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促進“兩個健康” 應對三重壓力

來源:經濟參考報 | 作者:杜創 黃群慧 | 時間:2022-05-24 | 責編:申罡

文 | 杜創 黃群慧 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


今年以來,面對百年變局和世紀疫情相互疊加的複雜局面,我國有力統籌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經濟運作總體實現平穩開局。1-2月份,我國多項經濟指標呈現積極回暖跡象,2月末以來,受新冠肺炎疫情和烏克蘭危機疊加影響,我國經濟發展面臨的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顯現。市場主體尤其是中小企業成本壓力加大、經營困難。地方政府陸續出臺相關政策加大對市場主體尤其是中小企業的紓困幫扶力度,減輕企業負擔,發揮市場主體在促增長、保就業、活市場、優民生等方面的積極作用。從機構數量和就業人員數等指標來看,市場主體尤其是中小企業絕大部分是民營企業。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促進民營經濟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就促進民營經濟(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作出一系列戰略部署,其中關於“兩個健康”內涵和邏輯的闡述具有深刻的理論和政策價值。2015年中央統戰工作會議強調,非公有制經濟要健康發展,前提是非公有制經濟人士要健康成長。2017年10月,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構建親清政商關係,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2018年11月召開的民營企業座談會再次強調了“兩個健康”。2020年9月,習近平對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作出重要指示,指出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健康成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兩個健康”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共産黨關於民營經濟發展政策邏輯的深化


中共十五大確立“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為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提出“非公有制經濟是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十六大提出“兩個毫不動搖”,即“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援、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十八大進一步提出“毫不動搖地鼓勵、支援、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産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十九屆四中全會將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等作為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則是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的新概括,是對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內涵的重要發展和深化。


以上論述主要闡述的是公有制經濟與非公有制經濟的關係。那麼就非公有制經濟本身而言,如何鼓勵、支援、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改革開放以來,黨和國家出臺了一系列關於非公有制經濟發展的政策措施。關於這些措施的理念總結、概括,則是“兩個健康”。


要促進民營經濟發展,而且是促進其健康發展,這就體現了“兩個毫不動搖”中關於民營經濟既要鼓勵支援,又要引導的思想。一是鼓勵支援。市場經濟的發展有賴於多種所有製成分共同發揮作用。在保持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同時,鼓勵支援非公有制經濟發展,可以促進市場競爭,提升市場活力。民營經濟快速發展,在穩定增長、促進創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等方面可發揮重要作用。二是引導。民營經濟在發展過程中可能出現一些不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傾向,如在環保、品質、安全、信用等方面存在不規範、不穩健甚至不合規合法的問題,所以有必要對其積極引導,確保規範發展。


單純提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是不充分的,要同時促進“民營經濟人士健康成長”,即不是“一個健康”而是“兩個健康”。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理解這個判斷。一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民營經濟發展時間還不長,民營企業整體上還具有創業企業的特徵,創業企業家在企業中具有舉足輕重的核心作用。引導民營經濟健康發展關鍵在引導企業家。從反面看,常常發生因為企業家危機處置不當而引發嚴重的企業危機,或因一個企業家出現司法問題而導致一個正常企業陷入困境甚至倒閉。二是許多民營企業家都是創業成功人士,是社會公眾人物,一言一行對社會有很強的示範效應。三是經過四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大量民營企業面臨“二代”接班,對年輕一代民營經濟人士的教育培養,關係民營企業的長遠發展。


“兩個健康”是我國經濟轉入高品質發展階段、國際環境深刻變化下的戰略選擇


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十九屆五中全會進一步指出,“十四五”時期經濟社會發展要以推動高品質發展為主題,必須把發展品質問題擺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著力提升發展品質和效益。我國經濟發展階段的歷史性變化,對於民營經濟發展有深遠影響。民營經濟自身在長期的粗放式發展之後,面臨轉型升級問題。


國際經濟環境發生重大變化。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國際經濟格局深刻調整,全球市場收縮,經濟陷入持續低迷,國際經濟大迴圈動能弱化;尤其是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出口形勢更為嚴峻。民營企業佔我國出口總額的四成以上,一些民營出口企業必然會受到影響,那些為出口企業配套或處在産業鏈上的民營企業也會受到拖累。


以浙江省溫州市為例,溫州是中國民營經濟的重要發祥地,其最為鮮明的特徵是民營經濟佔絕對主導。20世紀80、90年代,“以家庭工業為基礎,以專業市場為依託,以供銷員為骨幹”的溫州模式促進了當地經濟起飛,並對全國形成示範。進入新時代,溫州民營經濟健康發展面臨一系列挑戰。2018年8月9日,經中央統戰部同意,全國工商聯正式批復溫州創建新時代“兩個健康”先行區。三年來,溫州出臺了一系列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民營經濟人士健康成長的政策措施,取得了階段性成效,積累了經驗,其中許多創新性措施對全國其他地區可起到示範作用。在促進民營企業家健康成長方面,溫州探索實踐的創新性措施包括提高民營企業家社會地位、保障民營企業家財産和經營安全、構建溫州版“親清”新型政商關係、打造“義利並舉、青藍接力”的企業家隊伍等。在促進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方面,溫州的創新舉措包括更徹底細緻地減稅降費,精準實施惠企紓困;拓寬金融輸血渠道,多角度破解融資難題;切實完善政策執行方式,力創一流營商環境;助推轉型升級,促進高品質發展等方面。這些創新舉措在提振企業家信心、激發市場活力、改善營商環境等方面取得了顯著成效,為全國其他地區促進民營企業家健康成長和民營經濟健康發展提供了啟示和借鑒。


“兩個健康”是實現共同富裕的重要手段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提出了要讓“全體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為明顯的實質性進展”的宏偉目標。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體學習明確,進入新發展階段,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必須更加注重共同富裕問題。2021年8月17日,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再次強調,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特徵,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高品質發展中促進共同富裕。會議特別提到了基本經濟制度與共同富裕的關係,強調要堅持基本經濟制度,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後富、幫後富,重點鼓勵辛勤勞動、合法經營、敢於創業的致富帶頭人。


關於“共同富裕”豐富了“兩個健康”的內涵,對“兩個健康”提出了新標準新要求。引導民營經濟健康發展,就是引導其符合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向,而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因此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內涵,自然包括其對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正外部性,尤其是在促進共同富裕方面的貢獻。民營經濟人士健康成長的內涵,也不能簡單理解為“獨善其身”,更應包括其對於勤勞富裕的示範作用,對於相對貧困群體/地區的幫扶作用。


“兩個健康”是促進共同富裕的重要手段。共同富裕不是共同貧窮,走向共同富裕一般要經歷兩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第二階段是逐漸實現共同富裕。其理論邏輯是一部分有商業頭腦的人通過誠實勞動、合法經營先富起來,為共同富裕奠定了物質基礎;然而,仍然有一部分人由於缺乏商業頭腦、自身條件不足、不夠勤奮等原因,或者一部分地區物質環境條件客觀上很差,而未能先富起來,甚至陷入貧困。因此需要干預,促進共同富裕,包括“先富幫後富”、“先富帶動後富”。在實現共同富裕的這兩個階段中,“兩個健康”都是重要手段。例如,在“兩個健康”精神指導下,溫州進一步探索了民營經濟先富帶動後富的基本路徑,包括創造條件推動後富地區/群體創業就業;投資社會事業,改善後富地區/群體相關的社會基礎設施;通過其他財富轉移形式“幫後富”等等。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