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張德勇:經濟學邏輯與現實關係

來源:深圳特區報 | 作者:張德勇 | 時間:2021-04-06 | 責編:申罡

文 | 張德勇 經濟學者


對自由市場經濟的支援,不是隨意想出來的,而是基於嚴謹的邏輯推理,所做出的正確的邏輯分析。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絕對的自由市場經濟國家不重要,重要的是嚴謹的邏輯分析,給我們指明瞭努力的方向。


眾所週知,奧地利學派經濟學是支援徹底的自由市場經濟,反對任何形式的管制。這種支援源自於嚴謹的邏輯推理和分析。


但很多人對經濟學的這種分析和結論有所誤解,他們經常會反問,“你們關於自由市場經濟的分析在邏輯上很有道理,也很有説服力。但是為什麼這個世界上,就從來沒有哪一個國家,真正地實施了完全的自由市場經濟呢?”


面對這樣的問題,該怎麼來回答?這其實就是一個邏輯與現實、理論與歷史的關係問題。我們可以用一個邏輯上的圓與現實中的圓,邏輯上的直角三角形與現實中的直角三角形來回答這個問題。


邏輯上,我們可以定義一個絕對的、標準的圓。比如我們熟知的定義是,在同一平面內到一個定點的距離等於定長的點的集合叫作圓。


這個定義本身是絕對的、標準的、完美的,但現實中,我們是否能夠按照這個定義造出一個絕對的、標準的、完美的圓形産品呢?


我們知道通常是不能的,因為受制于生産工藝、人工水準和永遠無法消除的誤差,我們無法製造出絕對的符合那個定義的圓形産品。


再比如我們熟知的畢氏定理,勾三股四弦五,直角三角形的兩條直角邊的平方和等於斜邊的平方。同樣的,對於直角三角形的定義和特性,僅僅是存在於邏輯上的。現實中,我們也無法製造或者找到一個絕對的、符合定義的直角三角形。


無法製造出絕對的圓形産品,無法製造出絕對的符合畢氏定理的直角三角形,這都不是定義的錯,也不是邏輯的錯,更不妨礙這些定義和邏輯對現實生産的分析和指導。


比如各種輪胎,它們不可能是絕對的圓形,但只有越接近我們在邏輯上定義的圓形,它才越能發揮輪胎的作用。再比如無論是高樓大廈還是一間平房,在修建的時候都必然要受到畢氏定理的約束,遵循幾何學所揭示出來的那些基本規律。


現實中製造的圓形産品,越接近那個邏輯上所準確定義的、絕對的圓,就越能發揮它的作用。現實中修建高樓大廈,從設計到施工,越符合幾何學的要求,才能越堅固。否則,越是偏離邏輯上做出的定義、推理和規律,結果一定是越差,甚至是無法使用。


經濟學也是這樣,對自由市場經濟的支援,不是隨意想出來的,而是基於嚴謹的邏輯推理,所作出的正確的邏輯分析。這個世界上有沒有絕對的自由市場經濟國家不重要,重要的是嚴謹的邏輯分析,給我們指明瞭努力的方向。努力的方向很重要,方向對了,才是進步。方向錯了,越努力就越退步。


種種歷史原因,我們今天的確沒有一個完全的自由市場經濟的國家,美國也不是。但美國在歷史上曾經很長一段時期,方向上非常接近於自由市場的方向,所以它取得了驚人的發展。建國不過兩百多年的時間,就一躍成為世界頭號強國。


美國今天的經濟發展速度放緩了,重要的或者説核心的原因,還是在於美國政府的管製成分增加了,而自由市場的成分減少了。中國最近四十多年的發展則恰恰相反,我們從原來管制很多的方向,回到了市場經濟的方向,所以很短時間也取得了驕人的成績。


世界上還有很多其他國家,我們簡單地稍作對比都可以發現,越是偏離自由市場軌道的國家,人們普遍生活得越差。而越是靠近自由市場軌道的國家,人們生活得就越好。


而這樣的規律是具有一般性的,跨越國家、地區和種族而客觀成立。也就是對任何國家或者民族來説,如果我們對於自由和市場的邏輯分析沒有錯,那麼現實中,我們越是接近自由市場,我們的生活就越好。相反,越是背離和違反自由市場的邏輯,我們的生活就只會變得更差。


這就是邏輯與現實的關係,經濟學的作用就在於揭示繁榮背後的邏輯,幫助我們找到那些真正釋放經濟活力的原因,以便於我們未來能夠追求更大的成就,獲得更加美好的生活。


發表評論