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孫德剛:中國外交“中東周”影響深遠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孫德剛 | 時間:2022-01-17 | 責編:申罡

文 | 孫德剛 復旦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

剛剛過去的一週,沙特、巴林、科威特、阿曼、土耳其和伊朗六國外長及海合會秘書長密集訪華,阿聯酋外長同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通電話,標誌著中東國家從集體“向東看”到集體“向東進”。新年“中東周”體現出中國與中東國家整體戰略關係不斷升溫,中國中東外交行穩致遠。

首先,中國支援中東國家以發展為優先任務。“9·11”事件後,美國在中東發動反恐戰爭,實施“大中東民主計劃”,中東錯失10年發展機遇;“阿拉伯之春”爆發後,美國和西方國家煽風點火、推波助瀾,中東國家不僅沒有實現民主、和平與繁榮,反而陷入衝突的漩渦,教派政治愈演愈烈,中東再次錯失10年發展機遇。中東是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地區之一,各國的緊迫任務是解決發展赤字問題。

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疊加全球疫情複雜嚴峻,世界經濟復蘇步履蹣跚,中東貧困、失業、糧食安全等問題相互疊加。發展問題不解決,安全紅利就是一種奢求。中東國家把對華關係放在優先位置,就是希望抓住中國穩定發展的戰略機遇,保增長,促就業,實現與中國的發展戰略對接。第四次工業革命下,中東國家積極探索綠色發展、可持續發展道路,在數字經濟、5G技術、大數據、新能源等領域積極尋求國際合作,實現高品質經濟增長和內涵式發展。中國與中東國家鞏固合作存量,拓展合作增量,是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的體現。

其次,中國支援中東國家堅持戰略自主。長期以來,中東被説成是“世界大國的中東”,被迫在政治上和經濟上依附世界大國。無論二戰前的英法,還是冷戰時的美蘇,抑或21世紀的美國,它們在中東的首要任務都是培養代理人,爭奪勢力範圍。西方大國居高臨下地對中東國家政治制度和人權問題指手畫腳,一心想要改造中東,把中東納入西方大國的發展軌道上,這實際損害了中東國家的戰略自主。中國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歡迎中東國家自主選擇政治道路。中國無意在中東與其他大國爭奪勢力範圍,也不會去填補美國撤出中東後留下的所謂“權力真空”,因為中東的權力應牢牢掌握在中東國家人民自己手中。

最後,中國與中東夥伴關係超越西方的零和博弈。美國人為地把中東分為“溫和力量”與“激進力量”,把不喜歡的力量全部推向對立面,貼上“恐怖主義”“極端主義”“修正主義”標簽。美國拉幫結派、輸出戰爭甚至更疊政權,打破了中東原有的權力平衡,惡化了中東地區矛盾,導致地區軍備競賽愈演愈烈。中國在中東倡導多邊主義和集體安全,與中東各國均保持友好往來。通過務實合作,中國積極勸和促談,呼籲中東國家求同存異、求同化異,以發展促合作,以合作促和平。中國提出實現中東安全穩定五點倡議、政治解決敘利亞問題四點主張、落實巴以“兩國方案〞三點思路;中國參與聯合國在中東的維和行動,通過外交斡旋緩和中東國家的矛盾與衝突。

總之,“中東”是西方的概念,體現出近代以來西方中心主義。中國與中東國家同屬發展中國家,旨在建立均衡、平等的互利共贏關係,不同於西方和中東的不對稱依附關係。中國處於亞洲東部,中東處於亞洲西部。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下,中國與中東國傢夥伴關係再出發,有助於彼此守望相助、共克時艱,建立相互依存的亞洲命運共同體。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