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研究】劉元春:借助數字化新趨勢,打造雙迴圈大平臺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劉元春 | 時間:2021-10-19 | 責編:申罡

劉元春 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


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中國經濟快速崛起,近年來經濟總量穩居世界第二,成為全球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和全球工業品的主要供給國之一。


在疫情背景下,中國外貿逆勢增長。今年前8個月,全國貨物進出口總額247831億元,同比增長23.7%。其中,出口135651億元,同比增長23.2%;進口112181億元,同比增長24.4%。


在第130屆廣交會開幕之際,南方日報記者專訪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劉元春,解讀入世20年中國和世界經濟發生的巨大變化及其動力。劉元春認為,中國入世改變了全球分工格局和製造業佈局,特別是近年來以數字化、網路化打造廣交會、進博會等國際貿易新平臺,國際貿易展示、國際交流乃至國際商貿合作的新模式正在形成。


談發展經驗


四大紅利促成中國經濟奇跡


南方日報:入世20年對中國經濟發展帶來哪些影響?


劉元春:一方面,中國巨大的剩餘勞動力和更具優勢的生産製造能力在全球化體系裏發揮了巨大作用,改變了全球分工格局和製造業佈局,為中國成為世界製造中心提供契機。另一方面,中國通過全面開放融入到世界經濟體系中,通過深化改革和創新發展,形成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制度優勢。


南方日報:入世20年,中國經濟總量從2001年的接近10萬億元躍升到2020年的超百萬億元,外貿總額從突破5000億美元躍升到4.6萬億美元。實現這樣的巨大跨越,您認為有哪些經驗值得總結?


劉元春:中國經濟總量已經穩居世界第二,貨物貿易全球第一。20年來中國經濟的全面崛起源於全球化紅利、工業紅利、人口紅利以及改革開放的制度紅利。這四大紅利是形成中國經濟增長奇跡的關鍵。


在我看來,由此形成的發展經驗主要有:第一,改革開放是實現經濟發展的重要條件,是提升資源配置效率的核心。第二,要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同時更好發揮政府作用,通過政府宏觀治理,彌補市場運作中的微觀缺陷,克服其他市場經濟體出現的週期性危機,解決動態宏觀配置的無效現象。第三,頂層設計與基層創新相結合,通過頂層設計明確發展方向,通過基層創新調動微觀主體積極性。第四,政治環境穩定是經濟發展的前提,也是取得經濟奇跡的關鍵。


南方日報:中國的發展對世界經濟帶來了什麼?


劉元春:中國加入全球化進程對世界經濟發展起到重要作用,這體現在,第一,在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中,中國為全球提供了7億多富餘勞動力,為降低全球商品的生産成本提供契機。第二,從根本上改變了全球的分工格局,為全球創新提供基礎支援。第三,中國全面融入全球經濟大迴圈,為發展中國家解決貧困問題和快速發展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範例。


談全球化


把握全球經濟重心轉移機遇


南方日報: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和出現逆全球化現象等多重挑戰下,我國外貿卻逆勢增長,原因何在?


劉元春:這次疫情檢驗了中國製造對全球經濟網路的貢獻和價值。中國完善的産業鏈、供應鏈為全球防疫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疫情期間,中國的生産能力、競爭力、堅韌性是中國對外貿易逆勢上揚的重要原因。未來,我國要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可以利用好疫情下全球市場新需求,加快對産業鏈、供應鏈進行調整和優化佈局。


南方日報:商務部有關負責人日前表示,外貿近期快速增長不乏防疫物資出口劇增等“一次性因素”的作用,而這些“一次性因素”並不會長時間持續,明年的外貿形勢可能很嚴峻。對此,您怎麼看?


劉元春:第一,要在戰略上高度重視未來疫情常態化下外貿面臨的不確定性。第二,要按照新發展格局的戰略,從根本上提升國際競爭力。第三,根據目前全球貿易格局乃至地緣政治格局,積極打造國際新平臺。中國作為亞太地區的重要國家,要積極爭取以RCEP、“一帶一路”、CPTPP等國際合作平臺,鞏固中國在亞洲經濟圈的地位。


南方日報:當前全球化處於怎樣的階段,中國可以發揮怎樣的作用?


劉元春:這一輪逆全球化的動向從2008年開始出現,中國外貿佔GDP的比重出現比較明顯的回調,我國對外貿易增長和全球化的整體進程或進入一個平緩期。


對此,一方面要看到,全球化的發展潮流不可逆轉,國際貿易、國際合作會持續向前;另一方面,當前階段的全球化確實存在一些新的挑戰和機遇,例如大國博弈讓經濟安全和收益的權衡更加凸顯、全球供應鏈存在變短、變平的趨勢。對於我國來説,第一,要關注關鍵貿易區域的供應鏈、産業鏈變化,加大産業鏈與創新鏈的融合。第二,在全球産業鏈變短、變平的問題上積極採取應對措施。第三,更加注重統籌發展與安全,加快構建雙迴圈新發展格局。


世界經濟和世界貿易中心向亞太轉移仍是我們面臨的重大機遇,要不斷鞏固和拓展對外經濟合作範圍,才能應對逆全球化帶來的挑戰,同時抓住全球化格局調整所帶來的機遇。


談對外貿易


打造數字化網路化經貿大平臺


南方日報:廣交會被譽為中國外貿的“晴雨錶”和“風向標”。自1957年開辦至今從未中斷過,現在已成為全球規模最大、參展人數最多、效益最好的世界級展會。如何評價廣交會的作用?


劉元春:廣交會作為中國出口的一個窗口,也是向全球展示中國供應能力、生産能力的重要平臺。未來中國開放水準會進一步提升,從傳統的産品開放、市場開放升級為制度型開放。


數字化、網路化是時代發展的潮流,各種貿易平臺都必須朝數字化方向發展。廣交會在疫情期間全面轉型,提升數字化水準,線上線下相結合,展示了中國軟硬基礎設施的強大實力。利用數字化、網路化的機會,廣交會可以與我國的電子網路交易平臺相互配合,形成國際交流、貿易展示、商貿合作的大平臺和新模式。


展望未來,廣交會的基礎性功能將繼續發揮作用。同時,我國還在進一步打造進博會、消博會等新的貿易平臺,與廣交會一起拓展對外貿易合作空間。


南方日報:廣交會舉辦地所在的粵港澳大灣區,應如何更好發揮在對外開放領域的引領示範作用?


劉元春:過去幾年,國家全面提升了對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規劃部署。這不僅體現在粵港澳大灣區,橫琴、前海兩個合作區的設立和建設上,還體現在一系列國家大科學裝置等科技自立自強項目、平臺的全面佈局。


廣東應繼續加強科技創新,特別是借助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歷史機遇,吸引更多香港、澳門乃至海外的高科技人才集聚,形成各方人才融合發力的新局面。廣東可以通過高品質發展打造全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區域,做強創新鏈和新興産業鏈,成為全球經貿的重要引擎。


發表評論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