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何偉文:美方提出的“再掛鉤”作何解釋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何偉文 | 時間:2021-10-28 | 責編:申罡

文 | 何偉文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10月26日這一天在中美經貿關係上同時發生了兩件事。劉鶴副總理應約同美國財長耶倫舉行視頻通話,雙方就宏觀經濟形勢、多雙邊領域合作進行了交流。同一天,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決定,以“國家安全”為由撤銷中國電信美洲公司的在美業務運營許可。就在本月初,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就拜登對華貿易政策發表演講時還專門否定了“脫鉤”,並提出“再掛鉤”。這些複雜信號,該怎麼看?


美國取消中國電信在美運營許可的理由和特朗普政府的調子完全一樣,即主觀臆斷的所謂“國家安全”問題。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認為,中國電信對美國構成“安全威脅”,原因是它是國企,政府控股。其邏輯是,中國的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和價值觀與美國完全對立,其控股的國企自然會對美國構成“安全威脅”。在這個僵死的意識形態對立前提下,華盛頓打擊、阻斷中國企業在美國的正常經營,就屢屢發生。即便民營企業華為,也被華盛頓動用強大的政府力量,在全世界“清除”。打壓中國電信、華為、海康威視也好,把900多家中國企業和機構列入各類“實體清單”也好,都是美國政治上敵視中國,科技和經濟上擔心中國挑戰美國優勢地位而動用的完全錯誤的霸淩手段。


中國電信在美運營許可被撤銷説明,美方近來雖然表達了和緩語調,但沒有拿出實質性改善中美經貿關係的行動。美國常務副國務卿舍曼訪問天津時,中方明確劃出了三條紅線。其中在經濟方面,美國不得試圖阻撓甚至打斷中國的發展進程,必須儘快取消對華實施的所有單邊制裁、高額關稅、長臂管轄和科技封鎖。顯然,中國電信在美運營許可被撤銷一事與此並不相符。


那麼,戴琪提出的“再掛鉤”又作何解釋呢?其實,中美經貿並沒有脫鉤。筆者兩年前曾寫過中美經貿脫鉤是偽命題的文章。據中國海關統計,2021年前三個季度,中美雙邊貿易額創歷史同期最高紀錄,為5431.16億美元,同比增長35.4%;比對全球貿易同比增幅32.8%還要高。按照這個速度,2021年全年中美貿易將突破7000億美元大關,將比美方發動貿易戰時的2018年有兩位數增長。其中,我對美出口將突破5500億美元(2018年為4784億美元),從美進口將突破1700億美元(2018年為1551億美元)。另外,中美剛剛簽署鉅額天然氣採購合同。在接下來長達20年的時間裏,美國每年將向中國輸送400萬噸天然氣。那麼,既然沒有脫鉤,“再掛鉤”當然也是偽命題。但為什麼美方提出呢?可見有它不同的含義。


戴琪提出“再掛鉤”,是以美方設計的敘事方式進行的,即首先敘述中國在經濟體制、産業政策和貿易政策方面“以政府為中心”,“違反了世貿規則”,“傷害了美國和世界”。因此中國都是“錯的”,必須按照美國的規則做出根本改變。在力迫中國改變的同時,美歐加緊推進跨大西洋貿易與技術委員會(TCC)的運作,構築高科技特別是半導體晶片完整的供應鏈及其標準。按照美商務部長雷蒙多的説法,這個供應鏈是排斥中國的。待構築好以後,再把中國“挂”到美國主導的供應鏈的次要環節,讓中國按美國規則行事。按照這個敘事方式,撤銷中國電信在美運營許可,也屬於“再掛鉤”的具體步驟。顯然,這和中國主張的平等互利、合作共贏不是一個概念。


也在10月26日這一天,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肆意踐踏中國底線,“支援台灣參與聯合國系統”。這進一步證明,拜登政府以競爭為敘事方式的遏制、圍堵中國的方針仍然非常清晰。我們對此不能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但並不是説,中美經貿關係沒有好轉的可能。這種可能性已經存在。最大因素不是來自華盛頓,而是來自中美兩國在全球供應鏈中複雜的分工互補關係。為什麼儘管華盛頓對中國不斷揮舞棍子,兩國貿易卻再創新高?因為在客觀經濟規律面前,政客們的“豪言壯語”都是不堪一擊的。單邊關稅和單邊限制,恰恰給美國企業和家庭帶來嚴重打擊。據穆迪市場公司測算,美國對華加徵關稅的92.4%由美國企業和家庭承擔。目前中國對美出口平均關稅水準接近20%,這對美國嚴重的通脹無疑是火上澆油。過去來自中國的低廉進口,使美國消費物價漲幅至少減少1個百分點。在投資上,美中貿易全國委員會前不久對美國在華企業進行了調查,95%的受訪企業表示在過去一年裏在中國是盈利的。上海美國商會調查表明,77.9%的會員企業對今後5年的中國市場感到樂觀,這一比例已經恢復到2018年以前。貝萊德、高盛等一批華爾街巨頭則直接與中國銀保監會、證監會對話,而把美財政部擱在一邊。因為它們看好中國資本市場。強大的經濟規律和商界壓力,在一定程度上迫使華盛頓不得不考慮改善對華經貿關係。


而中國電信在美運營許可被撤銷一事説明,中美經貿關係的改善,將是艱難的,華盛頓還沒有拿出實質性行動。但另一方面,雙邊貿易再創新高又説明,兩國經貿發展已經走到美國少數政治人物意願的反面。我們應當既看到困難,又看到希望。在原則問題上堅決鬥爭,又堅持合作。在合作方面,不但要面向華盛頓,爭取中美經貿關係的改善;又要面向草根,同美國廣大州市、企業、學校和民眾踏踏實實發展經貿往來,反過來推動政府間關係的改善,爭取中美雙邊經貿早日重回正軌。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