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陳昭: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主要路徑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陳昭 | 時間:2022-05-23 | 責編:申罡

文 | 陳昭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蓬勃發展,全球經貿格局面臨重大調整,國際服務貿易進入新的發展時期。長期以來,我國始終堅持擴大服務業開放,大力發展服務貿易,從最初加快發展服務貿易到創新發展服務貿易,再到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服務貿易發展從“重規模”向“提品質”轉變,進入創新發展階段。

發展勢頭良好

在政策紅利與數字經濟發展驅動下,我國服務貿易持續快速增長,呈現出顯著的“量質齊升”特徵,在整體發展水準、貿易結構和業態模式等方面均表現出良好發展勢頭。

服務貿易進出口規模不斷擴大。2021年,全年服務進出口總額達52982.7億元,同比增長16.1%。其中,服務出口25435億元,增長31.4%,服務進口27547.7億元,增長4.8%。受益於我國知識密集型服務出口競爭力顯著提升、運輸服務出口快速增長及旅行服務逆差大幅下降等諸多因素,服務貿易逆差下降69.5%至2112.7億元,同比減少4816.6億元。

服務貿易高水準開放提速。隨著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工作推進,多項政策措施落地生效,服務貿易體制機制改革有所進展,制度型開放與創新成果初見成效,服務貿易領域的限制措施有序取消或逐步放寬。

服務貿易結構持續優化。數據顯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我國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額佔比分別達到34.7%、44.5%和43.9%,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已成為增強服務出口能力、穩定外貿增長的新引擎。同時,數字內容出口迅速擴大,服務外包已成為生産性服務出口的主要方式。

此外,數字貿易迅速發展,模式業態創新成為亮點。得益於堅實的服務業基礎,我國數字經濟與數字貿易的競爭優勢和巨大潛力被不斷挖掘,數字貿易新業態和新模式加快發展。《中國數字貿易發展報告2020》顯示,“十三五”時期我國數字貿易規模快速擴大,數字貿易額由2015年的2000億美元增長到2020年的2947.6億美元,增長47.4%,佔服務貿易的比重從30.6%增長至44.5%。

尚存薄弱環節

儘管服務貿易創新發展取得了顯著成果,但制約其更好發展的現實瓶頸依然存在,服務貿易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的發展難題仍需進一步破解。

一是結構性失衡問題依然突出。這主要表現為區域發展不平衡,東部沿海地區服務業和服務貿易發展水準明顯高於內陸及沿邊地區,且差距呈不斷擴大趨勢;貿易結構尚不合理,知識密集型服務貿易進出口額佔比尚未過半,傳統服務貿易的主導地位沒有發生根本性變化,開放程度不足、智慧財産權保護制度體系尚不健全、服務業複合型專業人才匱乏等是造成上述問題的主要原因;市場結構相對集中,需進一步拓展其他海外市場來分散因市場過度集中可能出現的風險。 <

二是服務貿易創新發展政策實施效果需定期評估與調整。服務貿易創新發展政策舉措逐步完善,但試點地區仍存在定位不清晰、同質競爭明顯、重點領域不突出等問題。同時,相關管理體制機制、特別是聯動協調機制尚有較大改善空間。當前,國務院服務貿易發展部際聯席會議制度已經建立,試點地區也建立服務貿易跨部門的聯繫協調機制等。但總體上看,由於服務貿易具有領域多、範圍廣等特徵,涉及多部門協調合作、統籌管理的情況較多,工作難度較大,如何形成更加高效有力的部門聯繫協調機制尚處在探索之中。

三是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有待深化。試點地區在推動服務貿易開放與自由化便利化過程中,面臨許可權不足等制約,對地方政府的授權不足增加了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的推進難度。如何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針對具體服務貿易部門在試點地區開展壓力測試,深化行政審批制度改革,是一個亟待破解的難題。

四是服務貿易統計制度尚不完善。相關統計平臺建設相對滯後,服務貿易風險監測與分析體系有待健全,服務貿易重點聯繫企業相關數據直報工作尚需加強。如何建立健全相關部委與地方政府在服務貿易數據方面的資訊共用機制,也是一個需要研究的重大課題。

主要發力方向

“十四五”時期,應繼續圍繞高水準開放、深層次改革及全方位創新,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

第一,依託全面深化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推動服務業和服務貿易高水準開放。在確保安全的前提下,有序提升服務業和服務貿易重點領域的開放水準。對標國際高標準經貿規則和國際貿易新規則,可在試點地區加大開放壓力測試,開展先行先試;積極推進試點地區及自貿試驗區制定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條件成熟後可在全國推進實施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建立健全跨境服務貿易負面清單管理制度;繼續提高技術、資金、人員的流動便利性,在條件相對較好的試點地區開展數據跨境流動管理與風險管控試點,提升數字貿易治理能力。

第二,深化服務貿易管理體制機制改革。需完善服務貿易聯動協調機制,加強試點地區之間的交流合作,共同探尋解決難點問題的方法。同時,完善考核機制,在國家層面建立並完善服務貿易創新發展試點地區考核指標體系,定期對試點地區的政策實施效果進行評估,加強對試點地區服務貿易創新發展工作的監督管理。具體來看,需繼續在深化“放管服”改革上下功夫,探索在特定試點區域範圍內針對特定服務貿易領域進一步下放審批許可權,探索建立各主管部門與試點地區的數據共用機制和對重點企業的統計監測機制,加快健全服務貿易統計體系、智慧財産權保護制度體系與社會信用體系等。

第三,著力推進服務貿易均衡發展。完善區域發展佈局,突出區域發展重點,根據各試點地區的産業基礎、特點和資源稟賦,推行有針對性的試點政策整合,明確各試點地區的定位,實現試點地區服務貿易的錯位發展與探索。加大對中西部地區試點的政策和資金傾斜力度,引導東部發達地區試點與中西部及東北地區試點開展交流合作,構建東中西部試點分工合作、優勢互補、協同發展的産業鏈供應鏈價值鏈體系。以數字經濟和數字技術推動傳統服務貿易轉型升級,加快發展新興服務貿易,培育特色服務貿易競爭新優勢,擴大優勢服務進口。在穩固傳統國際市場的同時,加大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服務貿易規模及服務業雙向投資力度。

第四,以數字經濟與數字技術推動服務貿易模式創新。加快推動數字技術與服務貿易深度融合,大力發展數字貿易,利用數字技術改造旅遊、運輸等傳統服務貿易,促進資訊通信、金融保險、智慧財産權、醫療教育等新興服務貿易發展,引導服務外包向數字化高端化延伸。積極參與數字經濟與數字貿易國際規則制定,強化我國在這一領域的引導力和話語權,制定合理措施破除數字貿易壁壘,並進一步探索建立健全數字智慧財産權保護制度、爭端解決機制等。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