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週年回顧與展望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霍建國 | 時間:2021-12-08 | 責編:申罡

文 | 霍建國 中國世界貿易組織研究會副會長

今年是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20週年。習近平總書記在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指出,“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不斷擴大開放,激活了中國發展的澎湃春潮,也激活了世界經濟的一池春水”。開放是當代中國的鮮明標識。20年來,中國全面履行入世承諾,不斷擴大開放,以自身穩健發展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動力源”和“穩定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年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我們主動抓住經濟全球化發展機遇、全面擴大對外開放、深度融入世界經濟的發展成果,是堅定維護開放包容、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貿易體制的重要收穫,是在黨的領導下戰勝多重困難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成功標誌。

1 邊談判邊自主改革取得積極效果

1986年中國正式向世貿組織的前身關稅與貿易總協定(GATT)遞交復關申請,這是黨中央根據我國改革開放形勢的發展變化作出的一項重大決定。復關和入世談判歷經15年,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即1995年之前主要以經濟體制審議為主的階段和1995年之後以市場準入談判為主要特徵的階段。1987年3月關貿總協定設立中國工作組並於同年10月召開第一次會議,各成員方對中國的經濟制度、法律體系、貿易政策和管理手段等進入諮詢和審議階段。此後,我國不斷加大國內市場化改革力度,邊談判邊改革,取得了積極效果。重大改革舉措主要涉及以下方面:

自主降稅。在經過深入調研計算及充分協商的基礎上,自1992年12月至1999年底,我國先後進行了四次自主降稅過程。第一次關稅總水準由43.2%下降到39.9%,涉及3371個關稅稅目,降幅為7.3%;第二次由39.9%下調至36.4%,涉及2898個稅目商品,降幅為8.8%;第三次由36.4%下降到23%,涉及4964個商品稅目,降幅為35.9%;第四次由23%下降為17%,涉及4890個稅目,降幅為26%。2001年加入世貿組織當年,我國平均關稅降至15.3%,此後經過8年過渡期,降至9.8%。

改革外貿管理體制。改革開放之初,我國實行的是以計劃經濟為主、高度壟斷的外貿管理體制,全國的進出口貿易主要由中糧、五礦、輕工、紡織等十大進出口總公司經營,各省市分公司嚴格按照總公司的指令經營,出口創匯全部上繳國家,盈利上交中央財政,虧損由國家全額補貼。對這種外貿管理體制進行改革主要涉及以下方面:一是實行自負盈虧試點。1998年之後,首先在輕工、工藝和紡織三個行業實行自負盈虧試點,同時改革了外匯留成的分配辦法,允許不同商品制定不同留成比例,為企業自我發展、自負盈虧創造了有利條件。二是打破外貿經營權壟斷。上述各總公司逐步下放經營權給省市分公司直至總公司同分公司脫鉤,同時賦予有條件的生産企業進出口經營權,到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時,外貿經營權已全部改為登記制。三是大幅度減少計劃管理商品,由最初的3000多種計劃管理商品分階段減至112種,徹底改變了企業出口必須申請配額的歷史。四是1994年實行匯率並軌結束了匯率雙軌制,保證了企業穩定的出口核算基礎。這些改革舉措大大激活了外貿企業經營活力,不僅滿足了關貿總協定的基本要求,為推動復關談判起到積極作用,也進一步釋放了我國外貿發展潛能,推動我國進出口貿易進入高增長階段。

推進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1992年黨的十四大提出建設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目標,我國的市場化改革進入全面提速階段,1993年國務院推動金融體制改革、財稅體制改革和外貿外匯體制改革並取得積極效果,此外還進行了落實企業自主權改革和政企分開改革,撤銷了紡織工業部和輕工業部,合併了物資部和商業部。這些改革舉措在國際引起巨大反響,我國在經濟管理體制上基本達到關貿總協定的原則要求,為進一步推動談判爭取了主動。中國原本有可能在1995年之前恢復關貿總協定締約國地位,並成為世貿組織原始締約國,但因談判立場差距過大未能如願。1995年關貿總協定擴展升級為世界貿易組織,我國隨即進入到加入世貿組織的談判中,最終,2001年11月10日,在卡達首都多哈召開的世貿組織第四屆部長級會議通過了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決定,中國于12月11日正式成為世貿組織第143名成員。

2 在入世談判過程中獲得寶貴的經驗

入世談判歷經15年,鍛鍊和提高了我們掌握和駕馭國際經貿規則的能力,增強了應對複雜談判場景的能力,學會了利用規則有效維護國家利益的本領。

黨中央堅強領導是我們克服困難的有力保障。加入世貿組織是黨中央的重大決定,在談判最艱難最困惑的時候,黨中央國務院審時度勢下決心推進國內市場化改革,為前方談判爭取了主動,在體制機制審議過程中,恰恰是國內的重大改革舉措,有力地配合了談判的進程,在市場準入遇到阻力時,黨中央國務院協調各有關部委,在充分考慮大局和有效把控風險的基礎上,採取靈活處理的方法避免談判陷入僵局,並最終突破談判障礙,取得圓滿結果。在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黨中央又統一部署,在全國開展普及世貿組織規則的培訓工作,同時為有效落實入世承諾,開展了全國範圍的法律法規修訂工作,這些都為中國履行入世承諾提供了堅強保證。

堅持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世貿組織是正確選擇。在世貿組織規則中,發展中國家可以享受差別優惠待遇,主要體現在關稅安排和服務業開放等方面。儘管歐美極力反對中國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但從中國入世議定書所做的市場準入承諾看,基本上體現了我國享有發展中國家水準的市場開放承諾,特別是在關稅安排和服務業開放的過渡期安排方面,完全是按照發展中國家水準承諾的,這為我國加入世貿組織後的應對預留了有效的時間和空間。

改革開放為加入世貿組織贏得了主動。在加入世貿組織談判過程中,中國以邊談判邊改革的策略贏得了發展的主動。15年談判時間裏,中國不斷推進市場經濟體制建設,為經濟發展不斷注入新的活力,促進了經濟繁榮發展,增強了經濟實力和發展潛能,使中國的市場更具吸引力,為外商投資企業提供了新的發展空間,贏得了跨國公司的支援。加入世貿組織後,我國通過改革促進了國企、民營和外資企業的蓬勃發展,形成了外向型經濟發展的強大動力。

市場化、法治化和國際化的規則有利於推動經濟繁榮發展。世貿組織的基本原則是公開透明無歧視的政策環境,以及最惠國待遇和國民待遇原則,這些原則也是市場化的基本要求。中國在入世談判過程中,不斷加深對這些原則的認識,並將其列為改革開放的主要目標,直至目前推進的高水準開放仍將這些內容列為主要目標。黨的十九大提出高水準開放目標,就是要建設市場化、法治化和國際化的營商環境,這是我們參照國際規則推進改革的具體表現。

對標國際經貿規則加快推進制度性開放是有效經驗。入世談判過程也是我國不斷對標國際經貿規則,加快推進制度性開放的具體實踐過程。面對當今國際貿易新的發展趨勢,我們仍然努力在規則的對接和制度性開放方面邁出更大步伐,這有利於我們在國際競爭中形成主動。

3 以高水準開放主動參與國際競爭

堅持高水準開放是“十四五”時期的重要發展要求。當前,世界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破壞性作用不斷發酵,給我國外向型經濟發展帶來新的挑戰和壓力。黨的十九大以來,黨中央科學把握國際形勢變化的新特點、新趨勢,及時提出高水準開放的新要求,採取了一系列新的開放舉措,例如擴大市場準入、儘快在全國實行外商投資負面清單管理模式、主動降低進口關稅、積極擴大進口、加快服務業開放、擴大利用外資、加快探索自貿試驗區改革進程、及時批復海南探索自貿港建設等,提升了我國的開放水準,在國際産生積極反響。2020年11月15日,我國正式簽署《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今年又正式申請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CPTPP),體現出我國推進高水準開放的決心和信心。當前,必須把握好高水準開放同構建新發展格局的內在聯繫,適應國際競爭新形勢、推進高水準開放、推進經濟高品質發展,全面提升中國經濟的國際競爭力。

高水準開放有利於持續打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營商環境。2019年我國外商投資法通過,標誌著我國在建設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方面又有了新的進步,説明面對國際市場複雜變化,我們有信心有能力保持經濟穩中有進。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和穩預期的各項工作是保證經濟穩中向好的基礎性工作,而堅持擴大開放、打造良好營商環境是確保經濟發展活力的關鍵內容。外商投資法的出臺在放寬投資準入、保護外商投資合法權益,規範競爭政策,創造國企民營和外資企業一視同仁的競爭環境方面起到了制度保障作用,有利於外資企業擴大在華投資。積極有效擴大利用外資,促進外向型經濟健康發展,需要進一步放寬外資市場準入、實行負面清單管理模式。

高水準開放有利於穩定我國的産業鏈和供應鏈。面對國際環境的複雜變化,産業鏈供應鏈的爭奪戰日益凸顯。加入世貿組織後,我國外向型經濟發展取得長足進展,一般貿易和自主製造能力不斷提升並形成規模競爭優勢,大大促進了我國的工業化進程並確立了全球製造中心的地位。歐美當前主張的製造業回流和産業鏈重構等政策,從歷史發展規律看是難以實現的,因為其違背了社會生産力發展進步的基本規律。我國積極應對産業鏈供應鏈領域的挑戰,需要更加主動地推進更高水準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構建更加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放寬市場準入,擴大市場開放,進一步穩定和擴大利用外資。

高水準開放有利於進一步擴大國內消費。“十四五”規劃高度重視擴大消費工作。保持我國消費市場蓬勃發展、發揮我國超大市場規模優勢,不僅是支撐經濟長期穩定發展的基礎,也是繼續吸引跨國資本投資的關鍵所在。擴大消費,離不開就業的增長和人民收入水準的不斷改善,而外資在其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改革開放以來,外商投資無論存量和增量都在我國國民經濟發展中長期佔有重要位置,保持外資穩定增長是確保經濟穩定增長的重要內容。近年來,外商投資的重點主要集中在服務業和高技術製造領域,我國公佈的新一版負面清單就體現了外商投資格局的這一新變化,放開了服務業中的眾多領域以及部分高端製造業領域,同時還放開了大多數領域的投資股許可權制,包括部分産業投資的股比限制。這些新的開放政策必將對外資産生積極吸引力,外資的進入必將推動部分服務業和高端製造業快速發展並形成新的經濟增長點,這對增加國內高收入就業崗位、培育高收入人群帶動消費升級都將産生積極效果,有利於促進消費市場的高品質發展。

高水準開放有利於我國更主動地參與國際競爭。當前各國的經濟復蘇前景已出現明顯區別,中國在疫情防控方面不僅取得階段性成果,而且在復工復産方面走在世界前列,為全球經濟貿易復蘇作出了突出貢獻。但是,雖然全球經濟已進入復蘇階段,但受經濟增長深層次矛盾影響,經濟復蘇的穩定性仍較脆弱,國際競爭日趨激烈,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對此,中國在多個國際場合強調堅定支援真正的多邊主義,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並贏得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響應與支援。在此環境下,中國有必要身體力行,堅定走開放型經濟發展道路,全力打造更加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的營商環境,以我國經濟自身的增長活力和健康穩定發展在國際競爭中獲得主動,在國際事務中發揮更大作用,這也有利於我國企業公平地參與國際競爭並不斷提高國際競爭新優勢。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