是,在推動疫情衝擊下的經濟穩定恢復時,我國採取了“精準滴灌”的宏觀調控政策。無論是積極的財政政策提質增效、更可持續,還是穩健的貨幣政策靈活精準、合理適度,都立足於精準調控,把服務實體經濟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處理好恢復經濟與防範風險的關係,有效避免了“大水漫灌”式強刺激帶來的價格效應,這是去年穩物價工作取得明顯成效的重要因素。

可見,受疫情影響,在全球經濟不景氣、通脹加劇、供應鏈緊張的背景下,2021年全年我國物價保持總體穩定,與全球主要經濟體通脹高企形成鮮明對比。這得益於中央一系列行之有效的宏觀調控措施,有力促進了價格回歸合理區間,為做好2022年穩物價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礎,充分體現了我國經濟的強大韌性和長期向好的基本面。(責任編輯:唐華)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