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路徑探索

來源:廣州日報 | 作者:劉佳寧 李霞 | 時間:2021-12-06 | 責編:申罡

文 | 劉佳寧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財政金融所所長、研究員;李霞 廣東省社會科學院財政金融所博士

近年來,廣東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和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全力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以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加快構建現代農業産業體系、經營體系,以發展富民興村産業帶動農業全面升級,以實施鄉村建設行動推動農村面貌全面改善,農業農村現代化建設取得顯著成效,昔日短板正在變成“潛力板”。在這一進程中,金融服務“三農”發展的覆蓋面、精準度不斷提升。立足新發展階段,廣東金融要在系統總結和提煉服務“三農”發展的經驗和規律的同時,主動圍繞農村産業發展趨勢、格局變化和需求特徵,從落實金融工作“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三大任務出發,按照“農業高質高效、鄉村宜居宜業、農民富裕富足”的總目標,發揮金融所長,下沉服務重心,打造具有高度適應性、競爭力、普惠性的現代金融體系,為促進鄉村産業振興、人民共同富裕作出更大貢獻。

準確把握金融支援鄉村振興的新形勢、新要求

隨著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以及工業化、城鎮化、資訊化深入推進,鄉村發展將處於大變革、大轉型的關鍵時期,鄉村的獨特價值和多元功能也將進一步得到發掘和拓展。在此背景下,推進産業融合、構建新型城鄉關係等均對金融服務提出了新的要求和挑戰,也成為構建新型金融支農體系的先決條件。

一是國家對金融支援鄉村振興提出更高的要求。今年6月1日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鄉村振興促進法》把金融服務鄉村振興上升到了法律層面。近期出臺的《金融機構服務鄉村振興考核評估辦法》首次以考核的形式確保各項政策目標在執行過程中不走樣。總體來看,國家對金融機構服務鄉村振興的要求更系統、標準更嚴格,路徑也更加明晰。

二是金融支援鄉村振興的空間更大、條件更好。如今,農業産業體系、生産體系和經營體系均發生深刻變革,農業生産規模化、集約化、融合化、智慧化、綠色化、定制化、品牌化態勢更加明顯;農民收入來源不斷拓寬,已進入發展型和享受型消費的過渡期,新型金融需求也與日俱增。同時,伴隨數字鄉村時代的到來,網際網路、大數據、移動支付、物聯網等現代科技加速應用於“三農”領域。因此,在新的戰略機遇和發展背景下,廣東金融服務鄉村振興,需要服務更精準、範圍更普惠、手段更創新、模式更高效、制度更靈活,通過“嵌入式”“精準滴灌”滿足“三農”多樣化金融需求。

三是金融支援鄉村振興更需要注重城鄉協調。當前,對廣東而言,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充分問題,重點難點在“三農”,迫切需要補齊農業農村短板弱項,推動城鄉協調發展。因此,金融服務體系需要兼具農村金融和現代城市金融的優勢特徵,改變過去土地、資本、勞動等要素的單向流動,實現資金資源互動互通,解決“土地資源難以變成資産、農民難以變成股東、資金難以變成股權”的問題,最終以金融資源優化配置推動城鄉融合。

四是金融支援鄉村振興更需要注重政策協同。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金融推動鄉村振興的系列新政、配套舉措相繼落地,正在引導更多有效的金融資源流入鄉村領域。但總體來看,就廣東而言,支援“三農”發展的綜合類政策與金融專項政策之間還需要進一步找準契合點,打通傳導壁壘,形成政策合力,形成統一的制度設計,更大限度地釋放政策紅利,引導形成財政優先保障、金融重點傾斜、社會積極參與的多元投入格局,撬動更多的資源、要素助力鄉村振興。

堅決履行金融服務鄉村振興的新使命

在新發展階段,廣東要在注重區域發展差異、堅持城鄉全局統籌的原則下,堅持資源配置向“三農”傾斜、堅持創新導向“三農”傾斜、堅持政策保障向“三農”傾斜,通過打造良好的金融生態環境,保障城鄉平等發展權,構築城市和鄉村協調發展的新格局。具體而言,要圍繞以下四個維度做好工作。

一是構建特色差異、優勢互補的服務體系,提升金融支援鄉村振興的有效供給。發揮大型商業銀行“國家隊”的引領作用,精準把握重點領域、關鍵環節的金融需求,大力發展普惠金融業務。發揮政策性銀行在鄉村振興重點領域的“頂梁柱”作用,在中長期信貸支援、糧食安全、防止返貧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發揮骨幹作用。發揮農村中小金融機構在鄉村振興中的“主力軍”作用。加強對農民“面對面”的差異化、特色化、低成本融資服務,讓普惠金融延伸到“最後一公里”。

二是構建模式創新、服務高效的産品體系,體現金融支援鄉村振興的“廣東特色”。要圍繞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生産週期和現金流特點,服務“跨縣集群、一村一品、一鎮一業、一縣一園”的農業産業體系,發展有韌性的農業産業鏈金融。為龍頭企業量身定做“金融扶強方案”,通過IPO、發債、資産證券化等方式加快推進産業優質資源整合,持續提升農業龍頭企業的競爭力,發揮“大幫小”“一帶多”輻射效應。

三是構建激勵導向、協同互補的政策體系,強化金融支援鄉村振興的制度支撐。健全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構築財政資金引導、金融機構牽頭聯動、社會資本積極參與的投融資模式。加強農業項目的論證、篩選和後期績效評價,形成從“要到錢”到“用好錢”項目監督機制。持續推進農村“沉睡農地資本”確權工作,通過激活鄉村“沉睡資産”,進一步激發城市資本投資鄉村建設的動力。

四是構建數字普惠、信用完善的金融基礎設施保障,營造鄉村振興的良好金融生態環境。一方面應在“硬體”上下功夫,構建資訊整合、應用廣泛的農村數字金融體系,構建與農業生産資訊高度契合的“金融地圖”,幫助金融機構全面及時了解授信主體資金訴求。加大金融科技在農産品網路直播、社群化行銷等商業場景的數字化應用,補足普惠金融“成本高、效率低、風控難”服務短板;另一方面,應在“軟體”上下功夫,圍繞資訊徵集、信用評價、信用服務與産品應用四個方面構建全面覆蓋、等級差異的農村社會信用體系,建立農戶失信懲罰和守信激勵機制,提高誠實守信的農戶申貸獲得率和利率優惠。此外,嚴厲打擊農村地區高利貸、金融詐騙、非法集資等各類非法金融活動。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