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戚凱:誰加劇了疫情下的馬太效應?

來源:北京日報 | 作者:戚凱 | 時間:2022-01-21 | 責編:申罡

文 | 戚凱 中國政法大學全球化與全球問題研究所副教授

近日,一份調查報告顯示,疫情期間,全球1.6億人陷入貧困,而全球十大富豪擁有的財富卻在過去兩年翻了一番,是全球最貧窮的31億人擁有財富總和的6倍。這一數據刺痛了世人的敏感神經,也讓人深思:新冠疫情下,世界特別在主要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的財富差距是如何進一步加大的?

疫情加劇了“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馬太效應,一大直接原因在於金字塔頂尖人群與底層民眾的收入獲得方式不同。就拿美國來説,自上世紀90年代走上資訊科技産業與金融投資資本相結合的道路以來,大量的頂級富豪和中上層中産階級人群,收入來源主要是公司年薪、股票分紅、投資得利等;對比之下,底層民眾則主要依賴於重復勞動所獲取的收入,譬如傳送快遞、餐廳服務、衛生清理等。前者收入穩定、高薪可期,後者薪水極為微薄不説,面對疫情衝擊,也沒辦法靠線上辦公來維持正常工作,停業限流等舉措使許多人失去了僅有的工作崗位,只能蝸居在家依靠政府補貼過活。而過去一年,歐美國家普遍經歷通貨膨脹,寒冷冬季又帶動了能源價格上漲,低收入群體的基本消費品開支本來就佔消費大頭,動輒近7%的通貨膨脹率使其不得不將更多的錢用於維持基本生存,這實際上是無形中進一步榨幹了他們手中不多的儲蓄。

在這些技術層面原因的背後,更隱藏著資本主義政治、經濟與社會制度的深層次問題。在西方世界,資本左右國家經濟社會的迴圈運轉,剝削的客觀存在使資源不可避免向少數人聚集。而長期以來,一些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黨派私利至上,臺上台下的各黨各派都視民眾為可被愚弄、收買的對象,不擇手段地以收割選票、上臺執政為唯一目標,對抗擊新冠疫情、提振國家經濟提出了千奇百怪的反科學、反理性觀點,這造成了民眾認識與國家政策的雙重分裂,由此導致的政策困境也讓抗疫工作停滯不前,結果就是經濟形勢失衡失控。

此外,資本主義經濟制度的唯利是圖放大了這種極端不平等。資本投資遍佈全球,産業搬遷、本國空殼公司避稅、基礎設施建設停滯等現象在主要資本主義國家屢見不鮮,繼而引起了本國就業不足、産業空心化、銹蝕地帶頻生、福利保障難以為繼等一系列問題。“山巔階層”憑藉全球經營及五花八門的避稅手段,進一步集斂財富,美國前總統特朗普曾貴為房地産大亨,年納稅竟只有數百美元;貧困人口只能在毫無希望的銹蝕地帶苦苦掙扎。

再次,大水漫灌的財政金融政策適得其反。數十年來,每逢遇到經濟危機,資本主義國家只能想到“大水漫灌”這副“鴆藥”。在美國,這一政策尤為典型,由於坐擁美元的發幣權,美國可以肆無忌憚地印刷美元,並將鑄幣稅轉嫁到全世界人民頭上。然而由於産業空心化,資本逐利的貪婪性不斷刷新下限,所以疫情暴發以來美國這一波增發貨幣刺激政策,使得大量財富除了涌入股票、非法虛擬貨幣市場之外,並無其他任何實質性改善,由此也造就了“實體冷、虛火旺”的奇怪場景。在所謂的“股市幣圈狂歡”退潮之後,極少數金融巨鱷進一步“收割韭菜”,大量普通民眾則在資産縮水中進一步陷入困頓。

總而言之,主要資本主義國家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的問題,有表面的技術性原因,但更多的是資本主義經濟制度頑疾的再次集中爆發。這一歷史問題一直是制約其政治、經濟、社會前進的嚴重頑疾,而新冠疫情進一步刺激了病情的惡化。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