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王永利:數字人民幣深化變革之後可能帶來的影響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王永利 | 時間:2021-12-02 | 責編:申罡

文 | 王永利 中國銀行原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11月25日,海王集團首席經濟學家、中國銀行原副行長王永利在第五屆中國數字銀行論壇上,分享了關於數字人民幣變革與影響。

他首先介紹了數字人民幣的基本概念,首先數字人民幣是數字化的人民幣,本質仍然是主權貨幣,雖然應用了區塊鏈、加密、智慧化的技術,但它從根本上並不是去中心的加密貨幣。

其次,目前數字人民幣定位於流通中的現金,管理上高度模倣現金,其設計與額度管理由央行負債,實施央行與運營機構雙層運營。主要應用於國內的零售支付,不能用於發放貸款等投融資業務。

最後,數字人民幣App需憑身份證和手機號等下載,運營機構可根據客戶需求為其開立安全等級和限額不同的數字人民幣錢包。軟錢包用戶體驗和移動支付變化不大,硬錢包離線支付只能是小額應急,不可能成為主流。

但是他也表示,數字人民幣僅定位於M0可能存在一些問題。

首先是,M0的規模相當有限。目前人民幣的貨幣總量已突破230萬億元,而M0僅有8萬多億元,而且隨著移動支付的廣泛使用,真正用於支付的現金規模更小,因此,將數字人民幣嚴格限定於現有的M0規模之內,將使數字人民幣規模非常小,難以發揮應有作用,更難以滿足人民幣國際化需求。

其次,增加了管理難度。目前數字人民幣的兌換更多是從銀行賬戶中進行兌換,如果數字人民幣可以突破現有M0的規模擴大投放並造成銀行存款大搬家,就有可能對金融系統穩定産生衝擊。同時,數字人民幣定位於現金卻採用了類似存款的記賬清算方式(軟錢包),將形成數字人民幣與傳統人民幣(存款)兩套運作體系並存格局,也會給貨幣金融管理帶來新的麻煩。

最後,社會吸引力不足。目前定位而言,數字人民幣屬於央行的負債,對運營機構而言,僅僅屬於代理的表外業務,但卻需為此投入巨大人力物力,難以形成預期的投資回報。對企業單位和居民個人而言,支付體驗與移動支付相比變化不大,且錢包餘額不計利息。

因此他認為,數字人民幣需要從根本上做一些可能的深化變革。具體而言:

1、央行直接兌出的數字人民幣可定位於M0,但應允許數字人民幣應用於各種金融業務,包括銀行信貸與央行再貸款以派生貨幣。最終以數字人民幣儘快代替所有傳統貨幣,避免兩套運作體系長期並存,並使數字人民幣規模可以充分擴張,更好地滿足全社會乃至國際化要求。

2、所有社會主體(包括金融機構)都可下載央行數字人民幣App並在央行開立唯一的實名制數字貨幣“基礎賬戶”,該賬戶只用於備案,不辦理業務,不予計息收費。

3、各類金融業務仍由相應的金融機構辦理。社會主體需要在金融機構開立數字貨幣的“業務賬戶”,按照業務約定進行計息收費,並與其在央行的基礎賬戶保持勾連關係。商業銀行也需要在央行分別開立借款賬戶與存款賬戶,並按照約定分別計息,以避免對金融機構的衝擊。

4、數字人民幣所有的收付資訊要分別發送央行和經辦機構進行處理,以此在央行形成全社會“數字貨幣一本賬”,並在整個金融體系形成數字貨幣“基礎賬戶”與“業務賬戶”並存和相互勾連的格局。推動數字人民幣的深化變革,趨利避害。

在他看來,數字人民幣按照深刻變革之後帶來的影響是,央行可以掌握最完整的貨幣用戶資訊和交易數據,實現對貨幣全方位、全流程的監控,提高央行貨幣政策的準確性和有效性。

另外,他表示,央行數字貨幣仍屬於國家主權貨幣,不同國家可能有不同的央行數字貨幣。因此,未來不同國家之家存在數字貨幣流通使用的管制,就需要搭建多邊央行數字貨幣平臺連接的“橋”,在滿足反洗錢、反恐怖以及保護隱私和數據安全的基礎上,制定相應的規則和介面,形成通用的連接體系。

他也強調,數字貨幣能否跨境流通成為國際貨幣仍然存在國際間的競爭,而包括數字人民幣在內的“技術”並不是人民幣國際化的決定因素,只有最強大國家的貨幣才能成為最重要的國際貨幣。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