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孫佳山:流量世界新一輪全球競爭正在來臨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孫佳山 | 時間:2021-11-25 | 責編:申罡

文 | 孫佳山 中國藝術研究院副研究員、北京市文聯2021年度簽約評論家

時下,韓劇《魷魚遊戲》在國際社會引起巨大反響、巨大爭議,人們在討論韓流的復蘇、南韓年輕人困境等的同時,卻忽略了美國奈飛(Netflix)在最近兩三年時間裏,悄無聲息地在世界範圍內完成的新一輪佈局。過去,我們曾頻繁關注好萊塢“鐵盒裏大使”的文化影響力;如今,對於流量世界的新一輪全球競爭,我們尚缺乏清醒的認知。

流量世界的新一輪全球競爭,不僅體現在短視頻領域,也包括奈飛這樣的長視頻領域。短視頻領域,TikTok在全世界範圍的覆蓋,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在我國台灣甚至已經出現“小紅書世代”這樣的範疇。而長視頻領域的情況,則沒有短視頻領域這麼樂觀。我們的認知和闡釋框架,仍然停留在傳統的電影、電視的框架。這也是我們忽略了奈飛的全球性佈局的根本原因之一。

奈飛的走出去,最典型的例證就是其和韓流在內容、渠道上的深度整合。更超過中文語境認知的是,奈飛在今年開始初步嘗試完成一系列非洲製造影視劇。可以説,在走出去的過程中,奈飛取得非常大的成績,確實達成過去好萊塢所沒實現的目標。傳統的好萊塢有很多內在的文化限制,不像奈飛在題材和類型上無所顧忌。奈飛也利用自身的平臺優勢,用大尺度擦邊球的方式完成其走出去過程中的本地化落地。此外,奈飛的成功也和北美地區這一階段的文化狀況息息相關。北美地區移動網際網路的發展狀況,在疫情前就已達到一個階段性的高點。對於奈飛們而言,走出去是最好的選擇,也是其現階段唯一的選擇。

同樣,我國的移動網際網路,也處在增量觸頂的發展週期。主要依據之一,就是作為資訊通信基礎設施的智慧終端——智慧手機、平板的出貨量,在疫情前就已經一再出現兩位數的下跌。這就意味著我國的移動網際網路,尤其是數字文化産業,不可能再現過去十年來的狂飆式增長。

而且,在文化層面,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如今已經成為我國的既定方針和政策,在未來推動中國文化走出去的決心、力度還將越來越大。因此,包括“優愛騰”在內的長視頻網站也需要走出去,和奈飛們、Facebook(現已改名為Meta)們在虛擬空間的流量世界中,展開正面的文化競爭和交鋒。中國也需要在世界的流量池中明確標識自身的位置。

這並不是可能性的暢想。例如愛奇藝就開始試圖在南韓、菲律賓,包括我國台灣,嘗試奈飛式的本地化影視製作。只不過,由於長視頻領域和傳統影視領域的距離相對更近,而且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我們還會遇到很多問題,不只是文化問題,也包括政治問題。在TikTok遭到特朗普政府打壓的幾乎同一時期,長視頻領域也發生類似案例。愛奇藝就被民進黨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驅逐出我國台灣,這和特朗普政府一樣,悍然違反了市場經濟原則和自由貿易原則。

即便如此,這場流量世界的新一輪全球競爭,對於我國而言,絕不是一個無關痛癢的可選項,而是一個文化上的必選項。在當下的文化語境下,這一幕不僅正在發生,而且還將以更為激烈的形態來臨。這種文化競爭和交鋒,也並不在傳統主流視野的認知範圍,其背後有著更為複雜的時代糾葛和連帶效應。因為我們今天所面臨的,是一個在整個歷史上都非常特殊的文化週期。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