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李國強:為何中國智庫國際化建設迫在眉睫?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李國強 | 時間:2021-06-11 | 責編:申罡

文 | 李國強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摘要


中國智庫國際化是一項非常重要的任務,但目前還是一個弱項,本文目的在於推進中國智庫國際化進程。本文分析了中國智庫國際化的現實需要、當前還相對落後的現狀,指出了我國智庫國際化的任務和方向,並介紹了國際化智庫管理運營的特點,提出了相關對策建議。要深刻認識加快中國智庫國際化進程是一項重要而迫切的任務,要高度重視,大力推進,不斷提升中國智庫國際化能力和水準。


引言


智庫已經成為推動全球經濟、政治、外交、文化交流與合作的重要力量。加快我國智庫國際化能力和水準建設,是提升國家軟實力的需要,是應對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需要,是一項重要而迫切的任務。目前我國智庫國際化還是一個弱項,要加快推進我國智庫國際化建設。


加強智庫國際化是中國智庫建設的重要任務


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智庫建設,提出“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中國智庫國際化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重要任務。什麼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我們一直在探討“特”在哪,“新”在何處。“新”在何處,就是從封閉走向開放,從國內走向國際,以適應我國不斷擴大對外開放的歷史新進程。過去,我國傳統智庫涉足國際問題研究比較少,或者不涉及外交領域。對外開放極大地促進了我國的發展,同時也給我國外交帶來極為深刻的影響,也促進智庫轉型發展。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對智庫功能做了明確規定,智庫有公共外交功能,這是關於智庫國際化一項明確的重要指引;另外,《意見》還提出要建設一批有國際影響力的高端智庫,這其中也是包含了智庫國際化建設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智庫外交建設,在重大國事活動中多次強調加強智庫外交,加強智庫國際交流合作;把智庫交往與政府、政黨、議會等的交往並列,認為智庫是國家間人文交流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和新渠道;強調發揮智庫在夯實國家關係的友好民意和社會基礎中的重要作用;倡議智庫廣泛參與到國際合作網路中,打造智庫國際交流合作網路等。2018 年6 月22 日召開的中央外事工作會議強調“對外工作”是一個系統工程,政黨、政府、人大、政協、軍隊、地方、民間等要強化統籌協調,各有側重,相互配合,形成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對外工作大協同局面,確保黨中央對外方針政策和戰略部署落到實處。以上這些精神都體現了黨和國家對智庫國際化的要求,也是智庫國際化的重要內容和任務。黨的十九大向國際社會宣示中國要推動構建新型國際關係,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展現了新時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新特點。面對世界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的複雜形勢,智庫國際化被賦予了更為豐富的意義。可見,智庫國際化是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的一項重要而緊迫的任務。


什麼是中國智庫國際化,就是要使智庫作為國家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多重功能和多方面作用,研究國際關係重大戰略問題,開展相關國際關係理論研究,關注和研究國際經貿、政治、文化關係以及和平與戰爭等問題,為決策者和公眾提供諮詢意見和解決方案;開展公共外交活動,積極宣傳解讀我國的理念、方針政策,講好中國故事,交流資訊,説服辯論,澄清事實,增強共識,維護國家利益,擴大國際影響和發展同各國的關係;為相關國際事務提供諮詢意見和解決方案。智庫外交不同於政府外交官代表國家開展協商達成國際條約等活動,在外交活動方面屬於公共外交。


中國智庫國際化是投入時代大洪流的需要


改革開放以來,隨著我國綜合實力和國際影響力的持續增強,我國前所未有地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前所未有地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夢想,與世界的關係發生前所未有的歷史性變化,國際關係中的中國因素空前增加,我國參與全球治理的範圍不斷拓展、力度不斷加大,同外部世界的關係變得更加緊密,在全球治理中擔當的角色更加重要、發揮的作用更加關鍵。當今時代,中國的發展離不開世界,世界的發展也離不開中國。


當前,我們正在經歷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加速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演變,我國發展環境面臨深刻複雜變化,加強我國智庫國際化建設越來越重要,越來越迫切。一是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調整,國際環境日趨複雜,人類社會面臨許多嚴峻挑戰,大國博弈更加激烈,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等格局都在發生深刻調整,世界正在向新秩序切換,世界已經進入動蕩變革期,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發展赤字有增無減,世界發展中不穩定不確定因素增多。在如此不確定性中,我國扮演什麼角色、發揮什麼作用、如何發揮好作用,備受國際社會關注,需要智庫出謀劃策。


二是經濟全球化遭遇逆流,全球化勢頭大為減弱。面對逆全球化思潮,我們要站在歷史正確的這一邊,不斷拓展全球夥伴關係,推動全球經濟治理機制變革,堅定維護國際合作和多邊主義,以開放合作共贏胸懷謀劃發展,堅定不移推進經濟全球化,推動建立開放型世界經濟,這需要智庫積極地參與引領全球開放合作,在推進新全球化、推動完善全球治理中做出貢獻。


三是面對美國大搞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加深國際治理體系碎片化,加劇現有國際治理體系危機,世界和平與發展受到威脅的局勢,需要智庫大力參與其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構建新型國際關係、共建“一帶一路”,秉持共商共建共用的全球治理觀,倡導多邊主義和國際關係民主化;在推動政治解決地區熱點問題等方面發揮作用,在涉及恐怖主義、網路安全、重大傳染性疾病、氣候變化、跨國犯罪等全球性問題上積極發聲,不斷貢獻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力量,提供中國全球治理公共産品、構築全球共同發展平臺,不斷為人類文明進步貢獻力量。


四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深入發展,正在推動世界經濟結構、産業結構、國際分工發生深刻變革,全球産業鏈、供應鏈、創新鏈、價值鏈發生深刻重組,面對如此不穩定不確定的世界經濟發展局面,智庫如何在構建新發展格局中發揮作用,推動我國同其他國家的合作發展,是其面臨的新挑戰。這些錯綜複雜的變化,都需要智庫積極地投入其中做出貢獻。


五是在世界大變革時代,我國需要爭取一個有利的國際競爭優勢,智庫國際化是維護國家利益鬥爭的需要。在我國崛起中,面臨美國等西方國家的極力遏制打壓絞殺,我國的外交原則、發展理念及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總是被外界無端歪曲,受到無端的指責與打壓,新冠肺炎疫情中,國際輿論標簽化、污名化我國的傾向更加明顯。境內外敵對勢力從未停止對我國的滲透顛覆破壞活動,猶如大家已經看到的,境外有一些披著智庫外衣實際上是政府資助的機構,參與顛覆他國政權的顏色革命,如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喬治亞的玫瑰革命、烏克蘭的橙色革命、伊拉克的紫色革命、黎巴嫩的雪松革命、吉爾吉斯坦的鬱金香革命等,他們對我國也是虎視眈眈。如何認清世情、國情、黨情、敵情、社情、疫情和輿情,有效化解風險、化危為機,直接關係到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新征程的順利開啟和前行,這些鬥爭都需要智庫做出貢獻。


總之,我國智庫建設正置身於大變動的時代洪流中,必須具有全球視野,主動開展全球性的戰略謀劃,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締造堅實的戰略基礎和提供行動方案。


我國智庫國際化發展還相對落後


我國智庫國際化已經有許多的實踐,也涌現了不少有國際化擔當的智庫,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較好的效果,創造了不少的經驗,表明智庫國際化建設必要有用。比如,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在杭州G20 峰會、“一帶一路”共建、全球治理、公共外交等領域從理論到實踐做了許多貢獻。


同時還要看到,我國智庫國際化還相對落後,與黨和國家的需要還有很大差距,與中國現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地位不相匹配,與應對全球治理諸多新變化新挑戰不適應,表現在許多方面。


一是對重大國際形勢變化,缺乏戰略預見預判,而且當事到臨頭不能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不能提出切實管用的對策方案,對局勢的變化不能及時發出有價值的聲音,不能引領國際重大問題研究。比如,2018 年底的時候,對中美貿易戰、科技戰等嚴重估計不足。


二是在整個公共外交應對中,我們處於一種被動地位,不能夠主動地出擊,被牽著“鼻子”轉,有不少的學者不管是接受媒體採訪,還是寫文章,都是空泛議論,做表面文章,不能真正回應或者是回擊對方的問題;甚至於有些人就是蹭熱點、蹭流量。


三是觸及到了一些深層次重大問題時,缺乏系統性分析研判,有的僅僅是從邏輯和概念上做一些簡單的判斷,就事論事,很膚淺、很單純、很天真,甚至在邏輯上也比較粗糙,有很多的誤判,不能正確區分哪些是對中國的誤解、疑慮,哪些是敵意的,甚至於有不少得出的結論有悖於事實。


四是對智庫外交中的鬥爭性認識不足,對於一些反華勢力不敢開展鬥爭。現實中,不是所有的智庫都是友好的。我國在國際交往過程中,要交流合作、要友好,同時也需要鬥爭性,這一點我們認識不足,比如,新冠肺炎疫情中劇烈的中外輿論戰。要適應新形勢,尤其對於一些反華智庫要敢於鬥爭,敢於堅持原則,敢於發聲亮劍,理直氣壯地向世界表達自己的觀點和看法,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據理力爭,比如,在“一帶一路”共建上,應在理論上回應西方的“新殖民主義”質疑和批判,決不讓其有機可乘。


五是有一些智庫辦了不少國際論壇活動,但是主題不明確,各説各話,缺乏明確的站在國家立場上的主題引導,甚至是為他人“搭了臺子”,這些情況值得關注。


造成以上種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迫切需要改進。一方面要提高對智庫國際化自覺性的認識,要提高智庫及其學者的能力,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另一方面要提高智庫治理能力,要組織好國際化專業智庫建設,調動和增強智庫以及廣大智庫學者參與國際化積極性,從國際交流便利、財務、人才隊伍建設等方面為實現智庫國際化提供良好的機制體制保障。


我國智庫國際化的任務和方向


一是推進完善全球治理,積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在對外政策研究和決策諮詢中發揮作用。當今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之下,世界面臨的不確定性大大增加,國際力量對比發生深刻變化,國家面臨的挑戰與風險更為複雜,“黑天鵝事件”頻頻爆發,全球治理在多方面多層級都在發生改變,國際秩序何去何從,更需要中國智庫的參與和應對。在構建新的全球秩序理論中,要兼顧各方利益,既要維護自身的國家利益,又要從發展中國家群體利益、全人類整體利益出發,創新推出全球治理秩序規則,積極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論,包含以“合作共贏”為驅動探索理念創新、以“開放包容”姿態推動治理模式創新、打造“周邊命運共同體”促進共同安全治理的實踐創新和以“可持續發展”凝聚共識並率先在認同度高的領域發掘合作新契機,以及有效解決具體問題。尤其對於西方學者和媒體習慣使用有色眼鏡看待中國問題,評判中國治理模式的偏見,要努力去打破它們,這些都需要我國智庫提供相關的理論和對策支撐。


二是主動設置議題,提高中國智庫國際話語權。智庫具有輿論引導之功能,智庫在國際化建設中,要主動設置議題,增強議題設置能力。議題設置理論認為,大眾傳播只要對某些問題予以重視,為公眾安排議事日程,那麼就能影響公眾輿論,它可以為人們確定哪些問題是最重要的,影響著人們對周圍世界的大事及重要性的判斷。在國內輿論與國際輿論相互交織、國內事件對外“溢出效應”和國外事件對內“刺激效應”相互疊加的新形勢下,智庫要重視提升參與國際重大議題設置的能力和水準,要充分了解相關國家的心態,了解全球智庫輿情熱點和公共政策研究領域,要深刻研究國際關係現狀和發展趨勢,正確認識國際力量對比,準確把握世界發展大勢,積極探討國家外交政策的未來,為國家制定對外戰略和策略提供依據;及時對重要國際事件、熱點敏感話題做出判斷,發出中國聲音,以正面闡釋國家重大戰略,主動回應國際社會關切,促進國外智庫對中國發展多些正面思考、理性思考、建設性思考,讓國際社會了解中國作為全球治理的新興力量,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國。


三是加強智庫間國際合作與交流。智庫應當樹立國際視野,開放思維,堅持以我為主,為我所用,在智庫交流和合作中發揮引領作用。智庫合作對象一般也是智庫,要了解國際上的智庫,做到知己知彼。要根據智庫類型、研究內容,以及他們在政策制定過程中的作用尋求具體務實的合作,應該注意與國際知名智庫開展合作與交流。加強對話交流,既參加國際高端智庫平臺對話或者高峰論壇,還要自己搭建智庫的國際學術交流平臺,尤其積極與國際智庫搭建共同發展的中國平臺,共同探討、研究、把握世界發展新特點、新態勢,增創國際合作和競爭新優勢,推動世界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促進智庫間的良性互動,求智庫間的最大公約數,求同存異實現共贏,在這方面領域非常寬廣,舞臺也非常寬廣。


四是開展智庫公共外交。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我們將紮實推進公共外交和人文交流”,兩辦《意見》把“公共外交”列為智庫重要功能之一。公共外交和政府外交組成國家的整體外交,公共外交作為國家總體外交的重要組成部分,優勢突出、大有可為。公共外交的一個基本目標,就是促進國家之間、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友好相處。“參與公共外交的國家應從各種角度向外國公眾表達本國國情,説明本國政策,解釋外國公眾對本國的不解之處,同時在國際交流中了解對方的有關觀點。開展公共外交的目的是提升本國的形象,改善外國公眾對本國的態度,進而影響外國政府對本國的政策。”智庫在公共外交中,許多議題會涉及到文化的多樣性,不同文化之間的交流與碰撞,要踐行“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理念,在“文明互鑒”“文明互滲”中,不強加於人而獲取文化主導地位,主動做好釋疑解惑增信工作,進行有針對性、國際化和藝術性的傳播,幫助世界認識中國的歷史與文化,了解中國的基本國情,了解中國發展的成就,了解中國的未來發展路向,達到“潤物細無聲”“大音希聲”“此時無聲勝有聲”的境界和效果。


五是中國企業“走出去”需要智庫國際化助力。隨著我國對外開放戰略的大力實施,跨國經營成為越來越多的企業選擇,各種各樣的問題也隨之而來,包括法律法規、産業關係、勞資關係、國際化複合性人才、具體的技術環境標準、風險和安全問題等,在推動中國企業“走出去”中,不能沒有中國智庫的身影,智庫不能缺席。在“一帶一路”共建中,要開展不同國家之間的比較研究,搭建共商共建共用的渠道和方式,建立共同的市場;在企業應對衝突、管控危機、開展跨文化對話等方面,發揮智庫諮詢、協調等作用。


國際化智庫在管理、運營上的一些做法及特點


文明因交流而多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國際化智庫已經遍佈全球,不僅存在於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國家也有,比如柬埔寨、越南、南美和非洲,形成了在國際間傳遞知識和資訊的智庫國際網路機制,國外著名智庫(如,美國的布魯金斯學會、蘭德公司、斯坦福國際諮詢研究所、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國際與戰略研究中心、外交政策研究中心;英國的皇家國際事務所(查塔姆研究所)、亞當•斯密研究所;日本的防衛研究所、未來工學研究所、關西情報中心、産業技術綜合研究所、野村綜合研究所;德國系統工程與技術革新研究所;俄羅斯戰略和科技分析中心等。)國際化程度高,在智庫國際化管理運營上的一些做法及其特徵,有可資借鑒之處。


一是有國際化擔當,奉行國際化經營、國際化研究、國際化交流的理念,根據發展的需要,主動拓展國際領域的交流與合作。


二是注重組建有實力的權威的國際化研究團隊,開展合作研究,共同發表工作論文,實現一定深度實質性內容的交流;注重實現資訊共用、研究方法創新、研究領域開拓;注重形成以公眾利益為出發點的獨到新穎權威的研究成果,以引導國際輿論。


三是注重搞好智庫人才國際化交流,強調開放性,不在乎為我所有,為我所用即可。比如,1958 年由戰略問題專家阿拉斯泰爾•巴肯創辦的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擁有卓越非凡的領導人,幾任所長都是國際知名人士。


四是注重國際化選題,以項目導向開展國際關係問題研究。國內外問題相互交融,用全球視野、多領域、多學科進行綜合分析,通過這些研究向本國政府提出政策建議,或者通過國際組織提高本國對國際問題的影響和干預能力等。


五是注重建設跨全球合作組織,比如,斯坦福國際諮詢研究所(Standford Research Institute International,SRI),在世界各地擁有400 多個夥伴公司,外籍的研究人員佔有相當比例;倫敦國際戰略研究所的1,500 名會員來自53 個國家,理事會由英、美、德等10 國組成,該所還與世界上55 家機構建立了合作研究關係。


六是智庫資金募集是組織得以運作的重要保障和前提,擁有財團、大型基金和國際捐資人資金和技術的支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世界銀行等國際組織對智庫提供資助。


七是組建全球性或者區域性智庫交流平臺,把具有共同利益、議題和主張的智庫組織起來,交流資訊、相互學習、形成共識。1999 年在德國波恩召開的題為“聯結知識與政策”的全球發展網(Gbobal Development Network,GDN)首屆會議,標誌著全球智庫的國際合作機制的正式形成。通過大網路的協同擴展,整合國際智庫資源,建立良性的智庫交流話語體系和智庫網路生態系統。在資訊化時代重視利用虛擬化研究,平臺化是組織創新的重要選擇,智庫要適應平臺化趨勢。


八是注重多途徑、多方式宣傳推廣智庫,提高智庫影響力和知名度,包括廣泛的人員交流,召開論壇、研討會、定期的出版物、多語種官方網站、公開訪談報道、開展政策辯論等。日本産業經濟研究所每年組織60 次小型論壇,邀請到的國內國外主講者比例在2:1 左右;大型論壇是一種有效的方式,如世界經濟論壇、博鰲論壇、中國發展論壇,都有效地提高了智庫的國際影響力和品牌度。


推進智庫國際化創新發展的建議


一是強化智庫國際化的理念和行動。包括智庫國際化經營、國際化研究、國際化交流的理念,實行研究人員的國際化、研究視角的國際化、智庫業務的國際化、組建全球和地區性智庫網路等;推動智庫間共同應對全球性挑戰、共同打造合作平臺、共同謀求聯動發展;要研究和借鑒國外著名智庫開展國際化的案例。


二是加強智庫國際化的組織建設。探索智庫國際人文交流和合作的新模式,搞好智庫人才的國際交流和合作,不斷拓展領域和提升交流合作的層次;智庫國際化管理運營要利用好資訊化平臺,要充分創新資訊化平臺;要注重組建跨全球或者區域的智庫網路,把具有共同利益議題和主張的智庫組織起來,相互尊重達成合作理念目標的共識,共同開展實質性的合作研究,求同存異實現共贏。


三是著重加強國際政治經濟文化等領域的理論研究和對策研究。要編制智庫國際化研究計劃,不能是零敲碎打,既要應對熱點問題,更要開展全局性、綜合性、戰略性、前瞻性研究,要有專業重點,要著力提高綜合研判和戰略謀劃能力;要以宏大的國際視野、戰略思維、千年曆史觀,面對國際風雲變幻,統攬中國與世界關係全局,開展相關的國際問題理論研究,不斷完善和豐富“新型大國關係”“人類命運共同體”等理論構想和政策主張;堅持國際合作和多邊主義,既重點關注構建大國關係、推進中俄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研究、打造中歐四大夥伴關係研究,還關注周邊外交以及處理好與發展中國家關係研究,重視其他國別研究和積累。


四是注重在國際上多途徑、多語種、多方式宣傳推廣中國智庫及其成果。智庫要用國際社會熟悉的形式來影響國際社會,在傳播方式上,尤其要加強多語種、數字化融媒體建設。在國際政策研究和起草中,智庫要熟悉國外的輿論調查方式、廣告宣傳特點、著作權等。南京大學李剛教授調查了國內1,618 份智庫研究報告,其中有英文版的不到1%,這是極為不夠的。


五是智庫國際化始終要有明確的中國立場。智庫在重大問題上要明確地站在國家立場上,以國家利益、民族利益為重。注意區分不同智庫,對於國外抹黑中國的智庫,要進行反擊,不能讓他們用一些抽象的簡單的名詞來蠱惑人心。在錯綜複雜的國際交往和鬥爭中,輿論工作的成效,不只是表現在規模和數量方面,更重要的是它貼近時事的深刻內容和戰鬥風格。


六是國家要加強對智庫國際化的支援和指導。西方國家把公共外交作為國家戰略,已經建立起一套完善的機制,對公共外交進行統一管理,有專門從事公共外交的機構、人員和獨立的經費來源。比如,1997 年美國政府將新聞署併入國務院的政策設計小組,認為公共外交是通過理解、增進和影響外國公眾的方式來促進美國國家利益的實現。這些方面值得借鑒。


七是加強智庫專業人才隊伍建設。孫中山先生曾説過“治國經邦,人才為急”。當前我國智庫國際化的一項重要任務,是需要建立一支熟悉黨和國家方針政策、了解我國國情、具有全球視野、熟練運用外語、通曉國際規則、精通國際交流的專業智庫人才隊伍;需要培養更多能夠直接參與國際組織和國際機制運作的複合型人才。智庫國際化人才不僅僅是擁有專業知識,而且還要理解整個國際社會運作的整體和趨勢,能夠進行中長期的綜合性判斷和分析,有制定政策的經驗,在情報資訊收集和調查研究方法有履職所需的經驗和素養,要善於建立廣泛的人脈網路。

本文刊于《智庫理論與實踐》2021年第6卷第2期,原標題為《加快中國智庫國際化建設是一項重要而緊迫的任務》。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