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雙碳”目標下的糧食安全問題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何可 宋洪遠 | 時間:2021-10-19 | 責編:申罡

文 | 何可 華中農業大學農業綠色低碳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宋洪遠 華中農業大學鄉村振興研究院院長


農穩社稷,糧安天下。中華民族歷來高度重視糧食安全問題,古往今來,糧食安全都是治國安邦的首要之務。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始終把糧食安全作為治國理政的頭等大事,高屋建瓴地提出了“飯碗論”“底線論”“紅線論”等觀點,形成了一系列重要的糧食安全理論創新與實踐創新,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的糧食安全之路,為國家長治久安奠定了重要的物質基礎,並且為維護世界糧食安全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資源緊約束下,中國用9%的耕地和6%的淡水資源,養活了世界22%的人口,中國人的飯碗裝滿了中國糧。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2020年,中國糧食生産形勢依然不斷向好,總産量高達66949萬噸,成功實現“十七連豐”,每人平均糧食佔有量超過470公斤,大幅超出400公斤的國際糧食安全標準線。


保障糧食安全是我國永恒的課題,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必須要有安不忘虞、防患未然的憂患意識。近年來,由碳排放導致的全球氣候變化問題不斷加劇,極端天氣事件頻發,對糧食生産造成了深刻影響,其中負面影響更為突出。例如,2020年,因洪澇、旱災、低溫冷凍、雪災等自然災害,中國全年農作物受災面積1996萬公頃,絕收面積271萬公頃。為應對氣候變化,構建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在《巴黎協定》簽署5週年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七十五屆聯合國大會一般性辯論上提出:“中國將提高國家自主貢獻力度,採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爭于2030年前達到峰值,努力爭取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這意味著,中國將用西方國家(1990—2050年)一半的時間(2030—2060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這既為未來幾十年糧食産業的低碳轉型提出了更高要求,也為糧食産業賦能碳達峰、碳中和提供了重大歷史機遇。


毋庸置疑,糧食産業領域“雙碳”目標的實現,將是一個長期、複雜、涉及全局的過程,不僅需要人才支撐、政策扶持、法律法規保障,還需堅持系統思維、辯證思維、戰略思維、創新思維,防止畸重畸輕、單兵突進。


堅持系統思維,促進包括糧食産業在內的各行各業的碳減排 


基於由簡入繁、先易後難的原則,將“碳排放大戶”電力、工業部門作為重點來抓是必然的,但也不可忽略糧食産業在減排增匯中的作用。糧食産業溫室氣體排放主要來源於糧食生産過程中能源投入引起的碳排放、農地氧化亞氮排放、稻田甲烷排放、農作物秸稈露天焚燒引起的碳排放。近期一項發表于《Nature Food》的研究顯示,糧食系統溫室氣體排放量佔據了全球人為排放的34%。聯合國糧農組織指出,“如不把農業溫室氣體排放量的增長計入,則《巴黎協定》的目標將無法達成”,為此,各國都需要重視糧食産業的碳排放,努力減少包括糧食産業在內的各行各業溫室氣體的絕對排放量。我國作為糧食的生産和消費大國,也非常重視糧食産業的碳減排工作。


實現“雙碳”目標,需要堅持系統思維,一方面大力促進包括糧食産業在內的各行各業碳減排,另一方面,也需加大對負排放技術的應用,將大氣中的溫室氣體儲存起來。常見的負排放技術很多與糧食産業密切相關,包括土壤碳匯、生物炭、改良種植方式等。儘管從總量上來看我國每年增加的碳匯量仍遠低於每年的碳排放總量,但從減排成本的角度來看,這部分碳匯卻可以用來抵消那些減排難度大、成本高的碳排放,從而有助於降低實現“雙碳”目標的社會成本。


堅持辯證思維,協調好減排增匯與糧食供給之間的關係 


??“雙碳”目標的實現需遵循經濟合理原則,尤其是對發展中國家而言,更應堅持先立後破,堅決遏制運動式“減碳”。民以食為天,作為關乎國計民生的産業,糧食産業的主要功能和戰略底線始終是滿足人類生存和發展對食品的需要。故而,在挖掘其減排增匯功能時,需堅持全國一盤棋,根據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動態平衡低碳發展與糧食供給之間的關係,既不能因完全服從於減排增匯的目標而導致糧食供給失衡,也不能因片面追求糧食的短期産量而導致資源過度消耗。


糧食産業實現“雙碳”目標,需充分考慮當地居民的生計和生活。我國各地農業資源稟賦條件差異大,居民的生産生活習慣也不盡相同。同時,“大國小農”是我國的基本國情農情,當前和今後很長一個時期,小農戶家庭經營將是我國農業的主要經營方式。因此,正確處理好發展適度規模經營和扶持小農戶之間的關係,是農業生産經營方式變革的核心問題。這就決定了“雙碳”目標約束下的糧食産業發展既要堅持因地制宜,依據不同地區的自然、人文和社會生態系統,推廣不同的減排增匯模式,又要堅持因“人”制宜,針對不同的農業生産經營主體,挖掘不同的減排增匯路徑。特別是對於鄉村振興重點幫扶地區的小農戶,更應堅持生態保護扶貧與開發並重,在生産、生態、生活中尋找到適宜的平衡點。


堅持戰略思維,重視提高糧食系統適應氣候變化的韌性 


糧食産業是受氣候變化影響最大的脆弱性部門。氣候變化與糧食生産之間呈現出複雜的因果關係:一方面,糧食生産活動本身會産生溫室氣體,加劇氣候變化,不合理的土地利用甚至會對數百公里外的溫度、降水量産生影響;另一方面,糧食生産高度依賴氣候條件,氣候變化的加劇會改變降水量、溫度、濕度、風速、日照時數,進而影響糧食作物種植制度、糧食産量和品質。特別是,我國地緣遼闊,各地氣候條件千差萬別,是全球氣候變化的敏感區和影響顯著區,糧食生産面臨的氣候風險更為複雜。


在“雙碳”目標約束下,需要特別重視提高糧食系統應對氣候變化的韌性。未來即使全球通過通力合作實現了《巴黎協定》“氣溫升幅限制在1.5攝氏度內”的目標,此前排放的溫室氣體所帶來的氣候效應仍會影響數十年、數百年甚至更長時間,因而,適應氣候變化的努力依然非常重要。為此,要進一步加強農業基礎設施建設,調整種植制度,選育抗逆品種。同時,構建資源節約、環境友好、低碳導向的氣候智慧型糧食系統。


堅持創新思維,深化糧食産業科技創新和糧食碳補償機制創新 


深化科技創新,將“低碳+”融入糧食産業鏈各環節。推進糧食産業低碳發展是糧食安全領域的一場深刻革命,對科技創新提出了新的要求。一是要以清潔能源、綠色低碳投入品、低碳高效設施裝備和技術、綠色防控、農業廢棄物資源化等為重點領域抓減排,以提升品種固碳能力和土壤儲碳能力為重要補充抓增匯,以弱化糧食産業對作物生命特性和自然資源的依賴、強化農田基礎設施抗風險能力為主攻方向抓適應,全面構建氣候智慧型糧食産業科技創新體系,推動糧食産業由增産導向轉向提質導向,由側重經濟功能轉向經濟、低碳等多功能並重,由強調單要素生産率轉向強調低碳全要素生産率。二是鼓勵服務主體將符合低碳發展理念的新品種、新技術、新裝備、新組織形式導入糧食産前、産中、産後全過程,重點支援服務主體承接投入品減量化、生産清潔化、廢棄物資源化、産業模式生態化等方面的社會化服務。三是要依託大數據、雲平臺、5G等新技術提升糧食物流效率,探索糧食物流新業態、新模式,積極推進節糧減損。


強化制度創新,構建“政府有為,市場有效”的糧食碳補償機制。推動糧食低碳生産,必須讓農民開展糧食低碳生産有利可圖、讓主産區推動糧食低碳生産有積極性。考慮到糧食低碳生産的正外部性與公共品屬性,構建政府主導型碳補償與市場主導型碳補償相協調的激勵機制勢在必行。一方面,更好發揮政府作用,探索農業補貼與糧食生産減排增匯掛鉤機制,對開展糧食低碳生産的主體予以成本補償,讓積極開展糧食低碳生産者多得補貼;另一方面,充分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引入碳交易機制,推動糧食産業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的“服務性價值”外顯為可交易的“産品性價值”。可鼓勵第三方機構針對糧食低碳生産開發“碳匯+”項目,借助碳市場對開展糧食低碳生産的主體進行收入補償。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