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姚洋:2022年,中國有望開啟下一個十年增長週期

來源:北大國發院網 | 作者:姚洋 | 時間:2022-01-21 | 責編:申罡

2021年即將收尾,雖然第四季度的中國國內生産總值(GDP)還沒有揭曉,但是從前三個季度的情況來看,基本可以確定,中國今年的整體經濟形勢比較好,有望達到GDP增長8%的預期。中國經濟展現出了良好的韌性,向全世界展示了我們面對未來的信心。

2021年註定是個特殊的年份。外部,全球新冠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國際形勢更加複雜嚴峻;內部,今年是中國“十四五”規劃的開局之年,也是我們國家“兩個一百年”目標歷史交匯的關鍵時刻。

剛剛閉幕不久的中國共産黨第十九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全面總結了中國共産黨的百年奮鬥的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問題。2022年,黨的二十大即將召開,是黨在向第二個百年奮鬥目標進軍新征程的重要時刻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代表大會

可以説,2022年的中國,面臨著更大的挑戰,但同時也擁有更大的希望。

2021,中國經濟的韌性與挑戰

從整體經濟數據來看,新冠疫情全球流行後,中國經濟恢復的是比較好的。來自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21年第一季度,國內生産總值(GDP)同比增長18.3%,第二季度同比增長7.9%,三季度同比增長4.9%,雖然目前第四季度的數據還沒有公佈,但從大環境來看,全年的GDP增速很有可能達到8%的預期。

縱觀全年情況,最大的亮點是出口貿易,2021年前三季度,貨物進出口總額同比增長22.7%。增速之快,仿佛又回到了21世紀初我國加入WTO後的那十年高速增長期。不同的是,如今的中國,進出口規模相比當年更龐大了,還能有如此井噴式的增長,非常難得。

這説明,全球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的影響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更可以證明,即使疫情來勢洶洶,産品的國際分工沒有從根本上改變,全球性産業鏈形成的趨勢不可逆。也就是全球化的進程並沒有中斷,全球一體化仍在持續加深,而中國將在其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疫情發生以來,總有人悲觀地認為,“全球産業鏈要斷裂了”,“中國要與世界經濟脫鉤了”。事實證明,以中國為代表的發展中國家在國際貿易中仍然存在比較優勢,中國在人力、網路等領域擁有的巨大優勢,過去十多年間,中國在世界經濟中的地位大大加強了。如今,世界與中國脫鉤是不太可能的。

一項近期的國外商會調查也顯示,絕大多數企業仍然願意留在中國,而且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願意在中國繼續擴大生産。

除了出口貿易,2021年上半年,中國製造業迅速回暖,房地産業的發展態勢也較好。然而到了下半年,社會上開始出現了一些悲觀的情緒,似乎影響到了部分行業對於發展前景的信心。

出現這種疑慮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從數據上看,今年前三個季度的經濟增長速度是呈下降趨勢的;另一方面,很多地方經歷了疫情反覆、拉閘限電等事件,同時,中國民眾最為關注的房地産等行業,也出現了一些波動,似乎中國經濟開始變得令人擔憂了。

實際上,很多擔憂是沒有必要的。首先,下半年經濟增長減速,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的經濟復蘇,回復得太快,到2021年上半年,形成了所謂的“翹尾現象”。如果再想2021年每個季度都實現相比上年同期的高增長,難度是很大的。

其次,房地産業在2020年有力支撐了國內經濟復蘇,但為遏制房地産過熱,2021年下半年,各地開始進行了一些調控。目前看,房地産政策過去這半年間的調控已經見底,有一些城市甚至開始出臺了“限跌”政策,這是很重要的信號,説明政府調控的目的並不是想讓房地産業整體垮掉,即使有部分企業出現一些問題,也説明不了整個行業的狀況,不代表整個行業都會衰退。

今天,房地産業依然是中國經濟發展非常重要的支柱産業之一。相信到了2022年,房地産業很有希望穩定下來。

如果説2021年中國經濟有什麼領域相對不太理想,那應該是國內消費的增速依然比較低迷,預期的大幅度反彈沒有到來。

特別是下半年,暑假和國慶假期期間部分地區的疫情反彈,給旅遊業帶來了不小的影響。統計數據顯示,2021年10月1日至7日,全國國內旅遊出遊5.15億人次,同比減少1.5%,為疫情前同期的70.1%。國內旅遊收入同比減少4.7%,為疫情前同期的59.9%。

不得不説,新冠疫情的出現,改變了人們的很多生活習慣和消費習慣。比如很多人減少了外出旅行、聚餐、減少了公共出行,而習慣一旦形成,就很難改變,這給全國各地的線下實體商店、餐飲等企業的經營帶來了更大的壓力。

不過,隨著全球疫苗接種率的穩步提升,科學防疫的手段提高,以及針對新冠肺炎的特效藥出現突破進展,相信在2022年或不遠的未來,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都將會打開國門,屆時,消費將迅速恢復。

下一個十年:用創新打天下

2021年年末,南非出現的新冠新型變異毒株奧密克戎,被世衛組織評估為全球總體風險“非常高”,可能在世界廣泛傳播。以色列、日本等國陸續宣佈重新“封國”,在一些人看來,病毒似乎給明年的世界經濟復蘇,帶來了一絲新的擔憂。

事實上,任何事情都要一分為二地來看待。雖然現階段將疫情在全球範圍內完全消滅難度非常大,但是人類可以找到各種各樣的辦法來控制它。比如疫苗的普及和治療方案的不斷成熟,已經令新冠病毒的感染者發展為重症的機會大大減少,死亡率也大幅下降。目前,中國的疫情控制得非常好,各地都在積極開展接種第三針加強針的工作。

這些措施都在給我們信心。在最困難的時候應該看到希望,而不是沿著那個困難一直往下想下去,絕大多數人都會按照線性的方式去預測未來,但是這個預測往往是不對的。

2022年,中國的製造業、出口貿易將會依然強大,優勢會繼續保持。這個優勢,一部分是因為疫情造成的訂單轉移,但根本上來説還是長期形成的結構上的優勢。

2021年11月3日,美聯儲宣佈啟動Taper,從11月開始逐月減少150億美元債券等資産的購買規模。據此,一些國人擔憂2022年人民幣會貶值。在中國,很多人對企業和經濟的信心來自於人民幣的價值,有種觀點認為,貨幣一旦貶值,就會進入比較困難的時期。實際上,這種看法是片面的,人民幣貶值可能促進出口更加旺盛,從這個角度講,也是有好處的。

2022年,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大挑戰,是提振消費。如果在不遠的未來,全球解封,我們重新打開國門,國民消費可能會很快回到正常的增速,甚至出現井噴。至於具體是什麼時候,這取決於全球疫苗接種率、特效藥物研發速度等因素,但可以肯定,這個時刻一定會到來。

21世紀的前二十年,中國經濟實現了騰飛式的發展。進入21世紀第三個十年,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週期又將是什麼樣的呢?

我們知道21世紀的頭十年,中國經濟的增長對外主要依靠出口拉動,在國內,則靠房地産和投資拉動。

未來這十年,我們要靠什麼呢?當然是要靠創新,要靠技術進步。

在技術進步方面,過往我們自己大大地低估了自己的實力,我自己有一個判斷,就是未來10-30年,是中國在技術領域的高光時代,我們要在技術上領先世界。

我們可以做到的領先有很多方面,比如 AI和自動化,中國現在是除了美國和日本之外,AI技術最領先的國家,有人説我們在AI領域沒有核心技術,其實不然。什麼叫核心技術呢,就是演算法,我們掌握的演算法還不夠多,但是我們的優勢是應用場景廣大,所以AI目前在中國的應用超過了任何一個國家。

今天我們在網上一下單,基本上可以數著分鐘,看到包裹到了哪,就是因為我們的AI技術,大數據技術發展起來了。隨著中國繼續發展,中國在核心技術領域,也就是演算法領域,一定能夠趕上美國。

另外,在新能源領域,電動汽車領域,中國都在努力進入世界先進行列。

這三個技術只是我們看到的未來技術的代表,中國在很多領域都開始趕超、甚至超越世界水準,過去這些年,中國出現了很多“隱形冠軍”企業,有的企業不大,但是銷量世界第一,有的企業技術世界第一,這就是過去這十年中國所取得的成就。而在這個過程裏形成的創新優勢,將會幫助中國開啟一個新的十年增長週期。

兩個原則:政策要穩,産業要實

過去十年間,中國經濟結構經歷了非常劇烈的調整,調整主要在兩個方面,一是結構性的調整,也就是産業間的調整,那些高耗能的、産能過剩的這些行業被消除和淘汰掉了,一些創新領域、新興行業異軍突起;另一方面的調整是在企業層面,大量僵屍企業被驅逐出了市場。這也是一些人産生悲觀情緒的原因,畢竟看到很多企業“死掉”了。其實,那些企業就應該被淘汰,就像20世紀90年代,大量國有企業倒閉或者轉為民營化發展,5千萬人下崗失業,我們最終還是挺過來了,而且在此之後,中國還迎來了十幾年的高速增長。

同樣,中國在過去十年所做的調整,也是為下一個十年新的增長週期打基礎。當然,發展不是一蹴而就的,未來中國經濟、國民生活水準若要繼續保持較高速度的增長,還有很多地方需要注意和改進。

首先,國內應該注意政策調節要儘量平穩,不要用力過猛。

政策調整要有利於提振企業的信心,過快過猛則有可能打擊到大家的預期。例如2021年下半年,製造業投資的增速有所下降,就和大家的預期改變有關。製造業投資常常可以反映出企業的預期,如果企業對未來前景預期不好,就會縮減投資,特別是民營企業,對市場和政策的調整更為敏感。

再比如對房地産領域的政策調整,房地産業是中國百姓最為關注的領域之一,如果令企業對未來的發展預期受到打擊,造成的結果可能具有傳染性,一旦房地産業發展的走勢下來了,會讓其他相關行業的信心也受到影響,大家都在觀望,最後就不投資了。

房地産業關乎億萬國人生活,房子當然是用來住的,但如今的房地産有著資産價值的屬性,這也是沒辦法否定的。我們一方面就是要找到微調的辦法,不讓房地産業成為吸納資金的一個黑洞,但也不能讓行業垮掉。如何平衡房地産業的發展,這是中國經濟良性發展需要解決的問題之一。

其次是民營經濟的發展應該更加務實。

過去幾年的部分政策例如“去杠桿”,確實讓一些民營企業受到了負面影響。但是,如果從積極的方面來考慮,就是讓很多民營企業明白了一件事,靠借債來進行的擴張是要小心的。借債的時候一定要想好,企業的現金流是不是足以支撐債務,企業的生産能力,是不是足以製造足夠量的現金流。

還有地方政府的債務問題,也是一個未來亟待找到解決方式的問題。疫情發生兩年來,2020年各地稅收有所減少,雖然2021年略有好轉,但很多地方政府的日子依然不太好過。不得不像國家和銀行借債,當債務不斷膨脹,就會變得難以收場。已經有地方政府開始借新債還舊債了。

造成這個現象的一個根源,就是當年很多項目盲目樂觀,輕易開工。想要根本解決這個問題,應該停掉現有的政府融資平臺公司,改為項目制,一個項目未來的現金流有多少、能獲得政府多少補貼等都要公開,讓人們看得一清二楚,然後再向市場融資。

和平的國際環境是發展的前提

在國際上,我們應該繼續努力營造更好的國際環境,這有利於中國的發展。回望過去,中國能夠取得今天的成就,得益於過去四十年來努力營造的和平的國際環境。如今再向前看,維持一個開放、和平、共贏的國際環境依然十分重要。

2021年11月16日,習近平主席和美國總統拜登舉行了視頻會晤。雙方就中美關係發展等重要問題進行了深入的溝通和交流。我們可以看到,曾經一度緊張的中美經貿關係,正在逐漸緩和下來。

兩國元首的這次對話,預示著中美至少在經貿領域會重啟接觸,美國方面也有很多對特朗普時期政策的反對聲音,拜登政府是在尋找時機,要重新和中國進行接觸。

這個變化背後的道理很簡單,那就是過去幾年來,中美經濟之間不僅沒有脫鉤,反而挂得更緊了,中美之間的貿易不僅恢復,還超過了“貿易戰”前期的水準。中美兩國重新坐下來談話,為維護國際經貿環境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礎。

2021年11月4日晚上,國家主席習近平以視頻方式出席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發表了題為《讓開放的春風溫暖世界》的主旨演講。再次強調“開放是當代中國的鮮明標識。”“一個國家、一個民族要振興,就必須在歷史前進的邏輯中前進、在時代發展的潮流中發展。中國擴大高水準開放的決心不會變,同世界分享發展機遇的決心不會變,推動經濟全球化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方向發展的決心不會變。”

習主席的這番話,給中國經濟的發展提振了不少的信心。我們應該相信,開放永遠是中國經濟發展的巨大動力,我們不要被短期的經濟下行所左右,應該看到未來中國經濟蘊藏的巨大增長的潛力。未來10到30年,世界上最好的投資地仍然在中國,而不是在其他國家。

老齡化問題不要誇大,新技術影響不要低估

中國經濟高速發展,最終目的還是為了提高國民的生活水準。在民生方面,中國未來也要面臨不少挑戰。

首先是老齡化問題,很多人説老齡化會造成勞動力短缺,這是未來中國面臨的最大挑戰。我認為,老齡化的挑戰不能誇大。未來,在勞動力的供給方面,缺口不一定會很大,反而有可能出現結構性的失業。

比如今天,中國所有的外賣騎手加起來約有600萬到一千萬人,實際上,這些工作能維持多長時間很難説的,也許很快就會被自動駕駛技術所代替。在未來,自動化、AI技術可能會替代很多現有勞動力,未來可能會出現越來越多的無人工廠、無人碼頭等。

人口老齡化最可能造成的問題是消費力不足。但是,中國的城市化進程還在不斷前進,當人口從農村流量城市,自動就增加了消費。

而真正的挑戰在於養老保險。我們總是擔心,養老金儲備不足了怎麼辦,未來的人該如何養老。實際上,目前來看,全國養老金還是有結余的,只是各地不均衡。如果中央政府把這些結余統籌起來,是可以滿足全國人民的養老需求的。

即使未來真的出現養老金不足,國有企業多年來為國家積累下來的資本,依然可以承擔這部分虧空,所以,面對老齡化社會的到來,我們不要總是誇大危機,更多的是要想辦法應對。

過去這一年,“共同富裕”成為一個熱詞。説到底,共同富裕就是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的人數,讓更多國民享受到改革發展的紅利。

(採訪整理/ 孫楊)

本文刊于《鳳凰週刊》2021年第36期,總第781期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