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孫西輝:華盛頓的“盟友牌”越來越難打了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孫西輝 | 時間:2022-12-01 | 責編:郭澤涵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日前宣佈,應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歐洲理事會主席夏爾·米歇爾于12月1日訪華。按照歐洲理事會的説法,這將為中歐雙方展開接觸帶來一個“及時的機會”。

不久前,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的表態,讓歐盟與美國禁止向中國出口高端晶片的立場保持了距離。博雷利説:“儘管美國是我們最重要的盟友,但是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對中國的立場或態度是不一樣的。”可以看出,在美國仍舊強調對華“競爭”的立場下,其盟友和夥伴並不願意“選邊站”。

在中美元首巴厘島會晤中,兩國領導人就各自主要關切、雙邊關係和重大國際問題分別闡述本國的政策立場,達成一系列重要共識,為兩國關係的發展指明瞭方向。然而,希望穩定中美關係不意味著華盛頓馬上改變了對華認知和政策,拜登政府依然強調“對華激烈競爭”。當前拜登政府大體上仍延續特朗普政府的對華認知,繼續實施所謂的“印太戰略”和在一些具體領域旨在限制中國的政策,包括對華關稅、科技“脫鉤”、重組地區供應鏈等。

值得注意的是,拜登政府與特朗普政府在實施“印太戰略”或相關政策中的一個顯著區別在於前者更重視盟友和夥伴的作用。2022年以來,拜登政府不斷強化對亞太國家的外交工作,先是密集派遣高官訪問東南亞各國,邀請東盟成員國領導人赴美舉行美國-東盟特別峰會,接著在亞太提出排斥中國的“印太經濟框架”。這表明,拜登政府希望通過強化與其盟友和夥伴的合作孤立或限制中國。但對此,大多數美國盟友和夥伴是比較抗拒的,甚至有的明確反對在中美之間“選邊”。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東盟峰會上明確倡導,東盟成員國不要在中美之間“選邊”,應竭力與各方建立緊密的夥伴關係。澳大利亞近期也不斷釋放改善對華關係的信號,兩國在各層面上頻繁接觸。

之所以出現這種局面,筆者認為,根本原因在於實力對比和利益差異。

首先,在兩個大國間“選邊”是愚蠢的行為。中美是世界上綜合實力和國際影響力最強的兩個國家,中美關係的狀況不僅影響著兩國的合作與競爭,而且對全球局勢具有重要影響。對其他國家而言,捲入競爭或在中美間“選邊”都不符合其根本利益。

其次,對華“脫鉤”“斷鏈”不符合美國盟友和夥伴自身的利益。中美是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美國的許多盟友和夥伴在經濟及貨物貿易方面與中國的聯繫也非常密切。在絕大多數國家看來,經濟或科技“脫鉤”不利於自身經濟發展,也有損世界經濟穩定。

再次,美國與其盟友和夥伴之間存在認知差異。正因為多數亞太國家和一些美國的盟友及夥伴與中國有著穩定且持續的經貿關係,所以它們在對華戰略關係認知方面與美國存在差異。美國是當今世界唯一的超級大國,自視為全球霸主和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的主要制定者和維護者,對中國的快速發展産生一種所謂的“霸權焦慮”;美國的一些西方盟友和夥伴,或認同西方價值觀與政治意識形態的非西方盟友和夥伴,對中國存在一定程度的所謂“秩序焦慮”;而其他盟友和夥伴,大多對中國不存在明顯的“戰略焦慮”,更希望與中國展開闔作,在發展中共同獲益。

此外,中方及時和全面闡述中國的立場與政策,提供促進地區與全球層面和平與發展的智慧及方案,也在一定程度上有利於化解分歧和消除誤解,進而有助於促使美國的許多盟友和夥伴改善對華態度。

種種跡象表明,多數美國盟友和夥伴不想在中美之間“選邊”,不願也不能全面追隨美國限制中國。德國總理朔爾茨不久前率領龐大的企業家代表團訪華,兩國達成一系列合作協議。11月29日,德國經濟和氣候保護部部長哈貝克表示,歐盟將對美國的《通脹削減法案》作出“強有力回應”,歐盟也將為與美國的貿易衝突做好準備。這不僅反映了這些國家重視對華合作的機遇,也體現出美國對其盟友和夥伴的影響力下降,政治經濟脅迫和價值觀誘導方式很難達到華盛頓的目的。美國需要改變其零和博弈思維與競爭性對華認知,因為這不符合各國期待世界和平與實現共同發展的普遍願望。

(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