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菅義偉出訪東南亞後將面臨戰略抉擇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李若愚 丨 時間:2020-10-25 丨 責編:時暢

李若愚  中華日本學會理事、四川大學副研究員


“菅義偉首相要出訪了!”類似的標題前一段時間在日本的各路媒體上幾乎“刷屏”。 菅義偉當上日本首相後的初次出訪之所以能引發媒體的高度關注,與他在安倍晉三內閣中長期扮演的角色不無關聯。

 

實際上菅義偉從第二次安倍政權發足以來,一直擔任著安倍內閣的官房長官。這一職位相當於安倍內閣的大管家,因此也被稱為安倍在政治上的“夫人”。“男主外,女主內”是日本家庭傳統的分工方式。由於安倍本人熱衷外交、樂於出遊,作為安倍背後支柱的菅義偉便自然而然地把精力集中在內政事務上。所以菅義偉雖然有著豐富的主持國家政務的經驗,卻被認為是“外交上的新手”。


對於一位“新手”來説,上路伊始選擇的難度就要慎之又慎。東南亞一直是日本戰後外交重點佈局的地區,以政府開發援助(簡稱ODA)等形式,日本已在這一地區耕耘多年。因此,選擇越南以及印度尼西亞作為首次出訪的對象,對於菅義偉來説應該是比較理想的“簡單模式”。

 

或者我們換一種思路,如果不是東南亞,那麼哪個國家作為菅義偉首訪的對象最為合適?眾所週知,美國是戰後日本外交的重心所在,似乎美國就是菅義偉首訪的那個最佳答案。然而,現在恰逢美國總統大選前最關鍵的時期,如果菅義偉此時訪美,就大有在特朗普與拜登之間選邊站隊的嫌疑。如何在兩位候選人之間平衡需要高超的外交技巧,並不適合“新手上路”。此時訪美恐怕並非一個很好的選擇。


之前,菅義偉從安倍晉三手中接過了權力的接力棒,很多媒體也長篇累牘地討論了“後安倍時代”的日本將何去何從。但值得注意的是,安倍雖然辭去了首相,但卻沒有退出政壇。在一定程度上,退居二線反而給了安倍更多在政壇翻雲覆雨的操作空間。至少目前的菅義偉很難完全擺脫安倍的政治影響。


我們不妨回憶一下安倍首訪的目的地。提起安倍的首訪,2006年安倍初登首相之位就奔赴中國的“破冰之旅”固然被人津津樂道,但是2012年安倍第二次當選日本首相後奉行的外交政策與今天無疑更具連續性。那時他選擇的首訪對象正是越南、泰國和印度尼西亞這三個國家。可以看出菅義偉出訪越南和印度尼西亞的選擇與安倍是高度一致的,這也符合他作為安倍外交路線繼承者的定位。


至於菅義偉訪問取得的外交成果,也都在可以預期的範圍之內。在這次出訪過程中,日本承諾為越南提供3億日元的無償經濟援助,對於印尼則是提供了500億日元的政府貸款。“金元開道”基本已成為日本對發展中國家外交的規定套路。日方的收穫則是菅義偉得以在國際場合再次重彈關於南海問題的老調,即:“日本堅決反對任何會加劇南海局勢的舉措。重要的是相關各方不訴諸武力或威脅,而是按照國際法進行和平調解。”這與安倍外交的“自由開放的印太”如出一轍。


從安倍晉三開始,日本“自由開放的印太”口號喊了多年,只是從最初的“印太戰略”變為了觀感更為和緩的“印太構想”,但核心內容並無根本改變。之所以要不停地喊,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因為應者寥寥,至少是沒有起到預想中的對衝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效果。畢竟中國的國際形象與能為各國提供的發展機遇都是有目共睹的。


安倍外交最重要的特徵就是其務實性。所以他既有在軍事安全領域拉攏美、澳、印牽制中國的一面,同時又為了經濟利益一直在積極緩和對華關係。在如此矛盾的外交策略中做到左右逢源,對安倍這樣的外交老手來説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對於菅義偉來説這個擔子就更沉重了。


為了贏得統治集團內部的支援,繼承安倍外交路線固然重要,但是對於菅義偉來説,更現實的做法還是要量力而行。面對後疫情時代,日本國內的經濟和社會壓力,究竟是選擇拉攏美、澳、印對抗中國,還是真心誠意發展中日友好關係,菅義偉作為日本現在的掌舵人恐怕還要做出一個明確的戰略抉擇。“兩邊下注”很有可能會二者皆失。(責任編輯:王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