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張帆:經濟恢復過程中總供給總需求的平衡

來源:北大國發院 | 作者:張帆 | 時間:2021-10-26 | 責編:申罡

文 | 張帆 北大國發院經濟學教授


疫情變化是影響經濟收縮和擴張的重要因素。疫情對全球經濟影響的全過程可以用動態總供給-總需求模型來模擬。簡單的動態總供給(DAS)-總需求(DAD)模型可以用圖形來表示:在橫軸為産出或收入、縱軸為通貨膨脹率的坐標係中,動態總需求曲線向右下傾斜,短期動態總供給曲線向右上傾斜。總供給是産出缺口(實際産出與自然産出之差)和預期通脹率的函數,反映了企業的行為。動態總需求是自然産出水準、貨幣政策(央行的目標通脹率)和財政政策的函數。內生變數是産出和通貨膨脹率。外生變數的變動使總供給或總需求曲線發生移動。在長期,短期均衡趨向於長期均衡。(動態總供求模型的簡單介紹可參看曼昆宏觀經濟學)

 

疫情對總供給總需求産生影響。疫情初期,由於停工,經濟的自然産出水準下降,經濟在供給和需求兩方面收縮,動態總供給和總需求曲線同時向左移動,短期均衡總産出減少。與傳統的宏觀政策不同,政府在供求兩方面(而不是僅僅從需求方面)實施了恢復自然産出水準的政策。疫情中對供給的政策包括對企業的補貼、對工人就業的鼓勵等;對需求方面的政策包括對消費者和失業者的直接補貼、低利率對需求的刺激等。這些政策把總供給總需求曲線向右推。疫情接近結束,經濟復蘇,總供給總需求曲線同時向右移動,均衡總産出增加。如果一切正常,經濟會回到原有的長期均衡産出水準。

 

在經濟恢復過程中,短期總供給-總需求的變動如果不平衡,就可能影響通貨膨脹率,産生通貨膨脹或通貨緊縮。如果總需求曲線由於消費的暫時性激增而大幅度右移,而總供給曲線右移的幅度較小跟不上需求的增加,價格總水準就可能上升。這就是一些發達國家最近發生的情況。這種通貨膨脹與一般的由貨幣發行過多引起的通貨膨脹不完全相同。在這種疫情變動引起的供求不平衡情況下,儘管總需求和總供求的移動都受到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影響,貨幣發行的影響是間接的,這種通脹不是由貨幣發行過多直接引起的通貨膨脹。

 

一般認為,疫情是一種衝擊,不會持續很長時間。因此,這种經濟恢復過程中供求不平衡引起的通脹是暫時的,一旦供求恢復到正常狀態,經濟就會回到長期産出水準,通脹就會消失。實際情況證明這種衝擊的時間比預計的要長。供求不平衡引起的問題比預計的嚴重。例如美國的港口卸貨緩慢和卡車司機缺乏的問題引起供應鏈的斷裂和可能的通貨膨脹,不是短期可以由市場自行解決的問題。

 

供求不平衡引起的通脹,還會通過預期的作用而放大。在動態總供給總需求模型中,預期因素一般是隱藏在供給曲線中的。當生産者預期未來通脹上升時,就會提高現在的價格。這會引起均衡通脹率的不斷上升。

 

總供給總需求的變動是由於人們在疫情中行為的變動。短期行為的變動包括:消費者購買在疫情初期的減少和疫情後期的激增;消費者線上和線下購買方式的在疫情過程中的轉換(初期線上增加、後期線下增加);工人對線上工作、居家辦公意願的加強等。這些情況會引起總供給總需求曲線的變動。貨幣和財政政策對這些行為變動産生了影響。這些短期變動如果不能恢復正常,可能引起人們長期行為的變動。例如人們變得懶惰,勞動供給減少;人們對不同工作崗位的興趣發生變化,一些工作出現長期的勞動力短缺。這些長期變動會影響經濟的長期均衡産出和通脹率。

 

這種疫情變化引起的經濟波動和價格水準的變動是一種新的經濟現象。這種不平衡比原來認為的要長,在世界上一些國家引起比較嚴重的後果。它引起人們對供求兩方面政策的力度和影響進行重新檢查和反思,檢測疫情中供求的相對變動程度,探討疫情中供求政策是否平衡。避免或減少這方面的影響需要疫情變化過程中的供求平衡,需要更細緻地設計宏觀政策,制定一套統籌協調供求的政策。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