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曾經的“民主燈塔”緣何成了“退步國家”?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王維時 丨 時間:2021-11-29 丨 責編:郭素萍

王維時  上海政法學院東北亞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近日,據外媒報道,總部位於瑞典的智庫“國際民主及選舉協助研究所”在其發佈的《2021全球民主現況》報告中,首次將美國列入“退步的民主國家名單”。需要指出的是,這一研究機構帶有濃重的親西方色彩,即便如此也對近年來美式民主的動蕩與失靈看不下去了。

在國際上,美國多年來在全球範圍內強行推廣的美式民主模式普遍沒有達到預期,甚至還給當地造成了混亂和災難。

在國內,美國兩黨之爭已經惡化為“你死我活”的較量,民主制變成了為反對而反對的“否決制”,甚至選舉結果受到公然挑戰;社會兩極分化日趨嚴重,貧富不均現象激增,民粹思潮高漲;以弗洛伊德之死為代表的種族歧視愈演愈烈。特別是在疫情肆虐的背景下,美國的消極抗疫造成70萬國民死於新冠疫情。美國的民主制度弊端逐漸顯現,近期皮尤研究中心報告顯示,絕大多數美國人對自己國家的政治制度深感失望。

美國政治的結構性衝突日益凸顯。《2021全球民主現況》報告稱“歷史性轉捩點出現在2020至2021年,也就是前總統特朗普質疑2020美國大選結果合法性之時”。正如法國學者所言,“美國總統特朗普是美國民主危機的徵兆,也是深化和加速危機的源頭”。這一問題早在20年前布希對陣戈爾時已經有所顯現。儘管當時從表面上看,在面臨大選難産的時候,美國的憲政機製表現出了難得的穩定性,也沒有出現20年後大選所引發的社會動亂和暴力事件。但是,這種表面上的穩定性並不能掩蓋美國總統選舉程式中的種種弊病和漏洞,選後的訴訟政治則更進一步暴露出非民主機制和因素對美國選舉政治的影響。這些弊病20年來不僅沒能得到有效解決,反而不斷發酵、愈演愈烈,以至於到特朗普對陣拜登時變得一發不可收拾——失敗的一方上至總統下至普通民眾都拒絕承認結果,更是爆發了衝擊國會這樣的大規模社會騷亂。

另外,金錢對選舉政治的左右嚴重破壞了美國民主的良性運轉,成為當今美國選舉制度中揮之不去的陰影。隨著競選經費的數額不斷高漲,籌集資金的手段也不斷更新,利益集團的干預和介入也日益深刻和複雜。“一人一票”的原則被“稀釋”和“虛空化”。腐敗的金錢政治令很多美國人感到憤怒和失望。德國博世基金會近期民調顯示,超80%的美英受訪者認為本國政客是資本傀儡,半數以上美國民眾認為民主制度在當前情況下“毫不奏效”。

事實一再證明,美國自封的所謂“民主燈塔”早已崩塌,評判民主的關鍵是看是否符合人民的期待、需要和願望,是否能夠給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民主制度也需要根據社會現實與時俱進,美國現在的民主已經失去了當年推動其國家社會進步的作用,如果不進行真刀真槍的改革,未來的美國社會恐將繼續承受民主失靈的代價。

辯證地看,即便美國民主有效運轉,也不代表它具有普世性。世界上沒有包打天下的制度和體制,民主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回顧上世紀90年代,挾冷戰勝利的狂喜,美國學者弗朗西斯•福山發表了《歷史的終結》一文,將西方的自由民主制度視為“人類意識形態發展的終點”和“人類最後一種統治形式”。但歷史演進的真相並沒有向著這一終點前進。20年後,福山發表題為《歷史的未來》的文章,稱“歷史終結論”有待進一步推敲和完善,世界需要在多元基礎上實現新的融合。曾對美國民主大加讚賞的托克維爾也同樣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人發明的民主形式絕不是民主具有的唯一形式,“我們必須要根據我們國家的法制和民情基礎,去奮力開拓適合我們自己的民主道路”。(責任編輯:唐華)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