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涂永紅:加大穩健貨幣政策實施力度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涂永紅 | 時間:2022-06-28 | 責編:申罡

文 | 涂永紅 中國人民大學長江經濟帶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

近期,美聯儲超預期大幅加息,一次性提高聯邦基金利率75個基點,以期將通貨膨脹率控制在2%的目標內。市場預期美聯儲還將繼續加息,年內聯邦基金利率將提高到3%以上。由於美國貨幣政策有較強的溢出效應,為了防止本外幣利差引發資本流出,英國和瑞士近期也宣佈加息。對此,我們應當如何應對,還需做出相應分析。

美聯儲之所以加息,主要在於長達10餘年的量化寬鬆政策向市場注入了過多的流動性,在刺激投資和消費的同時,推高資産和大宗商品價格。此外,美國、歐盟的貿易保護主義,嚴重衝擊全球産業鏈和供應鏈,加劇了通貨膨脹。俄烏衝突進一步加劇了結構性商品供求失衡矛盾,造成能源和糧食價格上漲,進而從供應的源頭,將價格上漲傳遞到生産和消費的末端,引發了廣泛而普遍的價格上漲。

不過,減少貨幣總量並不能解決供應鏈受損和結構性失衡問題,治標不治本。而且加息還會産生出乎預料的回溢效應,增加市場流動性總量,部分沖銷加息造成的貨幣收縮。一旦貨幣供給繼續大於需求,美聯儲控制通脹的政策就會大打折扣。

面對美聯儲加息以及西方國家的貨幣政策轉向,我國應立足自身經濟特徵與發展趨勢謹慎對待。總體上看,中國與美國經濟結構、發展模式不同,經濟週期並不同步。目前美國投資、消費兩旺,有較高的通貨膨脹,我國卻亟需提振投資與消費,緩解較大的就業壓力。面對不同的經濟週期,中美兩國貨幣政策的著力點、政策工具自然會有差異。在美聯儲加息控制通脹時,我國需要把握好經濟運作的節奏,要確保相對寬鬆的流動性,以支援經濟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同時注重結構性發力,運用好差別化政策工具,幫助中小微企業紓困。

同時,中美互為重要的貿易投資夥伴,美聯儲加息對我國有較大的溢出效應,帶來不小的挑戰。加息將降低美國的進口需求,對我國出口造成不利影響,一定程度上打擊市場信心,加速資本流出。這一方面不利於我國增加投資和解決就業問題,另一方面加大了金融市場風險的聯動性,增加股市、債市、樓市風險。

不過,事物總是一分為二的,美聯儲加息也帶來一些新的機遇。美元升值會增加我國出口商品的相對價格優勢,同時歐盟國家也會擴大進口中國商品。從歷史經驗看,美聯儲加息,新興市場國家容易出現資本外流、本幣貶值等現象,比較脆弱的國家甚至會出現貨幣金融危機、經濟危機,由於我國經濟基本面比較好,國家信用較高,從那些新興市場流出的國際資本會選擇流入我國,形成資本雙向流動局面。

進一步加大穩健的貨幣政策實施力度、為實體經濟提供更有力的支援,我國應堅持以我為主,相機決策。

首先,宏觀政策要聚焦經濟增長和充分就業。加大財政政策力度,減稅降費,破除壟斷,為市場主體提供更多發展壯大機會;加強財政貨幣政策協調配合,加快動員目前大量閒置的資源,擴大出口,發揮出口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

其次,要抓住中美利差縮小的機會,擴大人民幣國際貸款,進一步發揮人民幣的融資貨幣功能。鼓勵我國商業銀行積極開展跨境人民幣信貸,支援我國的製造業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佈局,穩固産業鏈供應鏈,以投資帶動貿易,形成國內國際相互促進的雙迴圈,提高我國製造業的國際競爭力和輻射力,形成我國製造業地位提升和人民幣國際化協同前進的新局面。

再次,要加強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雙支柱”管理,促進金融市場開放,在穩外貿的同時,提高資本項目動態平衡國際收支能力,確保市場化方式維持人民幣匯率在均衡水準上的基本穩定,引導市場預期,增強經濟增長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

最後,要加大金融創新。提供豐富的人民幣衍生品,更好滿足國內外市場化主體分散、對衝人民幣匯率風險的需求,有效降低貿易投資市場風險,增強我國經濟發展的抗風險能力和韌勁。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